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世紀最嚴重!大堡礁珊瑚白化 尼莫的家正在消失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本世紀最嚴重!大堡礁珊瑚白化 尼莫的家正在消失

建立於 2016/03/25
作者:鍾文松(昆士蘭大學博士後研究員 Coralwatch team, The University of Queensland)

※ 編按:聖嬰現象讓海水溫度上升,世界遺產大堡礁也抵擋不住!目前大堡礁有高達3/4面積出現低至中等程度的白化,部分地區甚至達100%,情況令人擔憂。澳洲當局已於本月20日宣佈,就白化問題進入最高警戒級別。但其實,美國國家海洋暨大氣管理局(NOAA)科學家早在2015年提出警告,全球暖化將帶來第三波全球珊瑚白化潮,要從嚴重白化中復原,也得花上10年左右的時間。NOAA珊瑚礁觀察計畫協調人依金(Mark Eakin)說,這次的大規模白化和聖嬰現象也有關係,但可以確定的是,全球暖化仍是最關鍵的原因。

在我這個年紀的,大概很多人在學生的時候都看過海底總動員,或是最近開始陪著自己的孩子看的經典動畫,描述著尼莫爸爸如何找尋尼莫的冒險過程。

前前後看了十數遍了,打從心底佩服這部描述澳洲海域的生態與多樣性都極儘考據的必看的動畫,當然也是一部喚醒住在陸地上的人們關懷海洋的成功作品。小丑魚在動畫與廣告的推波助瀾下大出風頭,頂著這名氣也讓小丑魚在各大水族館中成為不可或缺的角色,那白色條紋配上鮮豔橘色的身軀,任誰看過之後都會深刻地記住,相信許多人因此在心中埋下了一顆關懷海洋的種子。

小丑魚的海葵家園不再安穩。圖片來源:Wensung Chung

澳洲大堡礁從來不缺這明星中的明星物種,常常在很淺的海邊浮潛即可看到牠們住在柔軟舒適的海葵裡,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他們可能會消失在我們的眼前,直到我們親眼目擊此事件正在發生中。過去的兩週,我來到珊瑚礁研究的天堂「蜥蜴島海洋研究站」潛水,大部份來過這小島的人們對島周圍的水域有著一個鮮明的印象,就是水清、沙白、珊瑚與生物身強體壯又多樣,所有在教科書上呈現的健康珊瑚礁區該有的狀態,蜥蜴島就是個活樣本。

不過這一次卻變了,把船開出沙灘後,眼前的景象已經把站在船邊的我嚇壞了,水下面的珊瑚好像得了癩痢頭一般,東白一塊西白一塊,還有許多大範圍的螢光藍色或是粉紅色斑塊,這畫面是我到澳洲那麼多年從來沒有見識過的。下了水之後,水溫30度加上眼前水濁的情況讓我有錯亂的感覺,彷彿是在颱風前的東北角,因為水濁,一顆直徑十公尺左右的礁體狀態並無法一眼窺視,靠近一點之後,看到熟悉的巨大硨磲貝,旁邊依然躲著懶散的紅石斑,也看到活躍在礁區的隆頭魚、粗皮鯛及雀鯛們。

同時間目光所及的範圍內,發現背景與動物間的景象間存在著極為詭異的不諧調,主礁體上就像是被黏上了許多坊間海水水族商店中販賣的白色珊瑚骨骼,遍佈在所有的視野範圍內,諷刺地覺得自己像個泡在超大型熱帶魚展示缸裡假裝視線裡美好的傻瓜。

水下面的珊瑚好像得了癩痢頭一般,東白一塊西白一塊。圖片來源:Wensung Chung

海底珊瑚白化情況嚴重。圖片來源:Wensung Chung

在假裝鎮定的矜持下,眼角瞥見一隅白色團塊拉住了我的目光,是一對公主小丑魚(跟尼莫一樣的小丑魚)住在一團像被泡進漂白水之後的全白海葵上。很顯然地海葵與共生藻的平衡關係正在崩解,如果白化海葵無法恢復其健康的狀態,意味著仰賴海葵保護的小丑魚將被迫尋找另一個家,或者更不幸的是在遷徙搬家的旅行裡就被一旁虎視眈眈的其它掠食者一口吃下。

不過小丑魚並不是唯一面對失去家園的動物,還有許多仰賴珊瑚作為避難處的魚兒們,原先棕黃色的枝狀珊瑚是黃色雀鯛賴以隱蔽的堡壘,如今雪白的珊瑚枝條卻讓原先的住民因為鮮明的黃白對比成了顯著的目標。再如紅棕色天竺鯛原先住在棕色珊瑚屏障裡,當原先賴以隱蔽的珊瑚尖端逐漸白化,使得魚群必須擁擠地瑟縮在那一息尚存的珊瑚基部,壓縮了天竺鯛安全生活的空間。

褪色的海葵無法提供珊瑚礁魚類庇護。圖片來源:Wensung Chung

全球暖化,氣候變遷,海洋酸化這些字眼越來越常出現在生活之中,這些事件看起來沒有一絲一毫將減緩的趨勢,今年年初的酷寒天氣,乾季濕季時間錯亂,更頻繁的颱風侵襲,海水暖化珊瑚白話等隨時隨地都緊扣著生活在地球上的每一個生命。

尼莫在睡前給了老爸一個吻,祈禱著明天起床後白化消失,海裡一切逐漸回到正常。

我跟看到這訊息的你們都該多做些什麼,該想想無止盡的商業與工業開發是正確的方向嗎?當然你可以假裝看不見,選擇忽視,不過可以想見的是,某天在為你的孩子講睡前故事的時候,需要告訴那兩歲的女兒這悲慘的現實故事,小丑魚再也無法平安無事地住在他自己的家園了。真心盼望這天永遠不要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