【中東綠色之旅】Bustan Qaraaqa 添磚加瓦為巴勒斯坦永續社區打基礎 | 環境資訊中心

【中東綠色之旅】Bustan Qaraaqa 添磚加瓦為巴勒斯坦永續社區打基礎

2012年05月24日
作者:陳婉寧

樸門永續設計社區Bustan Qaraaqa入口意象編按:本文作者2012年初前往以色列流浪,首站先參加伊拉特北郊50公里處羅坦生態農場(Kibbutz Lotan)的「綠色學徒營」,並撰寫了14篇報導。其後,他的腳步不停歇,繼續在中東尋找相關組織與社區的綠色經驗。這次,作者來到巴勒斯坦接觸樸門永續設計實際者。為了呈現同一系列旅程的見聞,本文仍收錄於「以色列綠色學徒之旅」系列專題中。

像烏龜一樣,慢慢來比較快

用廢棄酒瓶與黏土、羊糞搭建的溫室手捏著一張破舊的便條紙,英文地址上再加註阿拉伯文,計程車司機在小山村里繞了又轉,轉了又繞,好不容易停佇在石砌家屋圍繞的小院內。先是Bustan Qaraaqa鄰居阿姨跟我噓寒問暖,確認了Bustan Qaraaqa正是隔壁這棟種滿奇花異草,院內還有一大座用酒瓶及回收材料蓋的溫室,更遠一些有間色彩豔麗的堆肥廁所。

Bustan Qaraaqa的負責人Tim繞出來跟我打了招呼,我們的對話就在輕鬆的談天中開啟。我發現整個似乎農場只有Tim一個人的身影,他娓娓說道目前Bustan Qaraaqa資金費用來源不一:有向一般大眾募款,也接受遊客預定農場客房收入及長期駐點志工繳交課程收入,其他來自難民營或社區協會的資金與海外基金會。但這些費用未必足以支撐整個農場的運作,更多的時候,Tim都要自己勒緊褲帶過日子。

Bustan Qaraaqa農場內等待分送給居民的種苗Tim本身來自英國,在沒有長期自願型的志工駐點外,大部分的時間都是他一個人打點一切。他自1999年開始接觸樸門永續設計,到處旅行後選擇落腳巴勒斯坦屬地的約旦河西岸開始一點一滴打造「能夠協助當地居民更有效率地利用各種資源」的學習場域。Tim本身也在以色列及巴勒斯坦兩地的大學中兼課教授相關課程。面對一般民眾,他坦言:你在面對居民不是要拿這些看起來學術性很高的專有名詞來教育民眾,這些樸門或永續的詞彙,對民眾來說是理解有困難的,倒不如直接了當告訴他們改用心學習的這些方法,可以讓你不必苦惱水資源短缺或付高價買水,還可以讓你的農地有肥沃又持久的地力。

目前Tim所主持的樸門永續農場尚屬實驗性質的,從視覺地景上你大概看不出來跟野地有什麼兩樣,其實是Tim嘗試將不同的共伴作物混搭種植,讓真實的種植過程展現在農友及社區居民眼前,讓大家可以親身親眼體會。面對難民營的社區居民及農友,和早已習慣了游牧生活的貝多因牧民們開設工作坊,主要將有實質幫助的技巧和低成本的科技授與民眾學習操作,好讓他們回家後可以一展學習成果開始實踐,雖是短短三五天的工作坊形式,但由於教授的課程都十分務實,如:堆肥廁所、雨水回收系統設計、鎖眼花園、廚餘堆肥、如何自己自足生產食物…等課程都頗受好評,其中最熱門的要屬堆肥廁所了,因為著實替民眾省下不少水資源及用水支出,而這也是大家上完課後實踐率最高的一項設計。

Bustan Qaraaqa農場內用廢棄紙箱正在養護的苗圃 建設在農場內的水循環系統,利用植物與石頭過濾水質,並設計景觀 魚池

除了就近在農場的工作坊外,還有駐點式的社區專案,尤其巴勒斯坦地區天氣乾燥,自然條件不佳,水資源的強奪更成為鄰近地區約旦及以色列的重大議題。不定期地駐點在社區中,教導及教學相長地與居民一同實踐如何自己生產食物,讓用水及食物生產都朝一個可持續的方向走,試圖讓人看到水危機與食物危機,並與整個巴勒斯坦的環境議題作連結,以色列箝制所有在巴勒斯坦的發展,甚至是環境計畫的發展…等等,只有不仰仗外人及外部資源的自己自足才是永續之道。

Bustan Qaraaqa辦公室一角 Bustan Qaraaqa農場風光

Bustan Qaraaqa學術性的計畫,是在耶路撒冷及巴勒斯坦境內的大學授課,教授食物革命,環境革命,可持續環境發展,生態革命等等。兩年前開始有這些課程的教學,今年開始嘗試更進一步的graduate level,讓人真正瞭解巴勒斯坦環境的各種面向,學習技術技巧改善環境,大部分巴勒斯坦人瞭解困境,但卻不知如何找解決之道,教水,土壤,共伴植物,Tim認知到改變是急不得的,一切都得慢慢來,進而有所改變。

不只朝永續生活走去,還要把你在這裡的親身體驗告訴世界

Bustan Qaraaqa農場風光Tim也說明在操作課程時只會用在地居居民熟習的工具方法或資源。簡單說就是:有什麼用什麼,並且要有可複製性,大家才能用。Bustan Qaraaqa不似其他農場,過去有參觀者說說:「你怎麼沒有太陽能光電板用來洗澡或發電?」事實上是我負擔不起,我們所服務的個人獲社區也負擔不起。我們用的是社區用得起的資源,如:各式各樣的保特瓶、錫罐、鐵罐、家庭廢棄物、人體排泄物、陽光…等。這就是我們用得起的資源,也是我們跟社區一起工作的元素。

例如雨水收集,單單有水資源就可以灌溉蔬菜,養活牲口等等,補充家庭的營養需求。因為水資源的貧乏,導致人離農離土,與土地斷絕關係,如果我們可以用一些簡單的方法,讓人可以簡單地用少少資源,就能夠自己生產食物。

Tim和實習生正在討論溫室中的污水處理系統如何設計及師作人們透過口耳相傳的方式來到Bustan Qaraaqa學習或尋求協助。而Bustan Qaraaqa但也開始使用社會媒體,讓更多有需求者得到幫助。邀請農友及社區人士來田裡面看我們做的實驗,讓人們看見真實,這裡有許多不同種的樹種及生物,給他們機會親眼見證如何用雨水做收集,如何測試土壤。來者也有社區人士或者是難民營居民。Bustan Qaraaqa居民做協助做簡單的科技設計,讓人民知道當在同樣的成本或者更少的成本之下,有所選擇之時,我們可以選擇重複利用你的資源,資源沒有耗竭的一天。設計是用來改變生活上的問題,能源是要重複使用,而不是一再投入不可回復的資源。

從社區一家一戶的角度來做事,讓民眾有技術技巧,目標就是讓這樣的技巧
廣為人知廣為執行,並且再也不需要Bustan Qaraaqa的存在。我們不想組織日漸擴張,更希望踏實作事,也因為地處巴勒斯坦,我們可以藉機讓來自世界各地的參觀者、志工、實習生與巴勒斯坦人一起工作,瞭解以巴議題等等。這比只是走馬觀光的旅遊強的多,參與者回到自己的國家後,可以分享親身經驗創造不同國界者的相互理解與接觸,而不是將巴勒斯坦與恐部分子劃上等號。

沒有未來計畫,只有實實在在的當下

生態堆肥廁所在巴勒斯坦屬地的Gaze(加薩走廊)地區,天然資源在該地是浪費或利用在武力上,而這些武力是用來對付一般民眾,不管是水資源或污水處理的管線鋪設,都是非常貧瘠的。巴勒斯坦屬地水資源價高,通常難以取得或水質不佳,這些條件都會影響到糧食自足及安全。加上以色列抵制巴勒斯坦或者位在佔領區內,許多農業資源和水資源都被控制,而無法得到安全穩定的水或食物資源。超過10%的巴勒斯坦人沒有自來水可用,過去我們花了十個月尋找水資源。以色列從猶太佔領區及West Bank(約旦河西岸)奪取水源。阿拉伯人已被如此強佔了幾十年,以色列控制了管線鋪設,公共設備,水道的開關等等。將污物及垃圾,化學藥劑等都傾倒在巴勒斯坦屬地。僅四十年間,地下水位需要到抽200-400米才有水源,再繼續抽水下去是沒有永續未來的。

生態堆肥廁所巴勒斯坦這600多年的歷史,就是處在水資源及其他自然資源爭奪之上。Bustan Qaraaqa利用自然重力所做的水資源過濾系統,讓水質透過石塊及植物過濾乾淨,用於灌溉及民生用水。如果巴勒斯坦人可以自己掌握及重複利用資源,也就等於掌握了食物安全及水源使用的自主。

舉例而言,巴勒斯坦屬地的伯利恆現已發展為旅遊景點,已經很城市化,也不太有都市農業的發展,但在伯利恆又恰好有許多難民營及貧困社區,75%的人處於無業狀態,食物及水卻需要靠進口,是很不永續的方式,如果我們可以用低成本低維護科技來提升生活品質,教農民如何利用水資源,甚至在農場裡有一水五用的例子,用以改善生活。

用廢棄酒瓶與黏土、羊糞搭建的溫室Bustan Qaraaqa使用樸門永續農法促進社區及家庭團結,用正面的方式來思考及行動,改善生活。但現在很多文化教養或人們的想法更傾向資本,使得人們更想要的是一台豪華汽車,而不是堆肥廁所或學習自給自足的農事。

在Bustan Qaraaqa的志工一週工作五天,兩天在田間工作,協助樸門農法的維持,建立共伴植物系統的實驗與種植維護。或者直接進入社區駐點,在難民營或社區內工作,實踐可持續的生態環境工程,並藉以瞭解不同族群間的特性及衝突。實習生要像工作人員般分擔職務,協助募款及推進項目進度。

Bustan Qaraaqa農場主人Tim當我問到機構未來1-3年的規劃時,Tim大笑著說:「計畫趕不上變化,我們只能計畫三至四週的工作,因為有很多因素干擾,如:政策、工作人員、志工、實習的生簽證期限..等。我們作事需要保證在社區做的工作是有成效的,可複製的,如技巧,材料,如何因地制宜等等。必須讓人認識到水資源是很快地消逝中,土壤很快地被沖刷到死海,我們也不知到以色列軍人何時會來破壞或入侵。所以要保證傳遞知識及分享技巧,確認有人民眾社區或村子裡能夠真正地有執行的能力,相互分享及創新。

一點一滴持續做著實事,用正面積極的方式執行,那怕居民從過程中學習或抓取某些概念或作法去執行,真正地改善生活。不求機構的光環或組織擴張,持續用吸引人參與的方式實踐與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