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氣候變遷努力的最後眼淚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為氣候變遷努力的最後眼淚

2012年12月19日
作者:張良伊(台灣青年氣候聯盟志工)

張良伊(張良伊提供)感謝這些日子,大家對良伊的關心、支持、協助和指教。

這陣子的紛擾,良伊社會經驗不足,很多地方未設想周全,造成各界疑慮,為此,和社會大眾道歉,更向身邊受影響的朋友、台灣青年氣候聯盟團隊道歉。

上周五(12月14日)原致電希冀與外交部碰面,但因團隊溝通未達共識決定臨時取消,良伊也深感抱歉,並深深感謝各界朋友的關心。

今天(18日)發出此一聲明稿,是因為過程中有越來越多資訊被扭曲,並出現不實指控,因此希望透過這份說明,能讓整個事件落幕。

氣候變遷,是「不分專業」、「沒有國界」的議題;台灣的危機,早就迫在眉睫。

從2009年參與以來,不知不覺,「氣候變遷」,已經變成我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

我還記得,三年前去COP15,看見吐瓦魯居民在會場吶喊,錄影的我因想起台灣而落淚。

我還記得,第二次去,為了向世界青年經驗取經,因和大會主席詢問台灣青年定位而緊張。

我會記得,去年為了讓台灣青年參與更深入,我在台灣熬夜觀會,協助翻譯稿件。

我更記得,今年台灣青年氣候聯盟終於正式登記立案,成為台灣第一個青年環境NGO。

我不會忘記,今年菲律賓官方團團長,因冬颱寶發極端氣候襲擊菲國,在會場哽咽演說。

更不會忘記,今年為了希望把更多資訊帶回台灣,我決定鼓起勇氣,站在世界青年面前,爭取聯合國非官方青年聯絡人(Focal Point)的職位。

這幾天我都以淚洗面,無非是因為「張良伊事件」,希望藉此向大家說清楚:

  • 我要聲明「此生還沒去過加拿大」,從小到大手持中華民國護照,連我自己都困惑,怎麼會有加拿大居留證?
  • 過去三年我也是加拿大綠色文化俱樂部(Green Club)會員,因此自2009年COP15起三次參與,皆以該會名義登記註冊,進入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締約國大會(UNFCCC COP)。今年,由於台灣青年氣候聯盟甫於7月21日登記立案,尚未成為聯合國UNFCCC下正式登記註冊之非政府組織NGO,在身分限制下,因此仍以該會會員登記,此與持有加拿大居留證毫無關聯,外界以投機份子角度形容良伊,實非我能承受之重。
  • 11月30日(五)晚上填寫選舉表格的時候,我是在Nationality欄位填寫Taiwan,12月1日(六)中午12點發表演說時,發現Taiwan後面有Province Of China,當天(六)演說結束後,立刻寄3次信件要求承辦青年協助修改(皆有郵件記錄),但最後以「為維持選舉資料已公開不得修改之原則」為由,無法修改,但我仍繼續致電聯絡人約見面要求更正,直到3日(一)晚上8點投票結束,最後選票關閉。(以上均為杜哈當地時間) 因此,關於我「自願」讓台灣成為Province of China的說法,與事實不符。
  • 我現在想盡力澄清,這次選舉「根本無關」爭取中國青年選票,完全是為了台灣能在國際發聲。
  • 成為南方國家(Global South)代表,主因是台灣並非UNFCCC締約國,而歷年參與會議時,非締約國與開發中國家皆歸類於南方國家,因此在勾選上直覺勾了此一選項,完全沒意料到它在事件發生後所會引發的政治解讀,以致現在需要重新解釋;但我深感,台灣高於全球的人均排碳量,使其必須在氣候議題上成為一員、做出貢獻。
  • 12月18日(二)深夜12:48am,費盡千辛,終於得到上任青年聯繫人(MJ,美國青年),獲得解釋 "I don't believe we(YOUNGO) have right to force a nationality or identity on anyone so if Liangyi, you would like to identify yourself as from Taiwan (Republic of China), simply Taiwan, or any other phrase you see fit, then please do so.” (原文譯:「我不相信國際青年組織YOUNGO有權力強迫任何人的國籍,所以良伊如果你想要定義你的國籍來自台灣(中華民國),或簡稱台灣,甚至其他用字,你覺得比較適合的名稱,請你直接定義。」也就是,我現在有權利聲明、也有機會,在國際青年YOUNGO之中,嘗試澄清國籍定位。)

但解釋這些事情,都和我原本真心關注「氣候變遷」的理念,相距太遠。

今天我想要和大家宣布:

一、因本人未與外交部做適當溝通,我(張良伊)願意放棄外交部補助案。

二、因本人於此事件中,造成台灣社會對TWYCC團隊的嚴重誤會,我(張良伊)宣布辭退台灣青年氣候聯盟理事長一職;良伊願繼續成為志工在台灣為環境努力,期望並相信台灣青年,能協助更多國際、在地氣候行動。

三、因本人在交涉與抗議過程中,無力改變聯合國非官方青年聯絡人(Focal Point)選票的候選人資訊 (指Taiwan, Province Of China),而造成各界誤解和不諒解,良伊深感抱歉。如接下來至2013年1月15日新舊任聯合國非官方青年聯絡人(Focal Point)正式交接之前,良伊仍無法在國際青年組織YOUNGO中,讓世界青年正名正名張良伊(個人)來自台灣Taiwan (Republic Of China),我(張良伊)願意自願宣布辭退2013年聯合國非官方青年聯絡人(Focal Point)職務,同時舉薦第二高票,墨西哥青年,Berenice Danae Espinoza Hernandez為下屆青年聯絡人,和原北半球當選人英國青年(Jamie Peters)同為氣候變遷努力。

我們的社會,一直提醒、鼓勵我們年輕人要建立國際觀、要大膽走出去、有行動力、用「熱情」去實踐心中追求的夢想和價值,過去幾年,以「行動力」關注氣候變遷,已經成為我心中重要的信念。但歷經這次事件,良伊一個人要去背負「叛國賊」、「毀損國家主權」、「犧牲國家」等罪名,實非我能承受之重。

事件過程中,我深自反省,自己在溝通、爭取權益、衡量利害衝突等判斷上,有許多不足之處,期待各界能夠包容。這對24歲的我來說,也是一門很寶貴、很刻骨銘心的學習。當然,我更希望外界能從良伊這次經驗,更重視台灣青年參與全球氣候變遷議題的重要與急迫性。我相信:「台灣」會更進步,「台灣青年」能用行動去改變世界

今天,我24歲,
我要說:「大人們,請為我們國家的未來環境,負起責任!」

今天,身為青年,
我要說:「青年們,是時候行動,氣候戰爭早就開始了!」

今天,身為台灣人,
我要問:「台灣的大家,接下來,台灣要如何加入UNFCCC?要如何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