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續生活實踐者:英國永續社區原型BedZED(上)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永續生活實踐者:英國永續社區原型BedZED(上)

2009年12月15日
作者、攝影:謝統勝(中原大學建築系助理教授)

編按:熱烈上映中的哥本哈根會議,使人類永續生存問題被高度聚焦;氣候變遷日漸嚴峻的事實下,我們的生態足跡已成左右人類自身及全球物種存續的最大關鍵。然而永續城市中的永續生活模式,能否為正編織另一齣「豪宅興建帶動景氣復甦」美夢的國人,帶來一些警醒和反思?本文作者走訪英格蘭,深入觀察永續社區的代表作:BedZED,證實生態環境與生活便利兼顧、低碳甚至零碳排的「永續生活」不再遙不可及。

BedZED社區的建築識別元素:三層樓高的南向溫室、整合式太陽能光電板、彩色風杓。

BedZED社區的建築識別元素:三層樓高的南向溫室、整合式太陽能光電板、彩色風杓。

永續的設計觀,在全球氣候變遷加劇的21世紀成為一門顯學。然而,許多標榜「永續」的建築,卻僅強調某些片面性的觀念與表面綴飾性的設計手法,亦或過度依賴所謂的高科技,來達到一定的商業目的。殊不知永續的環境觀是一種全面性的廣度思考,所有細節從規劃階段到後續使用階段,需要鉅細靡遺、面面俱到,更需要設計者與使用者的徹底配合,講究管理方法與民眾教育,所有搭配措施缺一不可。真正的永續生活不是建築物完成之後就結束,更不是維持舊思維生活態度的情況下可以達成的。

永續設計的迷思

以英國的住宅建築為例,雖然永續生活觀與設計觀已宣傳多時,資訊取得也相對容易,不過反對與不配合的聲浪依舊;有的為了建築物造型、規劃配置與密度不符合所謂的英式傳統,也因為造價較高(為傳統住宅的2~3倍)、需顧及的環節較多、所花的時間相對較長、不符合當今市場與商業導向,甚至認為永續生活是一種苦行僧的作法,不適合享樂主義至上的世界。

旅英期間,有幸走訪了英格蘭永續社區的代表作:BedZED,也與設計者及社區居民有了一次難得的互動交流,BedZED這些年來的使用經驗,驗證了此一模式社區具有高度可行性與使用者高滿意度。接下來只要推行更紮實的環境教育,假以時日,讓此趨勢逐漸變成市場主流,讓大家意識到環保與生活品質是可以同時兼顧的,財務管理與現有的營建技術運用是確實可行的,只要政府部門、建商、居民、建築師之間密切合作,永續發展所著重的經濟、環境、與社會三大層面並重的理想是可以實現的。

BedZED社區擁有綠意盎然的溫室空間與前院空間,也擁有具Green Roof功能的屋頂平台,其獨特的建築造型與後排的一般住宅形成強烈對比。

BedZED社區擁有綠意盎然的溫室空間與前院空間,也擁有具Green Roof功能的屋頂平台,其獨特的建築造型與後排的一般住宅形成強烈對比。

關於BedZED

BedZED社區位於倫敦南郊的蘇騰行政區內(London Borough of Sutton),為貝丁頓零耗能發展計畫(The Beddington Zero Energy Development)的縮寫,完工於2002年9月,佔地約1.7公頃,共有82戶住宅單元,271個房間,工作室與商業空間共3000平方公尺,居民244位,為英國目前最大的永續社區之一,也是此類社區中的典範與標竿。整個社區的規劃團隊包括:倫敦最大的開發公司Peabody Trust、致力於區域性永續發展的環境組織BioRegional Development Group、英國最具影響力的工程技術團隊Ove Arup & Partners、以及貫徹永續建築理念的建築師Bill Dunster。資金則來自倫敦市政府、歐盟發展基金,與世界野生動物基金會(WWF)的「一個地球生活」(One Planet Living)基金。

社區中約2/3的住宅空間提供給中低收入戶使用,為自治區政府所有,僅供租用,其它1/3則開放市場自由買賣。規劃時除了將使用機能混和,讓住宅單元、工作室單元與屋頂花園相互交錯,亦計畫性的將各種社會階層適度混和,讓社區呈現不同於以往的多元性,為英國少有的高密度住商混和式社區。總工程造價 11,790,000英鎊(約台幣 7億6千萬),是傳統中低價位英式住宅的2倍,但是,後續的使用階段對於環境的破壞卻趨近於零,在維護管理與能源費用的節省上更是可觀,也讓BedZED獲得2003年英國皇家建築師協會(RIBA)永續建築設計大獎的肯定。

BedZED基地的選定,完全遵照英國利用「Brownfield」的規劃原則,僅利用已開發過的都市用地或工業用地進行發展,像BedZED是以前污水處理廠用地來創造住宅與綠地,完全不動用珍貴的綠帶與農業用地。近年來因為老年化現象、個人主義盛行、獨居人口增加、離婚率大增,讓英國政府不得不正視住宅需求量大增的棘手問題,根據英國區域環境與交通部DETR的統計,在2016年之前,光是倫敦地區就需要629,000戶新住宅,但是毫無限制的開發會增加不必要的生態足跡(Ecological Footprint),對於已飽和的環境更是負面影響。

具資訊提供、展示與接待用途的BedZED永續中心。 社區的標準三房住宅單元內部空間。

因此,充分利用舊有的已開發用地,在農業用地不受影響的情況下,減少因都市再生對於大環境的衝擊,成為首要之務。在土地問題解決之後,設計者與使用者所面臨的最大挑戰就是,如何在不犧牲現代生活品質與都會生活,同時考量高移動生活模式的前提下,實現真正的永續生活?又該如何讓環境、經濟與社會議題同時兼顧?BedZED提供了一個可能的解決方案。

永續理念的實踐者

BedZED Project的催生者Bill Dunster,是一位勇於研發創新,也身體力行其環保理念的建築師,早在發展為上且視環保為嬉皮作風的1960年代,就已開始關注永續建築的設計與發展,且極盡所能的在所負責的設計案中,將其理念一點一滴付諸實現。他在1995年為自己蓋了一棟名為希望之屋(Hope House)的實驗性綠色住宅,也是後來BedZED住宅單元的原型。經過不斷實驗並改進住宅在太陽能、自然通風、環保材料、合理預算與環境友善工法等方面的可行性,最後衍生成一個小型的希望之村(Hope Town),更重要的是將希望之屋的研究成果完全應用於BedZED的設計上。

Bill Dunster在1997年自立門戶之前,效力於英國知名建築師Michael Hopkins的事務所,是知名的諾丁漢大學朱庇立綠色校園(Jubilee Campus, The University of Nottingham),山峰區國家公園簡愛小鎮:海瑟塞治(Hathersage)的大衛梅勒(David Mellor)設計工作室的主導建築師。獨自成立ZED Factory之後,擔綱英國知名千禧年計畫之一的地球中心會議中心(Conference Centre, Earth Centre)的設計工作,最後完成了倫敦南郊的BedZED永續社區,自始至終貫徹他對於永續建築的熱情。值得一提的是,他決定將事務所移至該社區當中,讓自己成為居民的一部份,繼續他的綠建築設計與研發工作,也方便觀察社區的後續發展,為日後的改善與其它發展案例提供第一手的經驗(繼續閱讀中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