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廢比預估多十倍,再不清就來不及了——專訪海洋吸塵器發明人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海廢比預估多十倍,再不清就來不及了——專訪海洋吸塵器發明人

建立於 2016/11/29
本報2016年11月29日台北訊,陳文姿、許惠婷報導

太平洋中有個廣達百萬平方公里的垃圾帶,遍布塑膠垃圾與海洋廢棄物,重達十萬至百萬噸。怎麼清?當大家都說「不可能」時,柏楊.史萊特(Boyan Slat)決定大膽挑戰。2013年,他提出海洋吸塵器(Ocean Cleanup Array)概念,估計以五年時間清除太平洋垃圾帶。當年,他才19歲。

史萊特離開大學,成立荷蘭海洋潔淨基金會(The Ocean Cleanup)。三年來,在志工與專家的投入與無數次的研究、測試、修正後,海洋吸塵器計畫更見成熟。昨(28)史萊特受經濟部邀請,來台參加國際創新論壇。本報專訪史萊特,請他說明這項史上最大海洋垃圾清除計畫的最新進展。

20161129 海洋吸塵器史萊特來台

海洋吸塵器發明人柏楊史萊特受邀來台,參加國際創新論壇演講。攝影:陳文姿

1129-10

海洋吸塵器(Ocean Cleanup Array)示意圖。圖片來源:Erwin Zwart/The Ocean Cleanup。

垃圾比預期多十倍! 清理海廢不能等 

中途島信天翁以及海龜胃裡塞滿塑膠垃圾的影像,是一張張殘酷且現實的無言控訴。減少海洋垃圾勢在必行,但不同於一般的海岸淨灘,史萊特直闖海洋,以清除太平洋垃圾帶為目標。

「海洋廢棄物量比之前預估高出十倍,問題刻不容緩,不馬上清除,這些垃圾將成為不定時炸彈,危害海洋生物,更將危及人類。」史萊特語重心長的說。

海洋廢棄物的真實狀況一直是個謎。海洋潔淨基金會出動30艘船並加上飛機,進行超大型的海洋垃圾探險計畫,以更清楚掌握現況。研究資料與試驗計畫,讓史萊特看清任務的艱鉅,他將早期推估的五年延長為十年,且時間可能隨計畫規模與設計再變動。

但即便如此,海洋吸塵器的點子依舊令人驚艷。若以傳統船隻拖網清理海廢的方式估算,得花上79,000年,才能將太平洋垃圾帶清理完畢。因此這項計畫很快地被時代雜誌評選為2015年世界最佳發明之一,史萊特本人則得到聯合國最高階環保勳章的殊榮。

1128-9

史萊特展示,這袋塑膠都來自海龜的胃。 攝影:陳文姿。

清垃圾也要顧生物  海洋吸塵器持續進化中

不過,許多人擔憂,在海洋吸塵器清除塑膠垃圾時,會不會引來另一場浩劫——例如,捲入海洋生物?而這也是史萊特計畫的核心考量。

史萊特解釋,海洋吸塵器不是使用漁網式的網狀格子去攔截廢棄物,而是使用「漂浮柵欄」(floating screen),所以不會產生鳥或海龜被纏住的問題;浮游生物則會隨海流從漂浮柵欄下方通過,不受影響。

20161129 海洋吸塵器史萊特來台

海洋吸塵器(Ocean Cleanup Array)2016年設置北海測試點 前方藍色帶狀即為漂浮柵欄。圖片來源:The Ocean Cleanup官網。

實際測試後,計畫團隊發現,浮游生物不會附著在被攔截的塑膠上,所以目前已取消早期以離心機分離浮游生物的設計。事實上,為了更快、更有效、更安全,海洋吸塵器的設計仍持續進化。史萊特透露,明年4月將發表重大更新。

而除了太平洋垃圾帶,史萊特也將其他四個規模較小的海廢漩渦列為下一階段目標。他同時提出從河道就開始攔截塑膠垃圾的構想。

如此繁重任務,除了靠海洋潔淨基金會來執行,是否能公開研究資料與技術公開,或是讓更多組織也製造海洋吸塵器,以擴大清理規模?對此,史萊特大方表示「是的,我們已經列入考慮評估中。」

消費者支持  海廢清除更永續

對於從海上回收的這些塑膠垃圾,史萊特也有想法。他這次來台,便隨身帶了一副「全球限量」,以海廢塑膠製造的太陽眼鏡。

回收塑膠再製物品並不稀奇,但海廢塑膠卻因其類別混雜、鹽分高、部分甚至附著藤壺等海洋生物,處理成本比一般塑膠廢棄物高出甚多。以台灣為例,國際油價重挫後,塑膠回收商都興趣缺缺。但史萊特卻表示,有上百家歐、美公司等著收購他回收來的海洋廢棄物,理由何在?

史萊特說,除了企業社會責任、企業形象外,使用回收海廢製品還可以得到特定消費者的青睞,對企業來說,也是一種行銷。而這些收益將回饋到清除海洋垃圾計畫,以延續並擴大計畫。不過,海洋吸塵器目前仍在試驗階段,還沒有大量的海廢。所以,想買海廢的廠商還要再等等了,「大概要到2018年初吧!」史萊特估計。

柏楊.史萊特 (Boyan Slat)戴著由蒐集來的海廢製成的太陽眼鏡。圖片來源:荷蘭貿易暨投資辦事處。

改變全世界  失敗又何妨

無疑地,史萊特走在一條很不一樣的道路上。他曾說,因為個性急,等不及畢業就想完成夢想。他不鼓勵每個人都跟他一樣,但他建議,把解決問題當做新創事業,甚至鼓勵選擇高風險、高報酬的事。

「我也可以選擇加入垃圾廢棄物回收宣傳這樣的計畫,但小計畫即便成功,影響也有限。而海洋垃圾清除計畫一旦成功,將是扭轉世界的大發明。」

至於失敗,史萊特堅定的說,「那又如何?至少,我已經讓世界看見清理海洋垃圾的重要性。」

做一件有意義的事情

高中時去希臘潛水,體認到海洋垃圾問題後,毅然而然從大學輟學,投入海洋垃圾清理計畫。現年22歲的史萊特,已是海洋潔淨基金會執行長,忙碌的生活中,是否還有機會享受潛水樂趣?

「確實,大概一整年都沒潛水了,不過,這週在台灣可能有機會。」而在這趟追尋夢想的過程中,除了辛苦之外,還有什麼收穫?史萊特想了一下說:「能有機會和很棒的人一起工作,做有意義的事。每個人都想把時間花在有意義的事情上,不是嗎?」

1129-8

雖然工作困難且忙碌,但史萊特認為,能把時間花在跟很棒的人和有意義的事上,是最棒的事。攝影:許惠婷

作者

陳文姿

理工科系畢業的打字人~

許惠婷

相信動物解放、環境平權,還有人的能動性。盡力實踐著零廢棄物蔬食生活,同時用筆和口希望更多人一起邁向更好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