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核家園做不到? 部落率先發綠電 反核更爭自主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非核家園做不到? 部落率先發綠電 反核更爭自主

2015年04月24日
本報2015年4月24日台北訊,賴品瑀報導

4月26日「車諾比事件日」即將來臨,非核家園議題再獲討論。台東魯凱族的達魯瑪克部落(Taromak率先提出利用當地水力與太陽能的「能源自主計畫」,除了證明2025非核家園可行,更盼藉此爭取部落自主。

台東排灣族的達魯瑪克部落(Taromak)率先提出利用當地水力與太陽能的「能源自主計畫」。

做到能源自主  爭取部落自主

目前仍屬台東的卑南鄉東興村的達魯瑪克部落,去年提出了獨立建鄉的訴求,當時建鄉自治推動委員會主委蘇金成指出,該部落有3000人口,除了生活圈集中、且所在區域全為原保地外,更擁有水源、東興水力發電廠等資源,極有條件率先做到部落自主,如今推出能源自主計畫,宣告他們要來真的。

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胡進德表示,他們的計畫包括運用台電現有東興水力發電廠、水圳、小水力發電及太陽能發電。其中東興水力發電廠是利用大南溪發電的小型川流式水力電廠,為日治時代興建,至今仍在服役,各種設備保存非常良好,在部落眼中,是能源自主計畫的要角。但對台電而言,此發電廠功效不敷成本,其實有意廢除,甚至現在已是無人電廠。

對此,原民會公共建設處副處長章正文則表示,部落進行部落會議取得共識後,原民會將出面與經濟部、台電進行協調。

達魯瑪克有豐富水利資源可運用

大同大禮舊部落點燈  朝向生態村努力

而在花蓮秀林地區的太魯閣族大同、大禮部落,日前也展開「點燈」計畫,面對多年來舊部落沒水沒電的狀況,他們也選擇以太陽能自力解決問題。之前以人力背著太陽能板上山回部落的消息經媒體披露後,也引起討論。

同禮兩部落在1970年代遭到遷村,之後傳統領域也劃入太魯閣國家公園,飽受各項法令限制。部落成員洛金表示,目前仍有22戶居民在舊部落生活,多年來卻無法向政府爭取到水電道路等設施,只得克難使用小型柴油發電機,忍受噪音、污染。「我們就只是要點個燈!」洛金對於政府長年的掠奪與忽視感到氣憤。

半年前部落與台南社大搭上線,開始討論運用再生能源自行發電,經過評估後,選擇以太陽光電來滿足基本照明需求。但受限於經費募集困難,因此以人力將太陽能板一片片背上山;即便如此,目前仍有8戶尚無太陽能板可用。

台南社大環境行動小組研究員吳仁邦認為,這個點燈行動不只滿足了夜間照明所需,更可能是更多部落族人回鄉的契機。同禮部落有意運用山林資源朝向生態村發展,雙方也計畫於下一個階段展開工作假期、生態旅遊、能源課程等結合,讓有興趣的民眾到部落學習部落知識、架設再生能源設備等,並藉此取得能源自主經費,也讓更多族人能在部落謀生。

吳仁邦透露,後續還有約3個部落或社區也將與台南社大合作發展社區型綠能,而這些公民自主的再生能源計畫也正是反核民意的正面表達。吳仁邦表示,當公民的能源能夠自主,自然不再只有接受核電一途。

「I got the Power」不只反核反核廢 公民也要參與綠能 

立委田秋堇點出,能源的英文即為「Power」,正說明了有自主能源才有自主能力,這不只是部落的追求,整個台灣過度仰賴進口能源也是如此,有能源的自主權後,便不再受牽制。

雖然目前國民兩黨的黨主席都喊出「2025非核家園」,但時間只剩10年,該如何落實?台灣再生能源推動聯盟召集人高茹萍表示,目前國際能源策略也是走向分散式的區域模式,台灣應走向「公民發電」,讓民眾可用入股等方式參與,營造出「跟我有關係」的氛圍,才可能真正推動。

談到反核,原民非常不滿核廢料總打算往偏鄉部落送的態度,直指部落用的電最少,甚至無電可用,為何要承受最毒的「核大便」?台東大學休閒學系副教授廖秋娥指出「部落是綠能先鋒,不是核廢料的丟棄地點」。台東除了反核、反核廢,更該推動綠能。

而已承受低階核廢料30年以上的蘭嶼,更在有了核廢場後才有了柴油發電廠,如今除了核廢帶來的健康威脅,更面臨發電廠與遊客使用的機車排放空污。蘭嶼文教基金會執行長斛古提出在島內建物全面裝設太陽能板的希望,認為雖然蘭嶼日照率約30%,但若再加上風力與黑潮等資源,至少能讓柴油電廠改為備用角色,減少污染。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