瞧!這個人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瞧!這個人

建立於 1986/04/30
作者:金恒煒

楊憲宏的新書《公害政治學》(副題「台灣環境筆記」)要出版了。這本集子所收文章大半在《當代》刊載,做為《當代》的編者,做為他新聞戰線上的同志,當然義不容辭的答應寫這篇短文,發揚一下今天整個新聞業不講究專業倫理中堅持以「新聞」為「志業」的工作者的潛德之光。

用極少的幾句話來勾勒楊憲宏,同時將他所處的「定位」點出來,當然不是易事。尼采的自傳《瞧!這個人》,是以自嘲的口吻,援引皮拉多指著釘死在十字架上的耶穌吐出的話:「瞧!這個人」做書名。拿這句話來形容楊憲宏和他的處境,竟反諷般有深刻的意義。

楊憲宏在台灣號稱的「兩大報」都待過,他有關台灣生態問題的報導及針砭文章,以專業的觀察力、平實的引證以及生動的文筆,不但引起消費者對自身安全的恐慌,也引起製造商對自己信譽及利益的恐慌,更引起政府政策上的恐慌。把台灣社會的病灶,透過文字,放在解剖台上讓人觸目驚心,是他一貫的作風。

然而楊憲宏還是無奈的。40年來台灣的報紙與政治權力幾成一體了,新聞媒體與政治權力是權力的一體兩面,以「自力救濟」的辦法,在「既成體制」中進行「內部顛覆」,製造與既成體制不同的「異聲」,終而會不容於體制。楊憲宏要用個人的棉力來對抗龐大的體制,終究會如唐吉軻德一般的無奈;但這種無奈與其說是賽凡提斯的,也同時是海涅的。海涅評吉軻德說:「唐吉軻德把風車當成巨人,相反的,我把巨人當成風車。」楊憲宏不是一直把巨人當作風車嗎?只是這個健壯的吉軻德先生,騎在大報的「瘦馬」上,儘管揮的是如椽的長矛,最後壓垮了馬,自己也失去了陣地。

好在台灣慢慢走向多元,楊憲宏即使不能在「大廟」裡掛單,仍然可以成為老殘,以「走方」的方式,漫遊在百病叢生的民間社會,《公害政治學》就是在這種情形下登場的。從挖掘公害問題,到探究公害的「社會病理」,楊憲宏逐漸深化自己的採訪內容與方向,不折不扣的進入「公害」的政治結構中去。

從醫學院的生涯,而取得生理學碩士學位,而到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攻讀「公共衛生」,專業境界的提升,使他的思想、觀念愈來愈與台灣保守的既得利益差距拉大。他離開「大報」,雖然是讀者的損失,是這個社會的損失,當然更是報社的損失,雖然報社並不覺得。然而,楊憲宏以不懈的鬥志,堅忍的個性,以及樂觀的態度,正在尋求另一個戰場,戰火才剛剛開始。

※ 本文轉載自 《公害政治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