罹癌死亡率太高 雲林居民悲憤拒六輕擴廠 | 環境資訊中心

罹癌死亡率太高 雲林居民悲憤拒六輕擴廠

六輕4.8擴廠環差 環委:應補件再審

2014年04月23日
本報2014年4月23日台北訊,賴品瑀報導

台塑六輕提出4.8期擴廠計畫,23日下午於環保署舉行環差小組審查會議。不過當地居民與聲援團體認為,六輕造成當地人罹癌早逝等嚴重環境問題,等於是「用人民的健康換私人財富!」不該繼續擴廠。上午先行帶著有毒汙泥塊前往台塑大樓抗爭、表達訴求,並與警方爆發衝突。

而下午的審查會同樣砲聲隆隆,其中台塑以2009年即停產的南亞TDI廠區折抵空汙排放量的計算方式,直接引起在場環團、民眾一陣譁然。除了汙染抵減之外,因健康風險與相關資料真實性等皆有爭議,經環評委員討論後,主席裁示此案補件再審。

台塑大樓門口

六輕:擴廠將帶來汙染減量 符合「增1減2」

由南亞塑膠擔任開發單位,「六輕四期擴建計畫第八次環境影響差異分析報告」提出8項變更,其中最具爭議的部分為TDI製程(二異氫酸甲苯廠)取消原規劃產能9萬噸/年,以及12個變更產能的工廠中有11個增產,其中3個更增產超過20%。

六輕代表說,配合政府產業升級轉型政策,六輕持續規劃四期第八次環差(4.8)期及4.9期變更計畫,不僅符合經濟部石化產業高值化政策要求,且製程升級後空汙、溫室氣體、廢水排放量及用水量皆未增反降。

但實際追究其如何降低空汙量,卻發現六輕提出取消TDI製程,使其TSP、SOx、VOCs等空氣汙染物排放量的數值下降,更以此為據,表示此擴建可以降汙染與產業升級。

但這樣的算法,不僅民間團體不能接受,指出TDI廠根本不是取消,根本是在2009年爆炸事故後即停產;環評小組也質疑其正當性,認為減量就該是實質減量,不能讓排放空汙像是六輕擁有的權利一般。

台塑大樓門口,居民氣憤與台塑代表對話而當年在六輕4.7爭議中,產生「增1減2」的原則,是環保署接受了在不增加健康風險的前提下,讓六輕以更先進的方式改善空汙;此外尚有用水量增1減2、溫室氣體排放量增1減1.5等原則來進行擴廠。

因此,除了空汙引發爭議,用水量也有爭論,雖然六輕指出南亞與中南石化公司採行自主省水專案,總用水量可較變更前減少1,009.2CMD(立方公尺/每日),達到了增1減2。

但當地團體雲林縣淺海養殖協會總幹事林家安指出,六輕仍持續向農田水利會買水,甚至在旱季與農田搶水,之前承諾要自籌水源,但所提出的農田尾水方案也仍在爭議中。

林家安強調,空汙、自籌水源、噪音等問題尚未解決,六輕實在不能再擴廠了。環評審查小組的討論中,也出現「環保團體說的對,這些數據都沒交代清楚,不能審。」的想法,甚至曾討論能否讓此案重作環評,而非只是環差。

親友鄰居不斷罹癌過世 台西民眾恐懼無人解答

黃源河

「當地人都生病了,所以很多人沒有辦法來」、「我們真的很害怕」林家安這麼說。

從雲林北上抗爭的當地居民最不滿的,是親友鄰居不斷死於癌症。他們提出台西當地的溪頂村與五榔村3年來的死亡人數統計,提出癌症比例遠高於全國與雲林縣統計。

以2011年為例,全國死亡人口152,030人中,癌症死亡為42,559人,佔28%;雲林全縣6,476人中,因癌死亡者1,874人,約29%。但溪頂村29人中,卻有22人死於癌症,比例高達76%,五榔村更是7人全死於癌症。

在明道大學任職的黃源河指出,這些只要問辦理喪事的「師公」便可得到最真實的答案,最近台西葬儀社一家一家開,光是他所在的小村子,葬儀社從一間變成兩間,而他的母親也在兩個星期前診斷為癌末,醫生宣判壽命不到一個月。

當地居民將有毒污泥帶到台塑大樓門前

在為母親準備後事的同時,忍受著切身之痛,黃源河在身上貼著貼紙,雙手高舉標語,在台塑大樓外大聲疾呼,只求更多人能瞭解六輕帶來的傷害,與雲林人心中最痛的恐懼。

「你們怎麼可以在這個密閉的地方決定我們的生與死!?」當地居民林進郎強調,不只是當地人與鄰近的彰化大城民眾的高罹癌率,其實台灣還有全球最高的環境賀爾蒙,也拜六輕所賜。「這些破壞,你們有負責過嗎?」他大問六輕。

也因此,當地居民悲憤地將充滿有毒物質的汙泥塊帶到六輕大樓與環評會場,希望六輕的代表不但能「拿回去」,更要正視當地人正在遭到毒害而漸漸死亡。

原計畫送給六輕的污泥塊,在與警方推擠後,憤而灑在地面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