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蘭青年談發展:「請融入 不要企圖改變它」 | 環境資訊中心

都蘭青年談發展:「請融入 不要企圖改變它」

【守護台東原味】系列報導

2012年11月22日
本報2012年11月22日台東訊,賴品瑀報導

三位勇士從海岸經臺 11線往部落集會所前進本月11日,守衛傳統領域運動「為Sra而跳」滿一周年,台東都蘭部落的拉監察、拉千禧與拉薩崠等三個年齡階級的青年,盛裝著傳統服,從都蘭鼻跳勇士舞到Sifi集會所。在這全長約兩公里的路途上,後方一台小發財車緩緩跟隨,上面載著老頭目與一群老人也穿著傳統服,老人家唱著勇士舞的古調,跟著青年的腳步徐徐前行,「你們人少沒關係,所以我們更要陪著你們啊!」

都蘭部落守護傳統領域

都蘭青年上次這樣從聖地都蘭鼻一路跳著護衛舞到部落的集會所,是50年前,雖然青年護衛舞在每年的年祭期間中仍存在,不過距離已經縮短,不再從都蘭鼻出發。此次青年主動發起,不但延續去年「為sra而跳」行動,展現都蘭部落青年守衛都蘭鼻傳統領域的決心,也藉此喚起部落青年對傳統領域與文化認同的意識。

早自2001年起,交通部觀光局東部國家風景區管理處便計畫將都蘭鼻約30公頃之土地進行BOT,遭到當地居民的反對,在2003年東管處未經溝通即於逕行召開BOT說明會後,反對更加強烈,期間並發生了旅居都蘭的劇作家陳明才跳海自殺死諫,而後中斷擱置。

但2011年9月,東管處卻又重啟計畫。不同於上次只有老人在各界幫助下艱苦奮戰,目前越來越多的部落青年願意投入自己家鄉的保衛戰。

陳明才紀念柱都蘭部落青年會會長高語堂觀察,這十多年的變化,不管是觀光客的侵擾,與美麗灣一案的爭議,部落青年都看在眼裡,有很深的感觸,也對部落該有的樣貌漸漸有了想法。當其中有成員懂得行政程序、公文等等公部門的「遊戲規則」時,部落便開始知道自己能用什麼辦法去努力拒絕抵擋。

「部落需要的是對部落真正有幫助的工作機會!」高語堂表示,部落從未反對開發,但是開發的模式需有部落的聲音,都蘭部落目前也開始提出自己的提案。

的確目前多數的部落青年在外工作,但高語堂說明,每個年齡階層都盡量找機會相聚凝聚情感,並透過簡訊與網路,大小事可以互相幫忙、討論,當有行動的時候,各階層分工下去,每個階層的「拿紹」(意指組長)負責自己的階層,再往上通知。所以雖然目前分開生活,但是其實「心一直都在一起,也各自都有回部落的計畫」。

高語堂相當鼓勵年輕人出外求學、工作,「出去闖蕩一圈再回來」,帶著一些積蓄和專長,再回部落,高語堂細數目前部落中學有專精的成員,其實很不少,這些成員回部落後,在台東還是可以找得到很多專業的工作,或是自己創業。但如果是沒有專長與工作態度不佳者,就算回部落了也只能從事在大飯店打工等一些低階的工作,這樣的狀況「在哪裡都是不行的!」

都蘭部落守護傳統領域許多都蘭部落青年為了「以後要回部落生活」這個心願,而在外地努力勤奮的工作。這樣的認同,與文化的復興大有關係。在部落的青年每週找老人家學習唱古調,他們將老人家的歌聲錄下,隨時播放聽著,「我想要以後也可以用母語、用歌曲來回憶。」不但將老人的歌留下,也有不少成員試著創作自己的歌。

高語堂特別提到歌手舒米恩,除了以母語創作在樂壇大放異彩,舒米恩更在五六年來跳出來,自己帶著部落青少年學習傳統文化,期間自掏腰包,甚至為此辦演唱會籌經費,堅持不靠補助,從作中學。他的堅持與固執,終究感動了部落,不管是其他青年、老人、婦女目前都一起協助,找經費、教學、甚至煮飯,把自己所擁有的都付出給部落。而去年剛成年的階層「拉薩崠」由於成員大多還是學生,更義務在寒暑假訓練未成年的「巴卡路耐」弟弟妹妹。

「請融入,不要企圖改變它!」部落青年這樣看著新移民與外來者。不管是藝術家、民宿、小店,都使得都蘭部落更加多元,「什麼樣的店帶來什麼樣的人,他們在私人的地方我們不管,但是在大街上就要安分,還部落安靜的原貌。」也因此,企圖大肆開發、想吸引陸客團的大飯店「我們不要!」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