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運與社運共構的民主運動 | 環境資訊中心

學運與社運共構的民主運動

2014年07月03日
作者:李根政(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330行動主持人)

捍衛民主退回服貿(圖片來源:地球公民基金會)

佔領國會二週以來,由青年(學生和社運青年)和社運團體、自主公民共同支撐的社會運動,被簡化為太陽花學運,確實號召了巨大社會動能。然而,部分媒體報導大搞學運領袖的造神運動,甚至流於綜藝化,卻是對整個運動極大的扭曲,也不利於新一波民主運動的發展。

佔領國會行動的最大後盾來自社運團體,伙伴們放下了原本在環境、人權、勞動、性別、教育、藝文、政改等社運業務,每天24小時輪班主持、安排演講與演出,在警察攻堅、黑道恐嚇的壓力下,更要隨時應付各種可能的情境。

他們不僅為守護議場內學生而來,更是為守護台灣民主、反服貿而來,社運團體長期堅守的價值,以及為此價值竭盡所能展現的氣度,應該被社會看到。

例如:創造3月30日50萬民主黑潮的集會行動,從申請路權、排定流程,邀請講者和樂團,建立指揮和糾察系統,及至請廠商調度整合史無前例的—從凱道延伸到中山南路的音響和LED電視牆,正是由這些社運伙伴在極端緊迫的時間和人力下撐出來。他們是和為廷、飛帆年紀相彷的青年,以及中生代社運工作者,勇敢的承擔了這場集會的風險和責任,但卻低調讓渡了原本該屬於他們的媒體光環。

在媒體眼中,社運行動常被片斷報導,電子媒體長期把社運人士當成一群沒名沒姓的抗議人士,這次的佔領國會行動,媒體更習慣性跳過社運組織,僅以放大鏡突顯學運少數個人英雄,這樣的報導取向不僅不符事實,也賦予明星化的學運領袖,無比沈重的壓力,對於公民社會的發展,更是弊大於利。因為新一波民主化所需要的組織化社會力,不可能單靠幾個學運明星,而是要靠整個中生代和青年共同支撐。

另外,來自全國各地,搭乘夜行巴士,一車車增援議場內外,挺著風吹日晒雨淋,日日夜夜守護的學生,更有賴校園中既有的學生社團幹部,以及在地草根組織的協力,以及無數民眾的小額捐款,才能源源不絕支援現場;許多公民在議場外自發性的扮演起糾察和物資站的工作,自主承擔了這運動的基盤;走在青島東和濟南路,立法院建築牆面上,持續正流動著各種諷刺馬、江、王的藝術創作,豐富了運動的樣貌,柔化了剛性的抗爭;神奇的定時供餐,戰地廚房、深夜食堂、滿溢的物資更是展露了台灣好到沒話說的暖暖人情。

離開學校的青年終究要進入社會,逢此難得的歷史時刻,筆者殷切期望這場運動中,能夠讓社會看到更多的青年人才,同時讓學生運動與社會運動無縫接軌,共同開啟民主新頁。

二週以來,許多社運伙伴常相互解嘲,這次的行動不僅癱瘓了國會,也癱瘓了社運團體,就日常的運作來看,確是如此。

然而,筆者也深自反省。無所不在的國家暴力,已讓社運組織疲於奔命,因而當國家面臨新的巨大挑戰時,往往限於人力,無法從既有議題中抽身。這次青年佔領行動,某種程度也干擾了社運組織既有的秩序,使得大家有機會共同面對當前民主崩壞的重大課題,對於這個大時代來說,筆者得承認,青年確實以他們的行動,引導了社會運動的新方向,創造新的動能。天佑台灣!

反服貿現場(圖片來源:地球公民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