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八通關大草原 尋找法國菊之戀(中)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走進八通關大草原 尋找法國菊之戀(中)

2006年06月15日
文字/攝影:紫秋千

一顆心,朵朵心,葉之心

走走停停之間,前方的隊友驚呼著地上這花很特殊,像一顆心般地長在葉子上,晚春的火炭母草,尚未開始結果,聽說並非每片葉子都會有暗紅色的三角形斑。

換個角度想,那麼我們應該算是幸運的了,能一次遇到好幾顆心,而這像心般的紅斑,像火炭燒過,正是其名之由來,而且果實和葉子都可食。

顆顆心,花的心,像愛心的心,而更幸運的,不止火炭母草,在我們這趟高山旅程,還在黃昏時與傳說中的稀有保育類動物──野生帝雉相遇!

八通關路線圖 火炭母草

對關櫻花落

緋紅的山櫻花,是飄落滿山遍野的春,而春天,正是咬人貓開始萌芽準備繁殖的季節。

我們行至八通關古道的10k處,在對關駐在所的遺址前,被眼前這片景象給吸引住,咬人貓群之多,已無法用文字描述,只見步道兩旁一片綠意盎然,遍地猙獰。

咬人貓怎會有溫柔?原來是櫻花惹的禍啊!然而抬頭一看,卻是株山櫻花綻放,風來凋落,落在那帶刺兇狠的葉子上,這樣的畫面,反而綴飾著,咬人貓另一面的溫柔優雅,走在這段櫻花古道上,我忽然想到一句話來形容:「對關櫻花落,咬人貓也溫柔!」

櫻花落在咬人貓上 遍地咬人貓 對關駐在所

觀高法國菊

「那年的那天...

傳教士把種子交給少女說著:

當法國菊開滿觀高時,我對妳的思念也將隨風飄送著...

那年的那天,

傳教士再也沒有回來了...」

法國菊(夏蟬攝影)

每年的五、六月,數以萬計的登山客,如朝聖般地湧入八通關古道,無非是為了一睹法國菊。我背上一趟重裝,來此尋找思念的種子,昨夜到山屋時天色已暗,今早起床發現這朝思暮想的法國菊就在眼前,終於一圓多年的夢想路線,在這樣的氛圍下,似乎感受到當年關於布農少女與法國傳教士的愛戀。

玉山群峰昨夜山莊下雨,今早雲霧初散,前方玉山群峰露臉探頭,台灣第一高峰的壯觀氣勢攝人,而其實「觀高」兩個字所指的也就是觀望玉山之意〈日本人稱玉山為新高山〉。

從觀高山屋、停機坪營地、駐在所一路延伸,它們在微風中、在晨露下、在朝陽底,姿意綻放!走進觀高,白瓣黃心的法國菊夾道歡迎,之於登山客,腳步瞬時輕盈。

古道幽幽,花香隨風輕送,在綠油油的草原裡,我無法用文字去描述,看到那整片法國菊的姿容,亦或是行走至山屋時,初乍見的驚艷。

觀高工作站 女孩往前走

然,這法國菊也不侷限於五、六月開花,這多年生的草本植物,喜歡陽光,也有其堅韌的生命力,從晚春至初秋,在觀高、在古道上,總會有幾株黃白小花探頭,只是夏天最盛。

思念亦是如此,儘管登山界對於少女與傳教士的故事多抱懷疑,甚至否定了外來種植物,但我仍相信著這浪漫的愛情傳說。

金門峒大斷崖

金門峒大斷崖自從去年秋天,古道東段修復完成,全線暢通後,更多的登山客湧入八通關,連觀高山屋假日床位也一位難求,告別他隊山友後,我們繼續今天的旅程,我特地把活動排成三天,就是要多點時間來體會古道的人文故事,而非傳統的急攻急走。

距離草原只剩2k的路,走在二葉松的古道路徑上,踏著松針前行,偶有棧道,偶有樹蘿、地衣出現在身旁,此時春夏之際,百花正開,走走停停的隊伍,不趕時間的旅程,倒也一派悠閒。

古道的另一側是頂頂有名的「金門峒大斷崖」,因為河流向源沖蝕,造成今日的怵目驚心,遠望即有落石叮咚而下,而這也是陳有蘭溪的源頭,古道就是伴隨著溪流而走。(未完待續)

【下篇預告】走進八通關大草原 尋找法國菊之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