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問,這樣我有資格反核嗎?——回應褚士瑩〈誰說你有資格反核?〉 | 環境資訊中心

請問,這樣我有資格反核嗎?——回應褚士瑩〈誰說你有資格反核?〉

2013年03月15日
作者:時參

反核沸沸揚揚,各方都有立場,辯論的兩方─停建與續建以外,有許多觀點被加進來,例如:電不夠用怎麼辦、電費漲價你要付嗎,辯證是必要的,核電廢存最好的方法是人人都去了解;唯獨這個言論令人忍無可忍──如果你浪費電,你就沒資格反核。

賴品瑀攝影好!我們先假設這個命題是對的,就讓我以流水帳的方式算給你聽我一天用了多少電。

我自認是一個蟄居在繁華台北城裡的人。先說說我的起居環境──在高級地段租一間5坪的房間,雅房,廁所和淋浴分成獨立的兩間,一個馬桶、一把蓮蓬頭,月租5,500元,同層樓還有4名房客,所以公用走廊有2盞燈泡,樓梯間有1盞;房東附了桌、椅、雙人床、單門冰箱、32吋平面電視,淋浴用的是電熱水器。

然後,我的一天和用電的關係是這樣的──早上5點52分鬧鐘響,起來按掉手機響鈴,走出房間關掉走道和樓梯間的公用電燈,上廁所,不開燈,因為天已經亮了,藉著微光還是可以擦屁股。到淋浴間洗手,沒開燈。房間裡原有兩盞燈泡,搬進來就先拆掉一盞,整天不開燈,就著窗外天光可以工作一整天直到天全部暗了下來再看情況,有時以USB小檯燈引筆電的電來照明,繼續在黑暗中閱讀或寫字,要不出門跑步運動1~2小時,不用電。冰箱長期不用,夏天也不用,所以不插電。電視不插電,一個禮拜偶爾看一兩部電影或新聞才用電。牆上四個插座孔只有一個插著可斷電延長插座,用來替筆電充電,電充飽,關總電源,等沒電再開,手機的電也是。

那我有多少電器和科技用品?首先,我短髮,洗了頭自然乾,只有要去重要場合偏偏頭髮亂翹才用吹風機,洗澡5分鐘,會開淋浴間一天唯一一次的燈。沒有小傻瓜或單眼相機,全靠一支智慧型手機,大約每3天充兩次。自己煮水泡即溶麥片當早餐,用聲寶牌熱水瓶KP-850HT,電壓AC110V-60Hz,功率煮沸860W,容量5公升,用刻有量線的壺取水煮2公升,一天人體需求的量;麥片半碗,趁水煮沸趕快加水,再把兩個共730cc的隨身保溫瓶加滿,拔電源。若外出,台北市區單車45分鐘以內可達,騎單車,20分鐘可至,盡量步行,或搭捷運公車,沒有機車和汽車。順帶一提,一整個夏天,跟一台和臉差不多大的不會涼電扇相依為命,冷氣使用總時數在20小時左右。

請問,褚士瑩先生,這樣我有資格反核嗎?而事實上,我根本不認為這是一個有意義的問題。

是的,我非寫這一篇不可的原因就是讀到褚先生質疑上街反核人資格的文章。不過,我寫這一篇的目的不是要跟褚先生對槓捉對廝殺,那沒有意義。我對褚先生是尊敬的,他開啟了許多讀者對生活、旅遊和工作之可能的想像,示範了一種過去沒有過的思想概念,許許多多人都在他的文字介紹裡對這個世界有更多元的認識,那樣美好。我對於褚先生在文章裡核心意義要提倡全民來節能的良善立意也是支持的,如果數據無誤,那麼台灣在全世界國家中的用電量實在驚人,如果我們能養成拔插頭、關燈、冰箱裡少放一點東西、甚至是關掉電腦螢幕的電,聚沙成塔,身為一個公民對這個國家社會乃至人類都是有回饋的。

可是,身為一個有影響力的公眾人物,字字句句的使用都不能不謹慎,可不可以再思考一下反核的原因和意義?該切入的角度只有這樣嗎?理解走上街頭反核的10萬(20萬?)人為什麼要走上街頭嗎?他們是趕流行去好玩的嗎?振振有詞拿這樣一篇文章是要鼓勵省電還是來責難反核的人?「反核」的價值真能這麼簡化的拿來跟「節能省電」互相衝突嗎?題目換成「誰夠資格支持核電」如何?在必要的用電需求上,一定要核電才能供給嗎?核電廠要蓋在誰家旁邊、估計百萬年才可能消退危害的核廢料要儲存在哪裡,褚先生您想過了嗎?

我推定褚先生這篇文章的作用對象是個人,是讀者,因為企業絕對不會多看一眼。那麼,以褚先生的公眾影響力,如果今天文內寫得是描述個人倡導單車環保節能減碳愛地球,以身作則衷心誠懇的提供大家一個參考範本,適合的人可以每天逐日逐日的增強省電的習慣,那是愛眾生,而不是讓眾生把這篇文章拿來當另一個工具去深化核與不核的嫌隙。

「也就是說,大部分自稱反核的人,在我眼裡是沒有資格反核的。」這句話需不需要先回頭思考自己在群眾裡是誰?他們難道真的沒有比你比我愛這片土地?又,對土地的深愛又是可以拿來比量的嗎?再說,我們永遠不知道有沒有人比你比我更徹底的在力行省電。你或我,不是王法,也不是上帝,我們拿什麼資格評斷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