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手頭家啟示錄:崑山中榮金屬粉塵爆炸案一週年追蹤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黑手頭家啟示錄:崑山中榮金屬粉塵爆炸案一週年追蹤

中國環境調查系列報導之五

2015年07月02日
本報2015年7月2日江蘇崑山訊,特約記者林吉洋報導

※ 前言:6/27日新北市八仙樂園舉辦彩色派對發生粉塵爆炸案導致500多人輕重傷的慘劇,引發台灣社會強烈震撼。  

我不由得想起一年前發生在對岸崑山另一起粉塵爆炸案,直接導致76人當場死亡,數百人輕重傷。在現有的報導當中,除了報導工廠負責人是台商之外,其實並沒有追究細節,大多數人對於數百人死傷的悲劇,仍舊無感。

中榮金屬公司全廠區現已拉上封鎖線,對面也是台灣知名品牌自行車製造商,形成強烈對比。攝影:林吉洋

 

上個月到崑山訪友期間,順道前往拜會去年爆炸案參與救援的公益組織。他們告訴我,在醫療過程,爆炸的受傷者仍承受極大痛苦,而且根據官方調查,連同醫療康復過程,實際上有146人死亡(數字仍有可能持續增加),而且仍有數百人等待漫長的康復過程。

筆者認為,崑山爆炸案跟台灣八仙樂園爆炸案有兩個共通點,第一、兩場爆炸案的燃料都是粉塵,一個是輪圈金屬拋光的鋁鎂合金粉塵,另一個則是玉米粉。另一個較為人不察的關鍵在於,兩者都是外包(代工)制度下,為了節約成本而危及公共安全,傷害勞工安全與環境品質底下的產物。

「黑手變頭家」在台灣曾經是創造經濟奇蹟的無名英雄,現在卻已經成為環境品質與勞工安全的無形殺手,現在透過全球化流動,台商繼續把這樣的生產模式帶回中國,並很可能再從中國透過"自由貿易"回流台灣。我們還能夠繼續無感嗎?

崑山古時有很多野生鹿群,因而別號「鹿城」,地理位置優越位蘇州與上海中間,有寧滬鐵路(南京到上海)通過,距上海虹橋機場不遠、交通便捷;土地與生活成本相對上海更低,因此成為中小型企業投資長江三角洲區域,僅次於上海的替代選擇。

這些年崑山號稱有10萬台商聚集,在中國經濟表現連續十年佔據百強縣第一位,因此也有小台北之稱。專門從事汽車輪框拋光的崑山中榮金屬公司是崑山4000多家台商其中之一,1998年來到崑山投資,設廠於崑山開發區南河路189號,佔地將近35000平方米、員工527人。

不幸的是,2014年8月2日該廠於發生大規模爆炸,導致大量死傷,由於中榮金屬屬於崑山台商,本案也引發媒體對台商在中國大陸發展的高度關注。

根據官方於2014年12月31日發布的事件《調查報告》當中,該廠實施的鋁鎂合金的輪框拋光作業過程本身即會產生大量鋁粉塵,由於集塵設備長時間未清理,,適逢當天潮濕高溫,鋁粉塵產生「鋁熱反應」引燃爆炸。由於工廠設定的工位布局未依規定,人員過度密集蓄積大量粉塵,遂引發連鎖反應,導致最終慘烈的人員死傷。

在中國官方政府的定調下,這是一起起因於「人禍」引起的重大災難,主因在於「中榮公司無視國家法律,違法違規組織專案建設和生產」,「蘇州市、崑山市和崑山開發區安全生產紅線意識不強、對安全生產工作重視不夠,是事故發生的重要原因。」

中榮金屬爆炸案之後,依據《調查報告》的檢討評估,包含中榮公司董事長吳基滔、總經理林伯昌等資方管理階層,以及崑山市安監局(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環保局、開發區管理局等一共18位遭到司法起訴,另有35個相關責任人,包括崑山市委書記、崑山市長在內等撤職

根據訪談,災難發生以後引發了一波台商公司的離職潮(特別是與中榮金屬相關屬性的公司)。「中榮金屬爆炸案」被官方定調為「人為因素的重大災難事故」,開啟中國政府對崑山台商公司優待政策的檢討。知情人士指出,崑山4000多家台商也遭到安監、環保相關部門拉網式的檢查。

回憶爆炸當日

2014年的8月2日,那天上午還飄著小雨,崑山市義工聯合會秘書長吳勇還在蘇州辦公,接到崑山市來電通知崑山經濟技術開發區發生特大爆炸,可能會緊急消耗大量血漿,要求緊急組織市民獻血(捐血)活動。

吳勇回憶,當天他回到崑山,奔赴設立在崑山國際會展中心的現場指揮所,現場非常混亂,數百位的志願者、急救人員、傷患遍佈,由於爆炸規模巨大,大量的傷患需要緊急救治,遠超過崑山本地的醫療機構負荷,大量的傷患從這裡分送到蘇州、常熟、太倉等各大醫院。

而爆炸導致許多傷者全身性嚴重灼傷,有的皮膚表層呈現焦黑如碳,無法安置於一般醫院病床,所以緊急從軍方調派支援各式特殊醫療器材。醫生透露,大部分的傷者送到醫院後的救治工作非常困難,因為很多致命不是在於外傷,致命的部位在於呼吸道因爆炸深度產生的撕裂傷,無法緊急救治的情況下,只能非常痛苦的死去。

吳勇接受筆者訪談時,轉述這段經歷的時候,彷彿可以感受到當時狀況的緊急與慘烈。一旁的崑山環保服務社的負責人華子,回憶當時現場的慘狀,也不禁紅了眼眶,也感染到身旁的人。

中榮金屬爆炸案一年後再度回到現場,廠區內幾百輛電動自行車仍然停放車棚,等待主人回來。攝影:林吉洋

 

後續安置與撫卹問題

第一天統計的總死亡人數是76人、185人輕重傷。然而重傷者由於爆炸承受全身嚴重灼傷與體內複合性的傷害,許多受難者在醫院治療期間死去,官方第一個月總結的調查報告中,當日死亡者加上醫院救治期間死亡,身故人數增加到97人,仍有163人在醫院接受治療。總死亡人數達到146人。

而在官方第一個月的調查報告之後的後續治療期,截至年底因救治無效,陸續死亡人數達到49人,仍有95人在康復醫院接受治療。

華子透露,許多傷者因為廠內工作防護不足,身體大面積灼傷,皮膚組織復原卻已經無法重建汗腺,無法正常排除熱能。有傷患實在無法承受漫長救治期間的身體苦痛,在復健期間想不開自殺未遂。

由於死傷者嚴重灼傷,有的死者全身焦黑只能採取DNA比對檢驗。事後一星期,每天都有數百位焦急的家屬從各地趕來,在會展中心的現場指揮所打探消息。當時每天公佈3~4次的確認死亡名單。

「那個場面實在太悲痛、太殘酷了!」華子回憶,每一次的公佈,都會引發現場家屬強烈的反應,後來讓家屬在安置的賓館旅社等待通知,以避免現場過激的行為,引發連鎖反應,形成更新一次的群體事件。

在災後,市政府下令從街道辦事處、居委會抽調半數人力,按照一個鄉鎮認養一個醫院的配置,一位傷亡者及家屬、配置7~8位工作組。工作組的任務是照顧來尋訪親人的家屬、陪伴照護穩定情緒、安排醫療救治與賠償事宜。

實際上,政府也擔心家屬情緒失控,做出過激行為,最重要還是要保持「穩定」。然而工作組的成員也要承受相當大的心理壓力,工作組的人員必須在傷者醫院長期陪伴,每晚還要開「碰頭會」檢討並協調事務,一週一天輪流回家休息探視,有的人員也會承受不了心理負擔,選擇逃離醫院。

由於中榮公司宣告破產,清算後仍無力賠償死難者與傷者的醫療問題,後續醫療與賠償由崑山市政府概括承受,據悉死難者的賠償金額已超過一億人民幣。

員工普遍缺乏保障與工安培訓

由於中榮的員工九成以上都是來自外省的打工者,籍貫集中在河南、蘇北、湖南及貴州省份,而且年齡普遍處於30歲到50歲區間,正是家庭經濟支柱,負擔大的年齡層。

吳勇說,由於中榮金屬負責輪框的加工拋光部份,一般新手幾天就可以上手,技術門檻不高屬於體力活。加上中榮公司基本薪資不高,但是加班費給的不錯,大多工人以本薪加上加班費,一個月可以到4000塊,這對外省打工族來說是個很高的誘因。

但是中榮公司制度也有很大問題,由於拋光工作繁重具有危險性,員工流動率高。公司的制度也不健全,一般員工進入之後,沒有經過半年幾個月的過渡期,公司不會給上社保(包含五險一金:養老險、醫療險、失業險、生育險、工傷險及住房公積金),這些社保需要資方負擔的費用,大約會在受雇者薪資1/3左右。

在崑山,工廠內部有一部分員工並沒有給予保險保障,這些現象某些程度上是台商公司的「潛規則」。事實上,由於低技術高風險的勞動型態,類似中榮公司這一類企業不斷的藉由各種名目將成本外嫁於勞工。

在薪資制度上設計,在低本薪下,勞工為了提高收入往往爭取加班工作。中榮公司為例,往往加班時數長達12到16 個小時。對於資方而言減少聘用人數,藉此節約了人事與各項管理成本。

台商的管理與環境表現有待加強

吳勇就公益組織的立場觀察,台商公司普遍在管理上僵化、缺乏人性化管理。他認為前些年的富士康「跳樓事件」為例,台商企業由於技術含量低、代工利潤微薄,往往趨向以勞力密集產業,而管理上仰賴軍事化管理提高效率。

現在中國年輕人已經不適應上班工廠、下班宿舍這種流水線管理模式,年輕打工族嚮往社交生活,下班需要有社交關係、需要休閒生活的調劑。富士康乃至台商非人性化、重節約成本的管理制度,在中國官方色彩的全國總工會報告當中,也被重重批評。

這種現象陷入一種不良循環,台商逐漸將生產線從沿海省份向更內陸省份、勞力輸出大省河南、重慶等環境、勞工安全標準更低的地區遷移,其實就是一種逐水草而居的遊牧行為。

過去沿海省份地方政府為了招商引資達成指標,不顧環境法規等規定,但現在民眾的環保意識提高,政府也會開始要求廠商添加污染處理設備。

華子以2013年被中國環保組織指違規排污的某台資電子公司為例,除了在過程中討價還價之外,在設備上馬之後仍然為了節約昂貴的設備使用成本,仍然以偷排放方式處理。

地方政府的安監局、環保局人力編制不足,而崑山的台商有四千多家,廠商考量仍是成本考量,既然排污被開罰單的成本低,使用污染處理設備成本高,仍然存在著這種不負責任的僥倖心態。

華子指出,印象中的台商協會非常團結,往往形成「攻守同盟」的聯保制度,有事則聯合向政府施壓,政府也顧及兩岸關係而特別觀照,然而一旦政策優惠蜜月關係結束,或經營不善倒閉,台商另謀他去把員工與問題留給當地政府。

崑山人看台商:每一分錢都想節約、產業升級遲緩

根據華子的瞭解,在中榮金屬爆炸事件之後,崑山對於轄區內4000多家台資企業進行了拉網式的檢查,主要針對勞工安全保障以及環境維護之上。另一方面吳勇提到,崑山市政府也就政策上調整,加速崑山的「產業升級」以避免類似中榮金屬爆炸案的悲劇再次發生。

吳勇提到,在崑山、上海的電子業有不少已經向重慶、河南地區遷徙,因為那裡的人工更便宜,土地成本更低。然而這樣的制度底下,台商企業不會去追求技術的提昇,

然而另一方面,有更多的台商屬於中小企業體制,規模不大、大多屬於大企業旁邊的配套企業,企業主本身吝嗇心態,每一分錢都希望能夠節約成本,不重視管理與勞工安全,這樣的心態最終導致了「中榮金屬公司爆炸案」的事故發生。

結語:「黑手變頭家」到中國成為「血汗工廠」

在台灣「黑手變頭家」是一種對台灣人勤儉創業精神的讚譽,但是在中國的NGO組織的眼中,慢慢成為「血汗工廠」、「吝嗇小氣」的代名詞。這些批評當然有一些屬於兩岸分屬不同文化、不同社會群體之間的刻板印象,然而有部份也是根據於在中國台商的資方管理表現、環境表現.。

在中國面對巨大的環境課題當中,台商佔據的影響相對較小,然而台商的勞工與環境表現,卻潛移默化的,透過政府欲招攬台商返台投資的影響力,而漸漸侵蝕台灣社會原本的價值底線。

在越來越多台資企業向內陸「逐水草而居」的過程中,部份台商也選擇「鮭魚洄游」返台投資,然而我們更真心期待,台灣的環境會更好;而不是在另一種招商引資、急功近利的驅使下,環境成為被犧牲的代價。

※ 中國近年追求經濟發展,忽視環境成本,吸引商人赴中壓榨環境謀取利潤,台商亦未缺席。一味追求高利忽視環境和安全的後果,還記得2014年崑山工廠爆炸案、2015漳州PX廠爆炸案,都是悲傷的事件,也都是台商投資項目。

兩岸互動對環境的影響究竟多深,環資特約記者林吉洋前往中國進行獨立調查,為讀者帶來一系列台商在中國的環境表現、中國草根環保行動以及中國農村社造案例的相關報導。

 

作者

林吉洋

原籍滬尾現移居打狗,台灣NGO工作者,關注風土人文與城鄉環境變遷,以寫作紀錄人群的抵抗。曾任職於社區大學,2012-13年獲浩然基金會國際志願者計畫支持,於北京一所中國本土環保組織服務,現在仍是一位關注中國公益/環保發展的觀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