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南島語族的家屋 (中)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台灣南島語族的家屋 (中)

2001年09月02日
作者:鄭瑋寧‧王嵩山

男與女

家屋內外的空間區辨又常與性別的觀念相互結合,使得女人成為家屋日常生活中「不動的中心」(still center)。南島語族對於兩性的區辨,往往並非單獨的來自於生理上的差異,而是通過更基本的文化範疇的區辨所連結的象徵系統,再現性別的文化意涵。例如,鄒族將面向東方的家屋前門定義為男性出入口,而西方的後門則為女性出入口;家屋的前半部放置獵具與武器,後半部則放置農具與家事用具(包括餵豬的容器),中間以火塘(bubuzu)隔開。相對於男性與男子會所(kuba)相聯結,放神聖小米的禁忌之屋則與女性聯結。

而排灣族家屋的神聖空間,嚴禁女性接觸與進入;然而,繼承家屋的家長,可以藉由脫去綁腿的儀式性動作,象徵身著女性服飾的家屋繼承者,已藉由儀式的運作替該女性家屋繼承者建立一個新的性別意象。換言之,身體的生理差異並非決定性別的根本原因,而是由當地人通過器物與衣飾,對於表達性別與人觀的文化邏輯之運作結果的呈現。

另一個與男女的區辨相關的文化範疇,就是家屋空間中的左右差異。許多南島語族的家屋空間取向中,以人站在家屋內,面向家屋外部做為區分方位的基準。家屋中的左方與右方,通常分別與女性與男性的日常生活之文化實踐相連結。女性與家屋左方的所進行的活動,並不必然是一種文化上的劣勢(inferiority),而男性與右方所進行的活動並不必然意味著文化上的優勢(superiority)。例如,布農族的家屋內有兩個爐灶(vanin),右邊的灶煮豬食,左邊烹煮家人吃的食物,且其灶火不可熄;當家屋因為人口增加而必須擴建時,左邊的爐灶是必須保持不動的。魯凱族則是將右方與家屋守護力量(lekem)視為與男性相互關聯的,而左方的爐灶則是女性所支配的空間,爐灶是家屋興建過程中最早被完成的部分,是不可任意移動的。也因此,女人主要的工作場域為爐灶,主要工作是烹調與家屋成員有關的日常飲食。

南島語族對於女性與家事領域的連結,乃是來自文化上對於女性及其所具有生命潛在力量的文化想像。事實上,在許多南島語族,家事領域與公眾領域並不必然是對立而分離的,它們之間具有一種連續性。



科博館專欄》由「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提供資料,「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文教基金會」贊助。

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網址:http://www.nmns.edu.tw/

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文教基金會網址:http://fnmns.nmns.edu.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