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眾挨打挨水砲 換得江宜樺「停工不等於停建,更不等於廢核」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民眾挨打挨水砲 換得江宜樺「停工不等於停建,更不等於廢核」

2014年04月28日
本報2014年4月28日台北訊,洪郁婷、詹嘉紋、江佩津、彭瑞祥報導

27日,林義雄禁食反核邁入第六天,國民黨因應廢核民意,祭出「核四廠一號機不運轉只安檢,核四二號機全面停工」的說法,反核團體認為應由行政院正式宣布,與民眾在忠孝西路持續佔領,守到江宜樺出面回應為止,但台北市長郝龍斌作風強勢,宣布28日凌晨不管用任何方法都要清空現場;入夜後,市警局中正一分局出動噴水車,到7:46為止共對民眾噴水47次,更有多位民眾遭暴力驅趕。(編按:令記者不禁吶喊「政府你恨我們嗎」

諷刺的是,民眾為了等待行政院長出面正式宣布核四停工決策,挨打挨水砲之後,江宜樺上午10時記者會說出,「停工不等於停建,更不等於廢核」。據蘋果日報行政院現場即時報導,江揆指出,目前並無重大政策的變更,基礎的封存和停工不是停建核四,更不是廢棄核四,只是在現在社會還沒達成共識前,先替未來保留一個機會。

而針對公投門檻爭議,江則表示不認同民進黨提出、以簡單多數為原則的「核四公投特別條例」,他認為台灣公投門檻和許多國家相似,並未特別嚴格。

28日凌晨到早晨,警方一共噴水47次。江佩津攝。

行政院、經濟部打總統府臉?

江宜樺的說法有跡可循,27日國民黨與總統府宣布「核四一號機封存、二號機停工」的消息後,即遭其他機關打臉,更有不願具民的台電員工表示,這樣的說法只是文字遊戲,因為一號機目前已在進行安全測試而不是施工,二號機則本來就因預算凍結而停工,對現狀沒有影響。

果然,經濟部次長杜紫軍便於27日晚接受聯合報採訪時指出,希望爭取二號機完工後再封存,等同一號機。對此,全國廢核行動平台指出,還未經過行政權責機關正式確認的說法,都不能相信,而經濟部對核四還未死心,也是反核團體不放心撤出忠孝西路的最大原因。

忠孝西路  28日凌晨強制驅離

28日凌晨0時左右,忠孝西路上佔領人數約剩800~1000人,台北市長郝龍斌宣布不管用什麼方式,都要清空道路、恢復交通。

0:00凌晨起,警方開始勸離,在場民眾有以燭光排字表達理念,也有人對警察鳴瓦斯喇叭以示抗議。而現場訊息傳出,重慶南路有10台警備車,約600名警力集結,消防大樓有輛水車正在加水;民眾開始採取手勾手坐下放鬆姿勢,現場也發起雨衣,準備因應可能遭到的噴水驅離。

02:37,現場氣氛開始緊張,中山南路與忠孝西路,警察進駐中。主持人宣布請大家準備照相蒐證、收拾東西,若遭驅離後到立院集合。

03:23,中山南、忠孝路口的監察院前目前遭到包圍,群眾唱著〈美麗島〉,警方尚未開始驅離。

佔領忠孝西路 20140428凌晨遭驅離,江佩津攝。

04:32,現場朋友高喊:「警察不要使用暴力!人民沒有武器!」水車持續噴水驅離。

05:01,警察驅離天橋上攝影者,現場群眾高喊:「新聞自由!新聞自由!」

05:13,警方推進至中山南忠孝西路口,這裡的群眾以坐下對抗驅離。

05:28,警方爬上公投盟指揮車,破壞車上喇叭,民眾阻止。一群警察衝出來。

佔領忠孝西路 20140428凌晨遭驅離,江佩津攝。

06:04,現場剩下最後100人左右,水車開得非常近,民眾仍然高喊著「廢除核四,還權於民!」

06:23,在場民眾不斷高聲要求警察抬離女生時要用女警,不過警察恍若未聞,仍以男警強力拉起女性靜坐民眾。

洪郁婷攝 洪郁婷攝 洪郁婷攝

06:30,警方驅離所有靜坐民眾,目前正以持盾牌警力,試圖將民眾往外推,要民眾配合,清空道路,不過現場民眾也仍繼續抵抗。警察:「小朋友上課要遲到了!」民眾回嗆:「警察都不用怕核災喔?」

6:55,據「台大新聞E論壇」即時訊息,警方第45次噴水。7:16,警方進行第47次噴水;8時前中山南路已全線恢復通行,上班族車潮湧現

總計,凌晨這一波驅離,警方一共動用噴水車47次,在驅離行動中,有多位民眾遭暴力推打;現場有孕婦孩童,同樣遭噴水驅離。

全國廢核行動平台決定,28日下午14:00將重回凱道,晚間則將夜宿佔領凱道。

20140427 林義雄禁食行動第六天(照片取自林義雄禁食行動部落格)

政府你恨我們嗎?

作者:江佩津

凌晨三點,開著燈入睡因此極易醒來,看著友人上傳噴水的畫面,馬上出門,抵達熟悉的處所。在台北車站前,第一波驅離時有許多人被抬離、被拖到盾牌後面毆打,兩台水車無預期地噴著水(總共噴了47次水),在夜空之下濕透身體、冷風吹來。依舊是非暴力抗爭,僅有在帳棚區才架起防禦工事,但也是很快就被清除,站成一個排面喊著:「帳篷裡面有小孩。」同時,水車與部隊(方仰寧如此稱呼著)不斷推進,後來見守不住了,再把小孩一個一個送出去。部隊前進、前進、噴水加壓的聲音沒有停歇過,頭髮溼漉漉的,在人行道上看著警察把人民往中山北路的方向推擠,過沒多久,連人行道上的人也一個一個被驅離,他們說著「配合一點」、「改天再來」,就在今夜,就是今天,不想要把願望投注在遙遠的彼方,用肉身捍衛在身旁的友人、陌生人,沒有人知道,這個夜會有多長。

但天終究是亮了,水車依舊沒有停下動作,方仰寧稱呼大家為「好朋友」,同時也在第一排抓著高大的男生進去揍上幾拳,見血的不多,但悶棍依舊不少。

政府你恨我們嗎?郝市長原來是如此這樣怨恨著我們啊,我好像有點懂了,有人說警察脫下制服以後也可以反核,但也有些警察依舊選擇站在國家機器的那一邊,在制服裡,他們不再是一個人,而是方仰寧一聲令下就前進的步兵,像是清掃街上的垃圾一般,把人群往更遠、更遠的地方推擠,一聲下令就用強力水柱,將人的痕跡洗清。我苦笑道,這就是潑水節的感覺嗎?只是在潑水節裡,你依舊可以站穩腳步,不必踉蹌地後退,不必懷抱有巨大的恐懼。

我只是期待有那麼一天,我們不是穿著雨衣在水中互相掩蓋、在警棍跟警盾夾擊裡,以身體相擁,更退一步地想,我不想再在眼前看見一個活生生的人被數個警察追打,只因為他站在這裡,站在屬於人民的土地上。

2014/04/28(採訪後記)

 

作者

彭瑞祥

六年級生,曾在咖啡店當吧檯兼翻譯,十多年前受南方電子報、破報、國家地理雜誌啟蒙,希望也能自己做媒體關心環境。

詹嘉紋

可能帶有天王星人血統,對地球人感到既好奇又困惑。

洪郁婷

環保不只是一種生活風格,而是一種普世價值,比如說人權、自由和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