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候變遷Q&A】(58)暖化解凍永凍土,有可能避免嗎?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氣候變遷Q&A】(58)暖化解凍永凍土,有可能避免嗎?

2014年03月12日
本報2014年3月12日綜合外電報導,賴慧玲編譯,林可麗審校

本系列專欄曾提過,科學家擔憂全球暖化可能導致世界上許多永凍土 (Permafrost,即超過2年維持在攝氏零度以下的低溫土層)解凍。解凍後的土壤將釋出大量溫室氣體,加速氣候變遷,導致更多永凍土被解凍,形成典型的正反饋循環 (positive feedback loop)。

阿拉斯加費爾班克斯地區的「醉林」(drunken forests)。因地底永凍土融化,導致樹木像醉漢一樣東倒西歪。(圖片:ldrose)

學家測量發現,南方永凍土地區已經開始解凍,並且勢必將有更多永凍土步上後塵。就算從今天起全面停止人為溫室氣體排放,由於氣候系統的慣性作用,全球溫度仍將上升攝氏0.6度左右。不僅如此,由於極地放大效應(polar amplification)的緣故,人為排放對永凍土地區的影響程度,會比對全球暖化整體影響多上5成左右。

不過,根據2012年《生物地球科學》(Biogeosciences)期刊上一篇模型研究顯示,如果全球溫室氣體排放減少得夠快、夠多,能達成世界既訂目標,限制全球均溫較工業化前上升幅度在攝氏2度以內,那麼世界上大部分的永凍土將能維持在冰凍狀態。

反過來說,若缺乏政治方案以減少溫室氣體排放,未來全球暖化很可能會在本世紀末前導致永凍土大規模崩解。

在此情境之中,由於北極植被吸存的碳將遠少於永凍土解凍後釋出的量該地區將從清除空氣中二氧化碳的碳匯(carbon sink)轉變成排放二氧化碳的碳源(carbon source)在人類時間尺度之內,從永凍土散失到大氣中的碳將無法回復至先前的濃度。這意味著我們將需要大幅減低人為二氧化碳排放,才能達成任何限制二氧化碳濃度或限制全球增溫的目標。

本文由德國波茨坦氣候影響研究中心 Thomas Schneider von Deimling 博士與其他夥伴及英國衛報共同撰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