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壞參半? 膠囊咖啡業者的永續經營挑戰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好壞參半? 膠囊咖啡業者的永續經營挑戰

2016年03月18日
本報2016年3月18日綜合外電報導,李培福編譯;蔡麗伶審校

國外常見的「膠囊咖啡」,去年也逐漸流行到台灣來,最近更因為德國政府禁止公部門採買而成為話題。然而,雀巢(Nestle)旗下品牌奈斯派索(Nespresso),雖然販售不環保的膠囊咖啡,一方面卻積極取得雨林聯盟認證,甚至讓南蘇丹咖啡農獲得合理利潤,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

Nespresso。圖片來源:Nestlé(CC BY-NC-ND 2.0)

小杯、時髦 膠囊咖啡風靡全球

總部設於瑞士的跨國大型食品公司雀巢(Nestle),旗下品牌奈斯派索(Nespresso)是銷售咖啡機和膠囊咖啡的公司。雖然沒有公開收益或利潤,但奈斯派索有1萬500位員工在62個國家銷售咖啡,經營規模大、跨足全球。2012年在世界各地賣了超過270億個時髦的咖啡膠囊。

早在1986年奈斯派索就推出了第一台單杯式咖啡機。1990年代在歐洲銷售量迅速上升,2001年左右奈斯派索進到美國市場。奈斯派索在紐波特比奇(Newport Beach)、加州和紐約麥迪森大街等時髦的地點,已經開設了精品店。2015年推出了一台咖啡機VertuoLine,這台咖啡機能夠沖煮美國人喜愛的250ml(8oz)正規咖啡、歐洲盛行的小杯濃咖啡。

Nespresso。圖片來源:Nestlé(CC BY-NC-ND 2.0) Nespresso。圖片來源:Nestlé(CC BY-NC-ND 2.0)

永續發展第一步 助咖啡農獲利

先談咖啡豆來源。他們領導了咖啡採購產業,培訓咖啡農、支付溢價,前幾年已經在厭戰的南蘇丹,投資再度盛行的咖啡產品,這是值得肯認的地方。

奈斯派索有個重大的永續性合作計畫,當中38點承諾詳述了計劃如何為供應端、消費者、社會和股東創造價值。這間公司的努力展現出永續性合作案計畫的力量,做了有意義的改變,但也顯示出還沒達成的地方。

在綠山咖啡公司(Keurig Green Mountain)稱霸的美國咖啡莢市場上,奈斯派索努力取得生存優勢。執行長杜佛辛(Jean-Marc Duvoisin)表示,為了永續發展,公司創立名為希望之杯(The Positive Cup)的計畫,並透過扶貧相關的非政府組織——科技服務組織(TechnoServe)——把所得投注回供應鏈,特別是南蘇丹。

目前南蘇丹的經濟仰賴石油和外援,但咖啡已是該國首要的農業輸出。

「南蘇丹是咖啡的發祥地,所以這件事對我來說非常有趣,」杜佛辛說。他說,奈斯派索的歐洲代言人喬治克隆尼(George Clooney)建議公司到南蘇丹經營。「咖啡產品有助於區域和平。基本上那是因為家人能夠在小土地上從事農作、有穩定收入。」

奈斯派索為此投資了70萬瑞士法郎(約80萬美元)左右,並計畫在南蘇丹投資250萬瑞士法郎(270萬美元)。去年奈斯派索和科技服務組織(TechnoServe)協助策劃三次咖啡合作案、組裝了三部濕磨機,加工處理咖啡、輸出了10噸的咖啡。奈斯派索試圖在2020年之前,幫助8000多位的咖啡農。

更廣泛地說,奈斯派索從2013年已經正式開始與雨林聯盟(The Rainforest Alliance)合作的全球咖啡專案——AAA永續品質計畫(AAA Sustainable Quality program)。根據奈斯派索的網站,八成左右(約6萬3000名)的咖啡供應農已經正式通過專案認可,奈斯派索會支付他們高於市場標準三到四成的咖啡價格。

「這個專案嚴密又全面,給予咖啡農實質的資助。」雨林聯盟主席韋倫(Tensie Whelan)說,「他們可以支付咖啡農不錯的價錢,並給予長期支持。確實我們應該從整個價值鏈去執行。」

濾掛式、膠囊、即溶咖啡 環境足跡比一比

不過,單杯式的奈斯派索膠囊咖啡也會造成一定程度的麻煩。我們必須做出假設,例如傳統咖啡機插電的時間、咖啡浪費的量等未知數,才能比較膠囊咖啡和傳統沖煮咖啡的環境足跡。膠囊咖啡擁護者說,每一點浪費的咖啡粉也都有顯著的影響。

杜佛辛表示,傳統沖煮方法比起咖啡莢,使用更多的咖啡和能源。「如果你注意到環境影響、碳影響,這種少量的喝咖啡方式最沒有影響」,他說。

Christopher Bowns(CC BY-SA 2.0)
(320並排左)。攝影:(人名)。圖片來源:Christopher Bowns(CC BY-SA 2.0) Nespresso。圖片來源:Nestlé(CC BY-NC-ND 2.0)
 
但事實並非如此。最沒有影響的實際上可能是即溶咖啡。2009年奈斯派索做的一項生命週期分析證實,即溶咖啡「比起膠囊濃咖啡或滴濾式咖啡,使用較少能源、有較低的環境足跡,而滴濾式咖啡每一杯有最大的環境影響」。然而,這項分析是由即溶咖啡製造商雀巢集團的一家諮詢公司所做的。

2011年一項獨立研究得出不同的結論:「如假設過濾式咖啡整鍋都能喝完,即溶咖啡沖泡時只要煮沸需要的水量,那這兩種煮咖啡的方式就是至目前止對環境最友善的。」

在這項分析中,膠囊咖啡的評估結果最差。不過,也不清楚這些假設符實的程度。

永續缺了資訊透明 膠囊咖啡業者遭詬病

更糟糕的是,這間公司的單杯式鋁莢產生不必要的廢棄物,讓有價值、能源密集的資源最後進到了垃圾掩埋場。更令人詬病的是,奈斯派索不公佈回收了多少鋁莢,而資訊透明是永續性的基本要素。

雀巢集團持續努力解決鋁莢的影響。根據雀巢集團的網站,雀巢集團致力承擔鋁莢問題的責任、推動旗下精品店和高檔廚房零售商的回收工作。在某些州,消費者可以免費經由聯合包裹服務公司(UPS)寄回使用過的鋁莢。

但有多少鋁莢回收了?雀巢集團不會公佈的,反倒聚焦在回收能力。一位女性發言人透過電子郵件解釋:「我們提供了多個回收選項,這樣就很難精準地估算消費者回收率,所以我們聚焦在回收能力,當作進展的具體量測‧‧‧‧‧‧ 回收是共同的責任,消費者參與是必要的。」

的確如此。不過,如果大部分的鋁夾最後都丟棄在垃圾掩埋場,那就告訴我們某件重要的事:雖然奈斯派索非常用心,但回收工作還是失敗了。任何負責任的公司都需要承認、解決這個問題。

置中640(圖說)。攝影:。圖片來源:(授權)。

雨林聯盟主席:「只和理想公司合作,就無法完成任何事情」

根據2016年2月睿信息咨詢公司(Euromonitor)的一份報告,咖啡莢已經迅速增加,一直都是美國咖啡市場成長的主要動力,所以回收工作就特別重要。

奈斯派索的最大競爭者綠山咖啡公司宣稱,2020年之前會推出可回收的咖啡莢,但綠山咖啡公司的塑膠混合咖啡莢還是完全無法回收。但一家名為Rogers Family Coffee的小型咖啡公司就銷售了生物可分解咖啡莢。

雖然困難不斷,但都不應該否定奈斯派索的努力。就像雨林聯盟主席韋倫說的:「如果我們只和理想的公司合作,那就無法完成任何事情。」

【相關文章】

【參考資料】

捐款支持環境資訊中心,加入打造優質環境媒體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