鳥人共和國 | 環境資訊中心

鳥人共和國

2002年11月14日
作者:曾思龍 (公共電視記者)

每年冬侯鳥黑面琵鷺到台南七股曾文溪口度冬。

數年前,台南縣政府打算在黑面琵鷺的棲息地興建工業區,如果工業區的計畫成真,將會影響到這群稀有鳥類的生存。一段經濟發展與保育的對抗遂在七股展開!「要顧鳥,還是要顧人?」似乎變成一個兩難的問題,當時的情勢,在在顯示人類生計的重要性遠高於一群鳥過客的生存!

由於國際保育人士的介入,黑面琵鷺變成政府保育的重點,希望藉此改善國家形象,再加上反對工業區的七股人蘇煥智當選台南縣長,黑面琵鷺的命運因此大逆轉,不僅成為台南沿海的重要景點,在11/1日台灣政府甚至為她們成立特別保護區。

當我們去追尋這段歷史的時候,朋友告訴我們一定要去採訪可樂,因為黑面琵鷺會受到重視,肇始於可樂於1987年首先確認黑面琵鷺族群在曾文溪口出現的事實!

不過,可樂一向低調,也不居功,我們不一定能採訪到他。

幸好,可樂看過我們的節目,只要不耽誤他的工作,他欣然配合。和可樂通電話的第一時間內,我就決定一定要訪問到他,因為電話彼端傳來的是草根和誠懇的感覺,而這正是我最樂於紀錄的人物!

七股,其實是一處獲得大量資源挹注的明星保育區,想當然爾有許多學者、專家、保育團體在此角力,但是可樂和他所屬的黑面琵鷺保育協會,卻不願介入利益的分配糾葛中,只希望以自己會員的力量,紮實做好黑面琵鷺基礎調查和促進在地人投入棲地保育的工作。

這麼多年過去,可樂仍義務的紀錄黑面琵鷺的基本資料,因為我們對牠們的認識太少,唯有累積詳細的資料,才足以建構進一步的研究,如果連基礎資料都闕如,要拿什麼去說服別人來保育呢?

到底可樂在做什麼樣的調查呢?他的調查包括黑面琵鷺數量、飲食習慣、作息時間...「都是些很基本的動作啦!」「但是為何要持續做下去呢?」「因為多量的數據,才有助於得到更精確的分析!」「何不找年輕人來做?」「沒有錢請人,而且太辛苦!」

辛苦!真的很辛苦!黑面琵鷺習慣晚上到附近魚塭覓食,可樂必須穿著沼澤衣涉入水中,靜待黑面琵鷺出現。然後就著微弱的月光,透過望遠鏡數數量和觀察。可樂沒講冬夜泡水有多冷!單人守望有多孤寂!我們卻親眼目睹沼澤衣被牡蠣割破,海水溼透他下半身的模樣。這樣單調的工作,他一週至少要夜調兩次,就這樣持續了10年,終於累積可觀的資料!

「別人是一個月來兩次,我們在地人有地利之便,自然要勤勞些。」別人?我猜,是指那些容易拿到資源,可以叫研究生做調查,或者出國抄案例回國招搖撞騙的學者專家吧!「台灣有台灣特殊的狀況,不是拿國外成功的案子,就可以全盤移植到這裡來!」我們看到保護區美輪美奐的原木賞鳥亭,只蓋一邊完全忽視七股海風強勁的事實。「另外一邊沒有遮蔽,叫遊客如何承受得住海風刺骨!」欸!這是台大城鄉所的傑作!

在黑面琵鷺保育學會其他成員的眼中,可樂是一個傳奇人物!「有人說他認識鳥的功力,在台灣名列前茅!」我們親眼見識到可樂示範如何在夜間,從振翅的聲音辨別鳥的種類!「有人說可樂從不搶功。」可樂的太太為此有些抱怨,為鳥會做了許多,卻沒人知道!「有人說可樂是個好老師。」可樂的親切和幽默,我們的確如沐春風!

如果說可樂的作為有何為人詬病之處,感受最深的應該是他的家人吧!可樂的正職是醫檢師,在台南市開了一家檢驗所,因為有太太的支持,在所內照顧,他才能下午和晚上溜出去做調查。

早幾年,可樂是一個典型的鳥人狂!甚至小女兒兩歲了,還不認識爸爸,這個狀況讓他警覺到必須兼顧家庭和興趣,才慢慢收斂些,多放些心力在家庭和檢驗所!「可是有時我還是蠻懷念那段到台灣各角落追尋鳥蹤的日子欸!」

因為喜歡鳥,可樂爭取鳥的棲地,也積極維護當地漁民的權利。「若沒有養殖漁民,鳥就沒有足夠的食物。」能夠決定黑面琵鷺的生存權利,不是政府、不是保育人士,也不是觀光客,而是當地居民!唯有居民生存得下去,唯有居民真心喜歡鳥,唯有生態旅遊帶動當地產業,黑面琵鷺和其他鳥類甚至七股的自然生態才有永續的可能!

可樂(本名-郭忠誠)如此相信著!(2002-1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