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貓》的誕生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河貓》的誕生

2015年08月23日
作者:隱匿(寫詩的人、有河貓奴)

「河貓」,是出沒於有河book書店的街貓。因為書店的會員有「河友」和「河親」兩種,理所當然的,書店照顧的貓就稱為「河貓」了。加入兩種會員的條件不同,而加入「河貓」的條件則是一樣的:只要是能夠上二樓來吃飯,並且維持一段時間的街貓,都可以算是河貓。一旦符合入會標準,我都會編號並且取名。

從2006年底第一隻河貓「貓老大」,到2015年3月新來的「燦燦」,編號已到達115號了。

有河照顧的街貓甜粿(台語)。攝影:隱匿。

這八年多來,我對貓咪的態度改變很大。從一開始我喜愛街貓的自由與野性,堅持不願帶牠們上醫院治病或結紮;到現在,我不僅學會各式各樣的捕貓與餵藥技術,前往動物醫院的路,也變成我最常走的路了。

現在的我,生活作息已完全被貓咪改變了,每天到書店上班,好像只是為了貓。我也完全無法離開書店,每年一次回娘家,只敢離開兩天,期間我的同事兼室友:686,必須駐守有河餵貓,我才能放心離開。而且每次推辭各式邀約時,也總是拿貓咪當擋箭牌:「因為要照顧病貓,沒辦法離開。」……等等。朋友們對我「堅守崗位」、「守護地盤」的變態行為,都頗不以為然,但也無可奈何。

回顧這幾年來的文章,感慨最深的是:早期我不願意讓貓咪結紮(當時書店虧損嚴重,經濟能力也不允許),卻在書店的部落格詳細描述街貓發情、生育、鬥毆、爭風吃醋的故事。沒想到,這些故事讓我飽受批評,還記得我曾因為這些批評而流下許多眼淚。然而現在,我卻幾乎要變成當時最討厭的人了!每次看見發情和生育的貓咪,就焦慮不堪!好像我最愛的不是貓,而是「維持街貓的文明秩序」,這樣真的是對的嗎?這次整理舊作,也讓我重新回到原點。當然,過去是已經回不去了,但我絕不能忘記。

話說回來,現在的我之所以有能力負擔結紮和醫藥費,完全不是因為書店賺錢的關係(沒有一家靠賣書營生的書店可以賺錢的),而是自從我開始使用fb之後,有些朋友(甚至是陌生人)願意經常捐贈河貓基金,還有由淡水有貓粉絲團的王瓊賢領銜主持的「淡水有貓桌曆」,所得全數用於淡水街貓,每年河貓都因為有這筆經費,才能過著品質較好的生活。

其他貓友對河貓的幫助也是我感激不盡的!一開始伸出援手,幫助我帶第一隻貓咪就醫的是忽忽姐。而在忽忽姐車禍過世之後,有段時間我孤軍奮鬥,我的稿費和額外接設計稿的所得,都用作貓的伙食與醫藥費。回想起來,那是一段恐怖的黑暗期,不知道我是怎麼度過的。

河貓No.50 樣子。個性和體型不成正比,一點風吹草動就可嚇到牠。攝影:隱匿

在這之後,當我打算開始大規模給貓咪作TNR(捕捉、結紮、放回)時,小賢、kt和葉子伸出援手。接著,汐止的林醫師動員淡江動物關懷社的同學幫忙。當時上哲的王院長總是主動給街貓折扣,也曾義務為河貓作結紮。最近則是遇到了小小貓咪動物醫院的徐醫師,對街貓特別照顧。

還有,2013年我生病時,安石榴自願照顧金沙,阿吉照顧粉鳥,彩郁和青松夫妻幫忙餵食潑潑等貓,大山和朱百夫妻則每天到店裡餵貓。Allman經常幫忙抓貓、送醫,麗麗和Tomo夫妻也曾照顧短尾一段時間,Nina夫妻、小寶、店狗、沈默都曾幫忙送貓咪就醫。一直關心有河的黃先生,曾作了一個貓梯讓貓咪可以上二樓來,我也很感謝他。俋杉則是照顧被捕獸鋏所傷截肢的金針,直到找到領養人。

當然,領養河貓的朋友更是我永遠感激的對象:謝謝小南願意領養當時不親人又已截肢的愛滋貓金針。謝謝一樓老闆夫妻將可可帶回家照顧。謝謝菁茹、大美和洛辰願意領養有愛滋的小紅,並且在發現牠有心臟病之後細心照顧牠。謝謝阿吉照顧白血貓綠豆,還有口炎加鼻竇炎的粉鳥,無微不至,無所不用其極。

而在這張感謝名單裡,當然絕不可漏掉四季動物醫院的黃醫師和帕子媽。河貓受到他們太多、太多的照顧!我經常規勸他們醫藥費不要算這麼便宜,深怕四季無法維持下去,不過,他們總是左耳進右耳出,浪費了我不少口水。

當然,我也要感謝賜給我文章和照片的朋友們:安石榴、沈眠、Erica、阿米、潘家欣、老瞎貓、假牙、店狗、686、阿吉、小南、俋杉、阿吱、何維民、河馬、藍毛山羊、Nina、劉璁澓。

最後,盡管有千言萬語,但我只能說:河貓的存在並不容易,謝謝你們。

《河貓》封面。圖片來源:有河BOOK

《河貓》有河book街貓紀錄

作者、編輯:隱匿
出版社:有河文化
ISBN:978-986-84712-5-2
出版日:2015/05
定價:380元

本書收錄了書店開幕至今八年多以來,隱匿描寫河貓的文章共48篇,書末並收錄安石榴、沈眠、阿米、潘家欣、店狗、假牙......等人的詩文創作,配上各式各樣的貓咪照片。

※ 本文轉載自 《河貓》序文不適用CC授權條款,請勿轉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