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哈氣候談判 菲使節泣訴:改變的責任不是我們扛,是誰?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杜哈氣候談判 菲使節泣訴:改變的責任不是我們扛,是誰?

【UNFCCC-COP18】系列

2012年12月07日
本報2012年12月7日綜合外電報導,莫聞編譯

針對京都議定書第一承諾期年底到期,先進國家與新興國家的減量責任如何分配,杜哈氣候談判陷入膠著。昨(6日)在京都議定書談判議程上,菲律賓氣候使節哽咽泣訴,「我問各位,改變的責任不是我們扛,是誰?不是現在,更待何時?不在這裡,又在哪裡?」

菲律賓國民答那峨島接連兩年遭罕見冬颱重創,去年瓦西颱風(Washi,當地稱為Sendong熱帶風暴)造成近1300人死亡,今年強颱寶發(Bopha,當地稱Pablo熱帶風暴)再重創民答那峨島與帛琉,菲國見報的死亡人數從200、300飆升到最新的477人死亡,約25萬人流離失所,震驚菲國與世界各國,許多人懷疑是氣候變遷導致極端氣候型態變化。

昨杜哈氣候談判膠著,眼睜睜看著國家受災的菲國使節Naderev Sano,在現場發言時心情極為沉痛,並一度哽咽,他指出,「我們坐在這裡猶疑不定、苟且拖延的同時,死亡人數仍在持續增加」。「我請求全世界的領袖們,張大眼睛面對現實。我們今天協商的成果無關乎我們的政治前途,而關乎70億人的希望。」

他接著說,「我請求所有人,讓杜哈成為歷史上標記的政治轉捩點,讓我們在2012年,讓世界找到勇氣,步向我們想要的未來。」他問「改變的責任不是我們扛,是誰?不是現在,更待何時?不在這裡,又在哪裡?」("If not us, then who? If not now, then when?" If not here, then where ?)

目前杜哈談判針對新一輪京都議定書減量協議的談判,主要分歧在如何對貧窮國家提供短期財務需求。目前談判桌上的價碼是,貧窮國家要求,已發展國家承諾在2020年前,對貧窮國家提供每年1000億美元的氣候基金(2010~2012以累積300億美元);貧窮國家表示,在2015年之前,他們至少需要還600億美元來因應氣候變遷衝擊。目前這項提案已遭到美國、歐盟為主的集團所拒絕。

另一談判關鍵議題,則是溫室氣體減量的責任分配。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呼籲各國放下歧見,尋求妥協點,共同因應全球暖化日益巨大的危機。

※ 參考資料:法新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