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的無核生活 | 環境資訊中心

一個人的無核生活

2014年04月27日
作者:劉克襄

假如台灣沒有核能,電力有限,我如何過活。十幾年來,我一直在嘗試。

反核上街(來源:劉克襄)

平常一二公里,我幾乎都用走路抵達。三四公里的距離,轉而騎單車前往。更遠的距離,才盡量搭乘大眾交通載具,減少自己開車的頻率。

我盡量不花大量時間上網,不熬夜點燈寫稿,也努力減少智慧手機的鎮日使用。我重新評估,以及了解自己家裡常用的電器,捨棄浪費電力的用品。最大的驚喜是,夏天不吹冷氣和減少洗澡的電能熱水機使用,我的電費從兩個月三千元降到一千元左右。但更美妙的是,省電帶來健康的生活。

生活可以如此簡單節約時,我的信心增強了。假如現有核電提供生活一半的電力,我不要時,很顯然我還是可以過得相當愉快。更何況,它只佔及四分之一。一個人日常生活花費的電力,這般合理推算,如果大家都能撙節,廢核不盡然會過得拮据。

是以,藉著廢核會導致電價上漲,警告人民。我以為那是在綁架民生,齷齪的威脅行為。我不會被經濟部長的電價漲四成嚇到。我已做好準備,我反核。

反核5(來源:劉克襄)但我不會用反核是天職,是為世代子孫的安危,或者是為台灣的永續來說服你。我知道這種說法最理直氣壯,但我避開不談,只堅持一個人生存的基本權利。我有生活不被核電包圍的自由。我們活著,不用為擔心那漲價而隱忍,而犧牲尊嚴,活在一個充滿恐懼的富裕假象。

我反核,更不會只為了鼓吹自己的簡單生活而抗議。富裕的人想過精彩豐沛的生活,照樣能反核,政府機關的公務人員也是。每一個人都可以抉擇。

只是假如你還在擁核,或者不知該站在哪邊,你可能已做了一個清楚的決定。像受傷很痛,繼續注射嗎啡一樣,暫時得到解脫。但我想放棄,迎接痛苦的挑戰。

我知道,有些人跟政府一樣很擔心,失去核電,恐怕沒有允當的取代方案。若換成火力發電,環境汙染勢必更嚴重,而太陽能或風力發電都還未臻熟。你更會質疑,只一個小老百姓反核,效果不大,工業用電才是大宗。是的,也因為這樣,我更期待工業用電大戶,承擔減少汙染的責任。企業必須朝綠色思維,積極研發,而非繼續產出耗能的物品,繼續跟政府同夥,恫嚇我們。

反核3(來源:劉克襄) 反核4(來源:劉克襄)

你還擔心廢核,國家經濟會持續低迷,甚至倒退,但我們的進步常常只是更大的環境破壞。偏重工商消費的思維,不僅製造更大的社會價值偏差,甚而導致過度的消費。我們希望的GDP總成長,是綠色的上揚。

反核不單是反核,而是反思一個過度使用自然資源,盲目崇拜物質的社會價值。我們率先提早反核,讓自己在緊張的東亞成為非核國家,創造一個卸除核災威脅的國度,會贏得更多的尊敬和支持。反核或許會讓我們重新建立價值的契機,回到過去江院長初上任時講的「安貧樂道」,幸福指數才會拉高。只是,他一定忘了。

大家都說,反核要過苦日子,但我們現在享受核電了,過得快樂嗎?年輕的一代有感受到希望嗎?反核,讓我有更多未來的選擇。擁核,只有一條永遠隱藏危險隨時爆發的不歸路。反核是值得驕傲的,即使將會經歷許多陣痛,我們還是要堅定信心。

從經濟的角度,這是巨大而困難的決定,但身為自然環境的一份子人,問題就清晰了。非核家園不應是迂迴的漫漫長路,而是必須果斷衝刺的理想。

反核1(來源:劉克襄)

※ 轉載自、蘋果日報「瓶中信」專欄與劉克襄臉書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