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視農村文化地景死去 吵醒穿山甲又如何?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漠視農村文化地景死去 吵醒穿山甲又如何?

2015年07月04日
作者:廖靜蕙(本報特約記者)

相傳台中南屯在人類尚未開墾農地之前,曾是百獸生活之地,隨著拓墾行為,大多數野生動物都生活不下去而消失,只有穴居的「鯪鯉」(穿山甲的台語)活下來了。但是穿山甲很愛睏,冬天入睡之後,往往天氣熱了還在睡,農民認為這樣收成不好,於是敲打鍋碗瓢盆,穿木屐踩踏地面,想方設法叫醒嗜睡的穿山甲,祈願五穀豐收,並逐漸流傳成端午節「穿柴屐趲鯪鯉」的活動。

農地上,違法廠房林立。攝影:廖靜蕙

文創徒具形式  

到底何時開始形成這個典故,眾說紛紜。不過可知南屯還叫做「犁頭店」時,就有這個文化。犁頭店指的是傳統農業社會販售各項犁頭、鐮刀等農業器具的商店;當地稱為犁頭店,代表的是農業產業發達的社會。至今南屯部分區域仍保持著黑瓦屋、農田、雞犬相聞,完整的農村樣式。

今年,台中市新科市長林佳龍將活動推向國際舞台,以5008人同時踩木屐遊老街,挑戰金氏世界紀錄,以此向全世界行銷台中文創。

然而,南屯完整的農田景觀早已變色。若說宜蘭農地或許種出農舍,那麼南屯農地種出來的,則是違法廠房。農舍議題至少是鑽法律漏洞吧!宜蘭縣政府為此必須調整辦法、呼籲中央修法;而農地中矗立整片明顯違法廠房,台中市政府卻置若罔聞。

台中市長林佳龍宣示,今年1月1日起,新建違章工廠會優先拆除,而且「即報即拆」;然而卻為之前興建的違法工廠留了後路,「若未涉及公共危險部分,則會以輔導代替取締,並加強消防、環保上的輔導。」

眼見這些違法廠房即將落地生根。

以楓樹里農業區淪陷至少1/3;環中路五段旁,因交通便利旁邊,違建的情形更嚴重。當地文史工作者江慶洲即指出,穿山甲的存在,是一個生態指標,趲鯪鯉是與土地連結、不忘本的文化傳承。但是,南屯近幾年來大量的土地開發,大量農田消滅,在地歷史文化已失根;而鏟平式開發,讓原本一些工廠往外擴散,農業區矗立的違章鐵皮工廠,更桎梏農村發展。

失去了文化根基,5000多人趲鯪鯉,只為公部門消費在地文化再添一樁。

違法廠房只要不涉及公共安全,就能就地合法。
違法廠房只要不涉及公共安全,就能就地合法。攝影:廖靜蕙

失落的農地  失落的文化

無論是蓋農舍或將地租給業者蓋廠房,都顯示台灣農業的價值未受到合理對待,不斷貶抑農業,最後農民只能跟著商人的眼光,將祖傳的農地當商品變賣或賤租非農業使用。

更有甚者,隨著六都成形,縣市合併之後的高雄市、台南市、台中市,地方首長大多來自都會,或只有都市治理經驗,合併之後,只是把都市計劃擴大到原來的鄉村、農村;台灣只有都市計畫,缺乏以鄉村為主體的規劃思維,使得鄉村發展沒有利基點,也沒有展望。

台中城市發展田調團指出,市府修改中的台中市區域計畫草案,規劃9處新定擴大都市計畫,總共7千多公頃,包括大里、清泉崗、太平、山城區、潭子、后里、烏日等區,鄉村可能因此快速消失。

台中南屯舊稱犁頭店,至今仍保有完整的農村聚落。
台中南屯舊稱犁頭店,至今仍保有完整的農村聚落。攝影:廖靜蕙

漠視南屯區應保存、吸碳消暑的農田,忽略城市邊緣圍繞著的鄉村里山地景,透過市地重劃之名,剷平稻田,鋪上水泥鋪面,再變身公園綠地增加城市綠地率,但終究要面對老天爺的考驗。台中都會區會不會成為一個火燒盆地?吵醒了穿山甲之後……能不能為穿山甲打造一個宜居計畫呢?

作者

廖靜蕙

環境記者/自由撰稿人,致力於生物多樣性主流化。從事社工10餘年,認知到再弱勢的人都可以為自己發言,決定轉投生態保育,為無法以人類語言發聲的生命與土地寫報導。現居台北市,有貓、有龜,以及一些過客。個人粉專「小麻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