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雄約移樹廠商現勘 松菸志工:堅持護樹到底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遠雄約移樹廠商現勘 松菸志工:堅持護樹到底

建立於 2014/10/22
本報2014年10月22日台北訊,賴品瑀報導

為了保留大巨蛋周邊行道樹,松菸護樹志工展開了180天的紮營守候,並且不斷提出「以路就樹」的路型變更方案,本在今年4月就要移走的行道樹也在搶救下,又重新長回了枝葉。

然而,這些努力似乎未打動北市府與遠雄公司,日前園藝商帶著數位日籍「樹醫生」前往現勘,提出要以「最高技術」進行移植,但志工們表示「問題不在樹怎麼移,而是根本沒有必要動。」22日下午舉行記者會,強調護樹到底。

護樹志工們表示「問題不在樹怎麼移,而是根本沒有必要動。」22日下午志工舉行記者會,強調護樹到底。

大巨蛋周邊光復南路與忠孝東路上原合計有202棵行道樹,今年4月底遠雄公司展開移樹工程,由於過程粗暴,引起民眾抗爭。

他們不但組成志工隊,直接在光復南路出入口旁的人行道紮營護樹,至今已180天。對照遭移植到南港流行音樂中心的57株樹木陸續發生枯死、根部腐爛狀況,留在原地的樹木已長回枝葉,與半年前遭大幅修剪的窘態大不相同。

移植到南港流行音樂中心的57株樹木陸續發生枯死、根部腐爛狀況。張岳梅拍攝,松菸志工提供  雖然看起來還有些枝葉,但其實根部已經腐爛,松菸志工提供

志工們除了在當地日夜守護,也積極與北市府溝通,提出透過路型變更設計,原地保留老樹的民間方案,卻在8月時告吹,得到只能留下2棵的回應。

志工團政策組組長游藝指出,北市交通局原在6月曾提出只需移2棵樹的方案,讓他們相當開心與期待,為台北市有「以樹為先」的城市價值感到驕傲。

但政策卻在8月時大翻案,北市交通局指出,若以車速55公里計算,留下2株才能維持交通安全。對此,游藝表示,明明台北市內大多限速50公里,何況鄰近又有國小,車速僅限30公里,交通局卻故意以超速條件來計算,分明是為了替遠雄的移樹計畫開脫。

而志工在工地外圍貼出海報,指出從遠雄提出的計畫書來看,移走了現有行道樹後,將另外補植椰子樹,以製造「南洋風情」,他們實在無法接受。

P1120201

路型變更討論在8月後便未再召開會議,但日前志工卻接獲訊息:遠雄已委託園藝廠商準備移樹。21日下午遠雄委託的園藝廠商「樹花園」帶著幾位日籍「樹醫」,前往探勘行道樹以及移植到北流的樹木,似乎顯示勢在必行。

志工對「樹花園」與日籍樹醫充滿質疑。志工隊召集人謝長宏指出,該團隊擅自在樹上打釘標記,讓紫檀樹流下紅色眼淚般的汁液,而不用如綁帶等更溫和的手法,直接傷害樹木,實在不像專業、愛護樹木團隊該有的行為。

台灣護樹協會張美惠更指出,「樹花園」經營者李有田不斷在各護樹團體的臉書留言鼓吹「用專業方式移樹便不會造成樹木損傷」的言論,甚至指責都是護樹團體阻撓,才讓樹木無法得到妥善的修剪與斷根,指稱護樹團體是環保流氓,讓她十分氣憤。

移樹工程團隊留下的標記,傷害了樹身,志工感到心痛張美惠強調,「問題不在樹怎麼移,而是根本沒有必要動。」對志工而言,樹木移走就是移走,當地的文化記憶也將隨著樹而消失,但李有田的公司專門移樹,甚至說樹是「釘子戶」,實與護樹志工的想法差距太遠。

她痛批李有田與他的「樹花園」公司是「假護樹之名,行商業斂財之實」。志工們更向日本樹醫喊話,若真愛樹,就應退出松菸行道樹移植工程,不要成為不當開發、破壞台北歷史記憶的幫兇。

台灣護樹協會理事長吳仁邦感嘆,看一個城市怎麼對待樹木,就可知其素質與文化內涵,台北市還得多跟其他城市學習。

而松菸護樹志工也將在26日晚間展開露天電影院行動,以香港導演賴恩慈作品「N+N」打頭陣,此片探討香港城市快速發展,失去老樹與家園的故事,與台北兩相對照。賴恩慈也將到現場與台北市民對話,游藝呼籲前往參與的民眾帶把黃傘去,將「撐香港」的支持傳達出去。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