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皇島純爺們兒──守護家園的環境鬥士們(上)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秦皇島純爺們兒──守護家園的環境鬥士們(上)

2014年03月06日
作者:林吉洋(中國環境運動志工)

潘官營村位在河北秦皇島市撫寧縣,是一個人口不足兩千人的北方農村。村裡面的大多農民以種植玉米與養豬屠宰為業,農閒之餘外出打工。

潘官營地理位置優越交通便利,就緊挨著旅遊名勝北戴河,上城市打工的距離也不遠,既能兼顧農事也能夠在城市裡面打打工、做點小生意,大體說來日子也還算過得去。

2009年開始,秦皇島市政府計畫在這裡建「秦皇島西部生活區垃圾焚燒發電項目」,項目以BOT方式由浙江偉明環保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偉明公司)投資建設焚燒發電廠。從此,潘官營開始長達四年的反對焚燒發電廠運動。

村民透過北京的環保律師夏軍協助,向河北省石家莊人民法院狀告偉明公司委託大氣科學研究院的公眾意見調查表造假[1] 。在2011年的5月,河北省環保廳下令撤銷該焚燒發電項目的環評資格,焚燒發電廠被迫停建。

因環評批覆遭到撤銷,秦皇島市西部垃圾焚燒廠被迫停工,現在已成村民口中的「爛尾樓」。(林吉洋攝影)

雖然該項目迄今停工兩年有餘,村民為了根本解決問題,同時為證明該項目以「園地」名義違法開發佔用「基本農田」[2],而繼續漫長的訴訟維權之路。為了取得村委會以不當出讓基本農田的證據,維權村民潘志中於去年(2012)兩度競選村主任,無奈兩次選舉先後在爭議與衝突中落幕。維權村民之一潘佐富則於今年1月14日帶領28位村民前往北京上訪,檢舉有關幹部的違規情事。

潘官營的案例中,維權農民展現令人尊敬的鬥志與決心。也讓人看到中國農民走的維權之路中,一個努力不懈的實證。2012年12月及今年1月,兩位環保志願者先後兩次來到潘官營,訪談維權村民如何能夠在長達4年守護鄉土的維權之路當中,堅挺昂然地堅持至今。

我有覺悟,這場抗爭一旦開打就沒有退路

潘志中在家中排行老二,熟識的朋友叫他「二哥」。潘志中給人的第一印是木訥耿直,溫和善良、不善言詞的他,完全不像是一個會出來競選村長的候選人。

接受訪談的村民說:「潘志中為人正直,待人和善,在村子裡面沒聽說過跟誰有過節糾紛。」潘志中正直耿介的風評,在村民心中有一定的「群眾基礎」。 在2009年的4月,焚燒發電廠項目開始興建動工時,因為潘志中正直公道的為人在村子裡有一定公信力,維權行動發起人潘慶文找上他商量反對垃圾焚燒廠的可能性。

潘志中的正直與樸實的為人,讓他在村裡有一定的聲望與公信力而成為潘官營反對垃圾焚燒場維權運動的核心人物。(林吉洋攝影)

「當時心裡面並非沒有掙扎。」潘志中回顧當時。焚燒廠是政府立的項目,要反對焚燒廠等於是跟政府作對,即便村民雖然心裡面不太甘願卻悶不吭聲。有的村民冷嘲熱諷「告官白花錢不打緊,到頭來啥也幹不了,還得落人笑話。」

「難道就任人欺壓?」潘志中不甘心忍氣吞聲。「當我心裡下定決心,若真要告官,那就要抗戰到底,這場抗爭一旦開打就沒有退路。那時候我在心裡暗自發誓,不達目的誓不甘休。」

潘志中的戰友中,還有另外兩位維權農民:潘佐富與潘慶文,他們的認同與支援,更堅定潘志中的信心。

我們是為中國社會底層的8億農民在發聲

潘佐富早年跟著村裡人出去學做買賣。北方的豬比南方便宜,北豬南運跑遍7、8省份,潘佐富說「長了不少見識。」大江南北闖蕩的事業歷練造就他思維敏銳,膽大心細的特質。潘佐富跟潘志中性格一動一靜,恰好互補。

潘官營反對垃圾焚燒廠運動的健將──潘志中與潘佐富,一個出馬競選村主任,另一個則幕後策劃擔任「軍師」。(林吉洋攝影)

2009年焚燒廠興建時候,廠區就興建在潘佐富所在「第5組」的共有土地「機動田」的一部分。潘佐富說「所有村民都可以作證,那佔用一百多畝地是基本農田。但就偉明公司跟政府不知道,偏偏說那是園地。」潘佐富北方漢子直率衝動性格,決心要討個公道。

從這場守護家園的維權鬥爭開始,他們挨家挨戶走訪爭取支持,奔走於法院訴訟。潘佐富展現他思路敏捷、能言善道的特長,在反對焚燒廠的鬥爭當中,他逐漸瞭解到,焚燒廠背後除了垃圾處理政策的爭議,還隱藏著龐大的利益網路在支援垃圾焚燒事業。農民與農民賴以維生的土地、家園,只不過是利益下的犧牲品。

潘佐富敏銳的觀察整場維權運動的形勢,從中找到可行的行動路徑,從推選潘志中出馬競選村主任,到進京上訪,每一次行動都展現他運籌帷幄的策略思考與判斷力。

他為維權行動下了注解「我是維護黨和人民政府賦予我的權利。」

潘佐富驕傲地展示他為潘志中出馬競選村主任時,他所執筆起草的「競選文宣」(林吉陽攝影)

潘佐富認為潘官營村的反對焚燒發電廠的運動是「為8億中國社會的底層農民爭一口氣。」南北闖蕩的遊子回到家鄉務農養豬,未料一切變得太快,眼見自家土地被徵用,熟悉的家園蓋起龐然怪物般的焚燒廠。

「中國農民太苦了。」潘佐富有感而發的說。

潘官營反對垃圾焚燒廠鬥爭的先行者──潘慶文

當我們在夜裡來到潘慶文家中拜訪時,他由家人扶持從床上起身,對於無法迎接我們表示歉意,他以激動的眼神與粗糙的雙手,對我們的來訪表示謝意。

抗爭萌芽期的健將潘慶文,因為承受巨大的精神壓力而中風,生活起居必須靠家人照料。(林吉洋攝影)

潘慶文是最早反對垃圾焚燒廠的人之一。興建垃圾焚燒廠的消息公佈以後,自己開始研究有關戴奧辛危害人體健康的研究,並搜索相關垃圾焚燒廠的抗爭案例,他決定奮身號召村民反對焚燒廠,也因此與村委會支持焚燒廠一派的幹部決裂。在萌芽的艱難時期,來自村裡與地方政府的壓力,他一肩扛起。

潘慶文決定「揭竿起義」後,被迎接焚燒廠的幹部們視為反對運動的首腦。三天兩頭動員鎮上、縣裡的幹部到家中遊說。沒日沒夜的纏鬥,巨大的壓力之下,潘慶文某一天在夜裡中風倒地。經過治療,潘慶文恢復意識但生活無法自理,只能依賴家人照料。

潘慶文沒有埋怨過,為了世世代代潘官營子孫在這塊土地上生存的權利,他認為必須挺身而出才能「仰不愧於天,俯不怍於人」。為了不辜負潘慶文的犧牲,潘志中與潘佐富繼續堅持反對垃圾焚燒廠的維權事業。

註1.人民日報報導內容〈秦皇島西部垃圾焚燒廠項目環評存在失實情況

註2.基本農田,是中國政府為提供一定時期人口和社會經濟發展對農産品的需求,依據土地利用總體規劃確定的不得佔用之耕地。

(下篇明日刊出)

作者簡介:
林吉洋1980年生,清華大學社會所畢業,關注環保、社區、鄉土精神與兩岸公民社會交流。2012.10~2013.12接受浩然基金會資助,於中國(北京)環保組織--自然大學服務。

作者

林吉洋

原籍滬尾現移居打狗,台灣NGO工作者,關注風土人文與城鄉環境變遷,以寫作紀錄人群的抵抗。曾任職於社區大學,2012-13年獲浩然基金會國際志願者計畫支持,於北京一所中國本土環保組織服務,現在仍是一位關注中國公益/環保發展的觀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