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環境倫理 人類永保安康 | 環境資訊中心

建立環境倫理 人類永保安康

2001年12月31日
作者:周昌弘 (中央研究院院士、中山大學生物科學系教授兼學術副校長)

違反環境倫常,大地勢必反撲。在拚經濟的過程中,不能見利忘義迷失方向。地球無法永續利用,人類將自取滅亡。

人類由農業社會進入工業社會,又進步邁入資訊社會。快速的經濟發展,確實提高了人類物質生活,滿足了人類物質慾望,但人類的精神生活不但沒有提升反而有向下沈淪的現象。而且,地球的環境也日益惡化。環境學者或生態主義者強調人與環境之關係之重要性,各國都迫切地要建立環境倫理以維護地球。故李國鼎先生把環境倫理歸屬為第六倫。環境倫理成為當今及未來人類永續最重要的觀念。人類若違反了環境倫常的關係,則人類必須承擔大地反撲的環境風險,繼之而來的就是環境災難。一旦環境遭遇不可回復的狀態,人類永續便成了問題。因此,值此歲末,個人願拋磚引玉以檢討我國在環境倫理、環境風險及環境災難的努力情形,以提供國人及政府未來朝向綠色矽島永續發展的參考。

本世代的需求與發展,不能傷害到下一世代

永續發展及廿一世紀議程是在一九九二年六月聯合國在巴西里約熱內廬召開的地球高峰會議時所定的人類未來發展的方向,永續發展的定義是:「本世代的需求與發展不能傷害到下一世代的需求與發展」。我國在行政院下設「國家永續發展委員會」,並研訂「廿一世紀議程」中華民國永續發展策略綱領,包括世代公平原則、環境承載原則、平衡考量原則、優先預防原則、社會正義原則、公開參與原則、成本內化原則、重視科技原則、系統整合原則及國際參與原則等十項原則,也是新政府朝向「綠色矽島,永續發展」的最高指導原則,並提供了環境倫理、環境風險、環境災難的一個明確方向。如果政府與人民有共識朝此方向努力,則目前雖困境重重,只要有決心,一定可以將台灣經營為一「美麗之島」,島內人民享有公平、正義,有尊嚴有文化的至善園。但是,如果我們只空談,玩假的,那未來台灣將日漸沈淪,趕不上時代而將被時代拋棄。為何有此憂心?且看近日某些媒體之不良報導傳播已使國人生存的尊嚴漸被摧殘,其目的都是建構在賺取暴利、發財之途,而罔顧社會公平、正義及人性尊嚴。

隨著國際經濟的惡化,台灣年來的經濟一直低迷不振,「拚經濟,救經濟」成為當今政府最重要的措施。但個人要特別強調的是不要因拚經濟而忽略了新政府原有提出的「綠色矽島、永續發展」的概念,也不要為救經濟而忘了環境倫理與環境風險及災難的重要性。



  國人有個很壞的毛病,那就是「健忘」。為提醒國人不陶醉在現有的成就,或喪志於現在的困境中,我再提出一些事實或故事來喚醒民眾。其中,有因疏忽環境倫理及風險而造成大災難的事,但也有因了解環境倫理及生態概念而做出明斷的決策。前者使我們浪費了幾十年來辛勤,累積的財富。後者卻使國人享受到乾淨的水質及保護了人民生命財產免於被肆虐,且又得到賞心悅目的景觀。前者的發展是不永續的,後者是永續的。

罔顧環境倫理及環境風險,帶來鉅大生命財產損失的錯誤決策:

賀伯颱風、桃芝颱風、七一一高雄大水災及九一七台北大水災等事件,表面上看來是天災,但事實上檢討起來,人禍也是重要原因之一。罔顧環境倫理,不當之公路修築、不當之社區發展、不當之變更地目、不了解自然生態,盲目地為賺錢而開發,導致土石流淹沒神木村,汐止淹及二樓住戶,台北東區大泡湯,板南捷運系統停擺數月至今通車。拿土石流來說:神木村被土石流淹蓋,其元兇是不當地開發新中橫。君不見,新中橫走的路線都在中央山脈相當脆弱的山陵或坡度極大的林邊,一邊是山坡陡峭,另一邊是百丈深淵,工程人員在開山、炸山洞或開馬路時,挖出的土與石就往路邊深淵一倒,幾個月後傾倒的土石上長滿了草綠化了,工程人員就以為土石穩定了。豈不知大雨一來,土石與水混合成土石泥,當足夠土石泥時,土石泥就由山上像流水往下衝造成土石流。

歸根究柢是工程人員不了解大自然,以為現代工程設計可以克服築路困難,築路工人以為那些被傾倒的土石會穩固地在山漥地,不料豪雨來襲,連鋼筋水泥的山壁都為之推倒,何況只躺在山坡地的土石,焉有不成土石流之理。再追究到底,是什麼單位核定或建議開發新中橫?恐怕政府高階主管及民意代表都脫不了干係。其實有許多不當之開發都是「假借愛鄉、愛民、拚經濟為名而造成當地百姓生命財產損失之實」。此其一。

房子蓋在行水區,違反自然

汐止在最近每次大水災都淹水且淹及二樓,檢討之,這些住戶均住在基隆河氾濫的行水區。所謂「汐止」,以前人稱潮汐停止之處也。既然潮汐及行水區,為何吾人違反自然而蓋房子在那裡?追究原因,恐怕是政府決策單位及民代相互護航,圖利廠商,變更地目,使不能開發之地變成建地及住宅區。十年前,南港中研院旁的山坡地不當地砍去山坡上的相思林以建「國軍公墓」,這個開發,使當年每逢大雨,黃泥流由山上衝向四分溪,致溪水暴漲,研究院多所研究所的地下室全部泡湯,連重要的明清檔案也泡水,國家文獻之損失非常嚴重,最近該公墓雖然綠草覆蓋,但原有山林防洪效果也失去作用。九一七大水又把研究院的幾個生命科學所之地下室泡湯,損失了不少研究人員夜以繼日得到的DNA及蛋白質材料,這豈是金錢,更是研究人員時間及心力的損失,其價值難以估計。因此,不了解生態環境,一味的開發,所帶來的人民生命財產、時間、心力的損失。此其二。

了解環境倫理,生態平衡的正確決策:

一九八○年,台灣省政府要在淡水竹圍水筆仔紅樹林區斥資新台幣一百四十億,蓋八千戶國民住宅。吾人知此消息,結合國內植物學界,環境科學界同仁及媒體全力反映此政策之不當。個人從中協調,上書、陳情,幾次奮戰,終於獲得當時行政院孫運璿院長之睿智明斷:「紅樹林成長地區應予保護」,當時文建會陳奇祿主委也在文化資源保存法通過了保護稀有動植物及自然保留區,使自然保育工作得以開展。曾記得當時省政府林主席在淡水高爾夫球場上指著前面淡水竹圍的水筆仔紅樹林說:「我看前面的那些植物都是一堆雜草,可是植物學家說國寶。林主席又說:「如果雜草當然可以除去,但國寶的話就該保護。」不過當時林主席身邊的人並不以為水筆仔是國寶。當時,我備受壓力,有恐嚇電話,說我擋人財路,有同事開玩笑要為我建紀念碑豎在紅樹林上…。這些都改變不了我保護水筆仔的決心。事過二十一年了,因為紅樹林被保護,使淡水捷運站多了一個遊憩及環境教育的好地方。憶起滕王閣序上的一首詞「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這個賞心悅目的綠色自然景點,若被剷除蓋住宅,當地民眾不但要受潮汐淹水之苦,全國民眾也失去了一個遊憩及生態教育的好地方了。這是執政者了解環境倫理及自然生態維護之重要的實例。此其一。

水庫上方蓋大學,及時喊停

也在一九八○年代,中央研究院轄下的「國際環境科學委員會」向當時錢故院長思亮先生建言,請院方行文行政院阻止在翡翠水庫上方興建由二位黨國大老申請的二個私立大學開發計劃。當時蔣經國先生也做了睿智明斷,認為一旦開發,家庭廢水流入翡翠水庫將導致水質汙染,攸關大台北地區住民之健康,遂下令禁止開發。此其二。

在那個比較沒有民意的時代,一切決定在層峰執政者。了解環境倫理、風險,則會做了正確的判斷。反觀,在民意高張的時代,執政者卻無法完全依永續原則及環境倫理做出明確決斷,而受制於不當的民意,尤其是民代,為利益而左右政局。可是當有一天出了問題時,這些民意代表卻避之,倒楣的卻是一般民眾。如果我們政府每年都要花上百億元,甚至千億元的人民納稅錢去彌補過去錯誤的決策,為什麼我們不從現在開始去了解環境理論、環境風險、生態平衡、生物多樣性的概念、及永續發展的重要性,讓將來的損失降低到最低。

人類馬上就要進入二十一世紀的第二年,我要呼籲國人特別要重視永續發展的意義。所有的公共政策及國家發展絕對要以永續發展的十大原則為前提。因此,國人在追求「拚經濟」的過程中不要迷失方向,更不能見利而忘義,否則人類只一味爭利,到頭來地球將無法永續,人類將自取滅亡。(本文原刊載於2001.12.25聯合報15版民意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