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八災損 嘉蘭村國賠訴訟開庭 要政府出來面對 | 環境資訊中心

八八災損 嘉蘭村國賠訴訟開庭 要政府出來面對

2014年02月14日
本報2014年2月13日台北訊,賴品瑀報導

莫拉克風災發生至今已過5年,但對仍在努力重建的居民來說,一切都還沒過去。台東縣嘉蘭村的莫拉克風災國賠訴訟於11日開庭,是4個提出國賠的原住民族村落中,最後一個開庭的案件。部落向原民會、農委會、林務局、水保局、水利署、水利署第八河川局、台東縣政府等單位,針對房屋損毀、文化資產流失等提起賠償訴訟。

由於政府將風災定調為天災,遲未檢討出致災原因,因此台東縣嘉蘭部落、屏東好茶部落、高雄小林村與高雄市南沙魯部落4個村,陸續在2011、2012年提出國賠訴訟。另外3案都已展開訴訟,而嘉蘭部落雖然最早提出,卻因花了許多時間爭取訴訟救助,成為最晚開庭的一案。

此案律師林三加表示,此次開庭的重點有二:一、提出致災原因的因果關係釐清;二、求償的損害證明。其中針對被告的各政府單位,審理法官要求原告詳細整理與統計咎責。林三加表示這點沒有問題,相關資訊都已準備好,只是需要更改格式而已。下次開庭將在4月,希望判決能在年底前出爐。

傳統服、琉璃珠都沖走了  文化資產是賠償大宗

之前報導曾經披露,嘉蘭案提出的國賠金額估計將達2億,法律扶助基金會台東分會執行秘書陳采邑律師表示,嘉蘭部落所提出的國賠內容包括了土地、房屋、農作、農具、家具、牲畜與文化資產流失。其中金額最高的為文化資產,包括排灣族的傳統服飾、頭飾、禮刀、陶甕、項鍊、琉璃珠等文物。

陳采邑指出,嘉蘭部落的文化資產大多遭沖走,連祭典時都沒有祖傳族服可穿了,以後如何傳承傳統文化?族人非常憂心。長期參與災後重建的小米穗原住民文化基金會執行長黃智慧認為,若能如願獲得國賠,文物的價值認定,可能在日後成為爭議,法官是否能理解這些文物的歷史、對族人家族的意義,恐怕會是不同族群怎麼認同對方的課題。

自救會理事長蔣爭光則表示,目前送出的損失清單多採族人間的互相作證,他們也不清楚具有多大法律效力,因此將繼續收集照片與文件等證據,並理出風災時物品流失的過程。

爭取政府面對致災原因  再麻煩都得團結

重建中的嘉蘭村,取自我們的島

參與訴訟的嘉蘭部落成員共有67人,開庭當天有20多位成員前往關心。自救會理事長蔣爭光表示,雖然國賠一事對忙於重建中的族人來說相當麻煩,但依然熱烈參與。不光是出自感激盡心協助的律師們,對部落而言,此案是再次要求政府重視民眾的安全。蔣爭光強調,國賠本來就是人民的權益,此舉是教育部落本身與社會應該爭取自己的權益。

黃智慧表示,風災雖已過了5年,政府卻未檢討災因,每個地區的成災原因不盡相同,可能是未及早通知、公共工程的修復不積極、錯誤的開路政策等等,皆需當局面對並檢討,但政府卻只做了小林村的調查,且結論只是重申與「越域引水」無關,讓民眾感到失望。因此這些部落出面提起國賠訴訟,為的是循司法途徑,讓法院從第三方來檢視致災原因,藉此爭取和政府對話的機會。

黃智慧強調,這些訴訟絕對漫長難熬,但反過來說,也是凝聚部落的一種方法,這才是一個部落能自我療傷、重建的基礎。

同樣將部落團結擺在第一順位,陳采邑認為,之前會花那麼多時間爭取訴訟救助,就是因為當時部分族人遭駁回,必須自行負擔裁判費用。她說,當時法院的計算並不公平,甚至將族人已遭沖走的房屋列為資產,藉此判定他們有能力負擔;而律師們更擔憂這樣不公平的待遇會分裂部落成員。因此她花了兩年多的時間,不斷進行抗告與爭取,為的就是讓部落能維持團結,共同面對漫長訴訟的考驗。

自救會:盼生活趕快穩定  開展屬於部落的工作機會

蔣爭光表示,部落尚在重建,10.1%的人口為低收入者,面對比例高居全國之冠的窘境,他們最期待的是趕快穩定下來。他表示,雖然現在還有基礎建設的零工可做,但族人仍想開展屬於自己的工作機會。因此自救會選擇推動高品質觀光,除了訓練一批導覽人員,更盼族人可以靠著經營食、宿、工藝、體驗課程,得到更多工作機會。

蔣爭光說,其實部落也擔憂觀光造成的衝擊,希望有意參訪的民眾向「嘉蘭旅遊中心」聯絡,除了方便讓他們準備招待,遊客人數也可控制在40~80人之間。在深度旅遊探索的同時,不打擾到部落安寧。

嘉蘭村一景,取自嘉蘭自救會臉書

【相關文章】

【延伸閱讀】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