毋忘大埔、原地重建 強烈要求蔡政府承擔責任解決大埔爭議 | 環境資訊中心

毋忘大埔、原地重建 強烈要求蔡政府承擔責任解決大埔爭議

2016年07月18日
聲明單位:台灣農村陣線
大埔張藥房遭苗栗縣政府暴力拆除,使得全國看清土地徵收的不義。如今法律雖判決遭拆四戶勝訴,然歸還土地、原屋重建仍未見苗縣政府有所行動。繪圖:李涵芸。

大埔張藥房遭苗栗縣政府暴力拆除,使得全國看清土地徵收的不義。如今法律雖判決遭拆四戶勝訴,然歸還土地、原屋重建仍未見苗縣政府有所行動。繪圖:李涵芸。

三年前的7/18,時任苗栗縣長的劉政鴻趁著自救會北上陳情的空檔,暴力強拆包含張藥房在內的大埔四戶,甚至狂言「天賜良機」,此事件直接導致張藥房的男主人張森文先生的離世;現任總統蔡英文當時亦曾前往致意,並在與家屬的會談中提及此事「政府必須負最大責任」,同時表示將會與民間團體共同提出《土地徵收條例》的修法草案。

如今整整3年過去,儘管大埔居民早已在撤銷徵收的訴訟中勝訴,獲得苗栗縣政府強拆違法的判決,但政府應該負起的責任卻從未實現,原屋重建至今仍遙遙無期,居住在「公義路」上的大埔居民,公義始終未能伸張。

台灣農村陣線認為,既然當初蔡英文認為此案最大責任在政府,那麼如今已位居總統高位,自己就是政府最高代表人的蔡英文,就應兌現當初的諾言,立即出面承擔此事全部的責任。本於堅持土地正義的立場,台灣農村陣線嚴正提出3點訴求:

一、 蔡政府應兌現承諾,要求有關單位負起全部的責任,並立即給出原屋重建的時程表;
二、 土地徵收惡法如今仍持續戕害人民基本權利,《土地徵收條例》修法重啟刻不容緩,蔡政府應全力支持廢除「區段徵收」惡法的民間版草案;
三、 土地徵收審議程序長期黑箱,嚴重侵害人民參與程序與表達意見的機會,為使審議公開透明,應就所有徵收個案全面採行行政聽證,並強化公益性、必要性的評估機制。

原屋重建政府負責、蔡英文應兌現諾言

判決徵收違法,大埔居民勝訴,徵收應撤銷。然而在請求返還土地的部份,法院卻論以「原告之土地現供道路使用,或已因抵價地之分配而分歸他人所有,客觀上已無法返還」,於是苗栗縣政府及內政部便以此為令箭,堅不歸還大埔居民的土地及重建房屋。即便高等行政法院的判決理由在上訴後遭最高行政法院認為無理由而發回更審,苗栗縣政府及內政部卻仍不願面對重建責任,寧願在訴訟中不斷拖延狡辯。

台灣農村陣線認為,這樣的做法,形同政府以玩弄法律程序的方式來凌遲人民,完全與蔡英文當初所說「政府要負起最大責任」的諾言背道而馳。過去苗栗縣政府粗殘的迫遷手段引發全國人民「拆政府」的怒火,蔡政府本應引以為鑑;既已取得政權代表政府,就應概括承受過去政府不當施政引起的爭議並承擔解決,誠意面對大埔爭議並立即給出重建時程表,是證明自己與過去顢頇政權不同的最低標準。

土徵修法刻不容緩、全面聽證廢除區徵

事實上,除了震驚全國的大埔徵收案外,諸如淡海二期開發案、桃園航空城、竹北台知園區案、台南鐵路地下化東移等,都是有著巨大爭議的徵收個案;全國各地大大小小的浮濫徵收案遍佈,只能用「烽火連天」來形容。

此種現狀肇因於當前台灣的都市計畫及土地徵收已經變成地方派系炒作土地、賺取暴利的工具,各級政府為了遂行徵收,每每誇言這是為了地方發展的必要之惡,甚至操作問卷調查的結果,製造多數決的假象,但實際上卻是進行圖利少數財團、侵害無辜人民的浮濫造鎮。土地徵收並非數人頭的把戲,更不是該是地方派系用以套利的制度工具,是否有完善且具有公信力的公益性、必要性評估,是否有充分的聽證機制能讓人民參與程序、表達意見並加入決策,才是土地徵收能否發動的核心前提。

令人遺憾的是,我國的土地徵收法制容或有類似的文字,卻是僅具其形不具其實,不是缺乏相關落實的規範,就是對保障人民權益的機制多所限制。因此重啟《土地徵收條例》的修法已經到了迫在眉睫的時刻。

自2011年《土地徵收條例》修法行動後,台灣農村陣線至今都仍為再次修法持續努力;我們主張廢除台灣獨有已淪為地方產官學剝奪人民生存基礎藉以牟利的「區段徵收」制度,並要求所有的徵收個案都應依行政程序法履行行政聽證的程序,以改變現行土地徵收審議程序黑箱不透明的現況。

蔡英文曾向大埔居民承諾,會與民間團體共同提出《土地徵收條例》的修法,如今蔡政府兌現承諾的條件都已具備,應立即啟動《土地徵收條例》的修法程序,並支持民間版的草案通過。

毋忘大埔暴力強拆、全民監督大埔重建

大埔暴力強拆的事件至今已屆滿3年,時間雖然會流逝,但人民不會忘記。蔡英文在競選總統時,曾以張藥房遭強拆後的斷垣殘壁作為廣告畫面,並配以「公平正義停滯了」的註腳,如今既已身居國家高位,扭轉過去政府造成的不義,讓公平正義能重新回來,是一個自詡「謙卑」、高唱「革新」的總統不能推辭的義務。

台灣農村陣線要向蔡英文總統明確表達,「拆政府」並不僅僅是針對過去顢頇的馬政府,而是針對所有踐踏人民生存、迫遷人民家園的政權。大埔爭議能否解決,將會是人民監督蔡政府的其中一塊試金石,決定「拆政府」的怒火,是否會在蔡英文執政時期重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