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堅決反對設立「馬告國家公園」?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為什麼我們堅決反對設立「馬告國家公園」?

2006年07月03日
編輯室彙編

 今年4月4日,我們在「部落烽火電子報第一號」已經針對「設立馬告國家公園」的基本態度做了清楚的表達,當時,我們的結論是:「不要低估原住民族反撲的力量!」今天,來自行政院的明確訊息:「馬告國家公園」即將在近日內由行政院長偕同大同、烏來、復興、尖石四位在地鄉長在烏來宣佈成立!

今天我們要再次說明,為什麼我們堅決反對「設立馬告國家公園」:

1.是否成立馬告國家公園應該從民族與保育的雙重觀點來看待

我們都知道劃為馬告國家公園的5萬3000公頃土地,在1895年日軍侵台以前是泰雅族生活了數千年的傳統領域,根據國際公法約定,這是屬於泰雅族的民族領土。1895年日軍侵台後,以軍國主義的方式強佔這塊土地,在1913~1930年間泰雅族同胞為保衛這塊領土奮戰十數年,付出了慘重的代價。日軍以武力奪取這塊土地後,將其置於專門開發山林資源的機構下管理,台灣的山林從此開始被大規模的人為破壞。

1945年日本戰敗退出台灣,國民政府來台接收;台灣光復,但原住民族的祖地並未光復,國民政府將接收自日本殖民政權的台灣山林全部充公,馬告公園這一塊5萬3000公頃的土地也沒有交還給泰雅族。從那個時候起,原住民族的傳統領域繼續被林務局、退輔會、大學實驗林侵佔,山林繼續被開發,生態環境繼續被破壞。

可以這麼說:106年來的台灣山林史就是一部原住民族土地被殖民史,兩個殖民政權持續的奪取台灣的山林資源,而原住民族始終是被剝削的對象。這樣的「原住民族保衛土地」與「外來政權破壞土地」的關係結構是非常清楚的。

我們始終認為撤銷林務局與退輔會森保處,將山林歸還給原住民族是保育台灣山林最根本的方法,這樣的根本辦法其實在陳水扁總統與原住民成為伙伴關係的7條和約中已經明確的提出過。我們不懂的是為什麼這麼多人看不懂陳水扁總統的7條?「恢復傳統領域」、「承認自然主權」、「締結土地條約」、「推動原住民自治」,這樣的內容顯示陳水扁總統早已掌握正確的解決民族與保育問題的大方向,為什麼官僚系統還要提出所謂「共管機制」的馬告國家公園呢?5萬3000公頃的馬告國家公園預定地,不正是一個完整的「泰雅族自治區」嗎?為什麼不從設置「泰雅族自治區」的思考來徹底解決民族與保育的問題?林務局與退輔會森保處退出這一塊傳統領域,留下每年所編列的預算,交由「泰雅族自治區」進行山林的保育工作,台灣山林恢復一百零六年前的茂盛狀態是可以期待的。

2.共管機制的馬告國家公園能夠保護台灣山林嗎?

所謂共管機制的馬告國家公園,我們從計畫書中看到的只是公務人員的原住民族比例分配。我們看不到共管機制中原住民族的主權何在?原住民族可以提出遊客總量管制嗎?原住民族可以否決破壞山林的觀光道路建設嗎?這樣的共管機制計畫可以說是一部集安撫與外來思考所拼湊起來的一個計畫。

在高喊保育的同時,馬告國家公園卻計畫投鉅資興建五個遊客服務中心;在高喊保育的同時,計畫中卻投鉅資大舉興建觀光道路。我們想請教提出共管機制的靜宜大學生態研究所,以你們的專業能力,有沒有調查過新中橫的闢建造成台灣山林多大的浩劫?這其實也不用多耗公帑去調查,你們只需要問布農族的同胞就知道,近十年來的土石流就是開闢新中橫的廢土所造成,野生動物的銳減也是新中橫阻絕了動物通道所造成。原住民族都清楚最佳的保育方式來自於傳統的生活智慧,不清楚狀況的是保育學者,死抱著外國的保育理念硬套在台灣原住民族的傳統領域上。

3.以保育為藉口,行觀光開發之實的馬告國家公園計畫

5月2日行政院長主持「國家發展重點計畫部會首長會議」,指示相關部會未來六年內達到「觀光客倍增」的目標。5月28日行政院長在立法院提出「國家發展挑戰2008計畫」的施政報告。在觀光客倍增的項目下,我們看到了以「顧客導向」的主要思維,我們看到了以國家風景區、國家公園、森林遊樂區為主所建構的套裝旅遊路線規劃,我們也看到了行政院在這個項目下編列了850億的預算,準備大舉開發觀光資源,以達成觀光客倍增的目標。我們終於比較清楚了,原來以保育為名、以共管機制為號召的馬告國家公園,其實真正的目標是為了配合國家重大建設計畫裡開發觀光的目標罷了!

大風起兮,風行草偃,在以經濟成長為取向的國建大旗下,標榜保育山林、保護資源的馬告國家公園只不過是一根微弱的小草,終究要倒向無止盡的開發。「保育、共管」只不過是塊美麗的招牌!

再者,我們不可否認,台灣的觀光資源絕大部分處於原住民族的傳統領域裡面,但回顧原住民族傳統領域的觀光開發史,台灣從未有那個部落因開放觀光而脫離貧窮。觀光帶來鉅額的利益,但利益流向特定財團;觀光帶來破壞與垃圾,但殘破的環境留給部落。打著繁榮地方、建設地方為晃子的觀光開發,等到「觀光客倍增」時,也就是「原住民族痛苦指數倍增」的時候了。

4.兌現總統的承諾,是解決民族與保育問題的不二法門

我們始終認為,將1895年日軍侵台前的原住民族傳統領域歸還給原住民族,並成立「民族自治區」,這是唯一可以兼顧民族與保育兩全其美的辦法。這樣的良策其實在陳總統的七條承諾已經全部涵蓋在內。總統的政治承諾其實方向很正確,所差的只是行政體系是否要執行罷了。

傳統領域劃為自治區,原來的公部門預算轉撥給自治區政府,原住民族以數千年來的生活智慧保育山林。在國家預算的支持下,高比例的原住民族失業人口可以無後顧之憂的投入山林保護,如此,在不多花一毛錢預算下又可以解決民族問題。總統提出的良策,行政院為什麼不執行呢?況且,國家每年編列數百億的災害防治經費,也可因為保育有成而逐年遞減,減少防治的的開支,彌補觀光收入的短少足足有餘。

推動設立馬告國家公園的諮詢委員會,在多份說帖中不斷強調泰雅族Ga-Gar精神以說服泰雅族同胞,並強調獲得多數民意的支持。但我們翻閱所有諮詢委員會下鄉說明紀錄,參加說明會的泰雅族同胞總數加起來不超過500,相對於區內四萬泰雅族同胞,這樣的民意徵詢未免太過於偏頗。

現在行政院宣稱獲得四位鄉長的支持,但我們手中有三位鄉長反對馬告國家公園的談話錄影,為什麼會如此反覆?瞭解政府運作模式的人都知道,這就是赤裸裸的政治收買!

我們要再次提出最嚴肅的警告:不要低估原住民族的反撲力量!為了保衛我們的傳統領域,我們曾經用鮮血抵禦日軍的槍砲;為了馬告國家公園我們也會如此! 

資料來源:部落烽火電子報  http://www.pongso.org/maychin/index.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