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核的朋友該認真看這份報告 | 環境資訊中心

擁核的朋友該認真看這份報告

2013年03月26日
作者:彭明輝

創作者:賴政勳,取自小路映画反核城市海報聯展

去年七月很多媒體都競相報導日本國會委派「福島核災事件獨立調查委員會(The Fukushima Nuclear Accident Independent Investigation Commission)」的報告結論:「雖然福島核災是由地震與海嘯所觸發,但是後來在福島電廠裡所發生的災難不該被認為是天災。它極端地屬於人為的災難(profoundly manmade disaster)」。不過,媒體一直沒有深入分析這份報告對台灣核電安全的警示。

假如你真的相信「福島核災是可以避免的」,或者江揆所謂「若發生輻射外洩事件,政府會斷然處置」,那麼你應該要認真想一想日本「福島核災事件獨立調查委員會」主席東京大學黑川清教授在執行報告序言裡說的:「任何日本人如果在這一場災難中扮演著決策者的角色,其結果很可能將是相同的。(Had other Japanese been in the shoes of those who bear responsibility for this accident, the result may well have been the same.)」他還說:「我們必須非常痛苦地承認這一場災難是『日本製造』。它的根本原因在於日本根深蒂固的文化:我們反射性的服從、不願意質疑當權者與權威、我們不知變通地固守既定計畫、我們的集體主義、我們的與世隔絕。」一句話:福島核災是一場「必然」的人禍!

獨立調查委員會的英文版報告分為兩大本:「Executive summary」和「Main report」都可以從網路下載(「點選這裡」)。我相信,任何人只要仔細讀過這兩份報告,就會發現:為這一場災難預先鋪設道路的那些日本文化和制度性因素在台灣是更加嚴重數十倍,只要強烈地震一來就幾乎注定災難規模必將一再擴大而成人禍,比日本更沒有僥倖的機會。

河洛俗諺說:「瞎子不怕虎」,意思雷同「初生之犢不畏虎」,都是說:無知的人最勇敢!你只要仔細讀一讀「Main report」的第二章「災難的升級(Escalation of the accident,你應該就再也不敢相信「必要時將斷然處置」這種天真的想法了。

江揆的想法有多天真?他根本不知道福島在海嘯與地震之後有多亂!

首先,地震和海嘯後許多設施的直流電供應系統斷電,以致儀器與照明系統無法操作,根本沒有人知道爐心到底發生什麼事!即使後來修復部分直流電供應系統,部分儀器還是無法正常操作,甚至有儀器的讀數根本是錯的。不管是汽車維修工人或任何有電控或儀表維修經驗的人都知道:一個自動化裝置最常壞掉的部份就是儀器,尤其是數位化的儀器(很不幸地,核四的電控系統都已數位化,正常時操作靈巧,但卻很容易壞掉)。東電的工人在事故後很多決定和行動都是在資訊不足的情況下進行的。

其次,啟動冷卻系統所需要的許多裝置已經故障,使得反應爐與周邊設備的操作條件完全偏離正常狀態。每次想出一個解決問題的對策,都要先試試看相關的零組件是否仍能正常作動。因此,電廠工人事後反應說:很多人說我們行動遲緩,很多人說:「『趕快排除反應爐的壓力』,其實我們試過很多方法,只因為零組件故障,這些方法都無效,而不是我們沒有行動,但是上面下指令的人根本不知道下面做事的困難和實際上發生的事。」譬如,他們試著啟動一個空氣閥來進行洩壓,但是啟動該空氣閥的氣壓缸故障,而使得空氣閥無法正常作動。因此,他們還得先去找空氣瓶來修復空壓系統,而找空氣瓶又花了許多時間。

核電廠的操作仰賴一大堆自動化控制系統,這些系統的操作又仰賴許多空氣壓力(或油壓)管線與閥件,以及電磁閥與控制開關,一旦這些控制元件失效,許多與安全有關的設施就無法正常作動。但是,強烈地震之後,管線破裂或洩漏喊容易導致空氣閥、油壓閥或電磁閥的故障,以至於工人平時慣用的操作手段無效,任何一個上級指令的執行都要靠現場工程師以「機智問答」的速度去「創造」解決方案,在現場嘗試看是否有效;然後在一個一個去試。如果運氣不好,元件故障還可以讓正常的操作程序產生出災難性的後果。

部分儀器顯示爐心放射性物質已經釋出,因此許多接近爐心周圍的救援工作都是冒著生命危險,身著笨重的防護衣進行的。此外,地震與海嘯把大量笨重的垃圾帶進核電廠,也癱瘓核電廠周圍的交通,而爐心輻射外洩又使得任何行動都極端困難。這些具體的困難根本都不是決策者一句「趕快洩壓」所能解決的。

很多人說福島事件裡指揮系統癱瘓,事實上在儀器毀損的狀況下至今根本沒有人知道核電廠內所發生的完整事故!連資訊都不足的情況下,誰知道何時會氫氣爆?誰知道爐心燃料棒到底有沒有鎔燬,誰知道到底是否已經到了「必需斷然處置」的時刻?

江揆說:「政府絕對不會讓台灣發生像日本福島核災的災難,因為政府已從福島核電廠的應變措施瞭解,當核電廠發生致命性破損,唯一處理之道,就是立即斷然廢棄,用最快的方式控制輻射。」看過「Main report」的第二章「災難的升級(Escalation of the accident,你就知道江揆說的話有多無知!

看過「Main report」的第二章「災難的升級」,你就會知道:要防止福島核災最關鍵的辦法是事先防範,而不是臨時下指令。看過這一章,你也會佩服黑川清教授的序言寫得非常有深度。他把這一場人禍當作日本文化與體制的「必然」後果,而這一份執行報告(Executive summary)則只強調文化和制度性問題,不去追問任何個人的決策錯誤,因為他們真的相信錯不在任何個人而在於制度與文化。

黑川清把這場災難的第一個原因定位在「日本政府在1970年代石油危機之後日本政府與民間企業一股腦地加速發展核電想要延續經濟奇蹟,使得許多核安審查形同虛設」。這是很深刻的見解──當舉國上下認定高速經濟成長與核電是非要不可的時候,後續有關核安的一切堅持自然會退居第二順位,而遷就既定的核能與經濟發展政策。但是,我們現在不正是在重蹈類似的錯誤,而且加倍地離譜:馬江兩人根本不顧核四一大堆弊端就已經先鮮明地站在擁護核四的立場?甚至用各種謊言來威脅恐嚇民眾。假如核四公投真的讓馬江「贏了」,那是不是更加增長「擁核」氣焰,以致於不管核四有多大弊端都沒人擋得住它的商轉?

更反諷地,假如發展核電是為了經濟發展與較低廉的電價,那就幾乎注定了核安一定會被犧牲。因為,安全跟成本是必然衝突的兩個目標。一旦先確立經濟為首要目標,很多該有的安全措施都會在「發生的機率太低」的藉口下被忽略掉。因此,「Executive summary」就指出來:福島事件的主要災難(譬如,既有冷卻設施無法在大規模海嘯下倖存)都早已預知,防範措施也早有相關知識,但只因心存僥倖,東電和監管機構都蓄意當作這是「機率太小而無須防範」。而馬江今天擁核四不就是為了省錢嗎?假如省錢比人命重要,就註定未來所有的安全防範措施必然會為了「省錢」而被犧牲掉。別說以後,今天馬江不顧核四一大堆已知的弊端而硬要推核四公投,不就是已經很清楚地在犧牲「安全」的考量了嗎?

黑川清最後指出政府、監督單位與東電的官官相護,以及每個單位都只顧單位的利益而不顧公共利益。這些因素在台灣不是更嚴重嗎?江揆的核四公投不就是一心討好主子而不顧公眾利益與人命安危嗎?

※ 本文轉載自清大彭明輝的部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