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來報報】風雨生信心 龍泉自辦「反工業區護水源」地方說明會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你來報報】風雨生信心 龍泉自辦「反工業區護水源」地方說明會

2016年05月25日
本報2016年5月25日屏東訊,公民記者林吉洋報導

屏東龍泉這個地名究竟何時出現,其實沒有人可以拍胸脯說個精準的時間,但是耆老都記得老地名叫做「浮圳」,意思是從本地流經的灌溉圳道高過地表;但耆老對龍泉地名詮釋更加傳神,就是指「龍吐泉的地方」,因地理上這裡屬於隘寮溪、東港溪上游的河流發源地以及地下水補注區域。

5/21龍泉反對工業區開發案自救會舉辦第一場次地方說明會,雖有大雨仍不減民眾參與熱情。圖片來源:大錦。

龍泉因返台台商申請14公頃農地變更工業區的開發案爭議而民情沸騰,自從4月22日環評前說明會後,地方組建自救會,首先策畫一系列民間自辦社區說明會,第一場於5月21日晚間在龍泉本庄起跑。

5月21日整日陰雲,入夜前更下起大雨不斷,雖然自救會緊急搭起雨棚,但是在龍泉寺召開的「反對工業區設置民辦說明會」。究竟能有多少鄉親來參加,其實自救會的幹部們誰也沒把握。

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近七點時,人潮陸陸續續湧進廟前廣場,誰也沒料到,七點半說明會開始時,龍泉寺外已經開始塞車,與會的人群必須遠遠停車再用步行抵達會場。

迎請九大庄庄頭公廟主神,象徵團結互助抵禦外侮

在自救會的規劃設計之下,龍泉寺第一場地方說明會邀請鄰近九大庄地方公廟主神前來聚會,這除了是宗教信仰上的禮尚往來之外,也是當地歷史悠久的庄頭結盟傳統。

這種傳統或可追溯到移民拓墾時期,地域人群的非血緣社會共同以宗教方式結盟,一旦有事九大庄聯保機制即刻啟動、九大庄村民有傳統義務相互支援,九大庄分別是水門、隘寮、黎明、龍潭、龍泉、中林、老埤、大新、建興等內埔鄉內九村。

521的晚會開始前,鄰近九座庄頭神的令旗分別由自救會成員傳遞到台上,象徵九大庄精神的凝聚與團結。會場村民聚精會神,主持人自救會召集人鍾益新宣布會議開始!!

未料當地出身縣議員徐榮耀上台,隨即引發民眾鼓譟。

自救會請來鄰近九大庄公廟尊駕,號召龍泉鄰近地區的命運共同體重新凝聚,為了保護水源地與農村的永續發展,不少旅外工作的龍泉子弟也特別還鄉參與行動。照片提供:李慧宜

自救會請來鄰近九大庄公廟尊駕,號召龍泉鄰近地區的命運共同體重新凝聚,為了保護水源地與農村的永續發展,不少旅外工作的龍泉子弟也特別還鄉參與行動。照片提供:李慧宜。

縣議員期盼理性看待開發案,意外引爆雙方衝突

當地出身之縣議員徐榮耀發言指出,當初開發單位聖州公司決定於龍泉投資設廠時有徵詢過他,他向聖州公司提出兩個條件,第一絕對不能污染水源、第二環保要達成「零排放」,當時聖州公司承諾絕不會污染水源,至於排放之廢氣部分,也會使用空氣洗滌機器過濾後排出,因此聖州公司做出「零污染、零排放」的保證之下,他希望民眾必須「理性看待」聖州公司的開發案。

未料徐議員發言尚未結束,即有民眾鼓譟噓聲,反對民眾認為徐議員是由當地選出,卻未能站在民眾立場反對開發案。一部分民眾群情激憤甚至要求徐議員停止發言,此舉引發現場徐議員支持者出面斥責,要求反對民眾「尊重議員發言」。

兩方口語數度交鋒,徐議員發言亦中斷數次,由於現場幾乎一面倒的傾向反對開發案,徐議員言罷隨即下台亦微笑沉默不語。

在地居民上台發聲、專家學者前來聲援

主持人介紹第一位站出來力挺反對開發案的議員,屏東市無黨籍縣議員蔣月惠,蔣議員說她很早到會場,六點抵達會場時還沒有人到場,她非常擔心大雨會讓今天晚會「等無人」,沒想到龍泉鄉親這麼捧場,即使大雨不停,民眾泡成落湯雞來仍堅持守候。她非常佩服龍泉人團結一心對抗開發案,並盼望借用龍泉抗爭的經驗共同聲援屏東市「六塊厝」的開發案反對運動。

蔣月惠議員是無黨籍屏東市選區議員,她看到龍泉人的表現非常感動。蔣議員提到:假使一個地方能夠擁有豐富的生態環境與美麗純樸的景觀,那就是一個農村最重要的財富與資產。攝影:林吉洋。

蔣月惠議員是無黨籍屏東市選區議員,她看到龍泉人的表現非常感動。蔣議員提到,假使一個地方能夠擁有豐富的生態環境與美麗純樸的景觀,那就是一個農村最重要的財富與資產。攝影:林吉洋。

由在第許多農民、居民、旅外鄉親輪番上台發表意見。一位閰先生則提到,4月22日環評前說明會他在現場發言反對之後,便有人到他家去「提醒」他父母親,不要讓他變成「環保暴民」,今天他看到這麼多鄉親願意站出來,十分感動。

定居於龍泉的屏東科大農學院院長吳明昌也挺身站台,表達對於開發案衝擊地下水源風險的擔憂。攝影:林吉洋。

定居於龍泉的屏東科大農學院院長吳明昌也挺身站台,表達對於開發案衝擊地下水源風險的擔憂。攝影:林吉洋。

定居於龍泉的屏東科大農學院院長吳明昌也上台聲援,他認為龍泉地下水源品質優良。他以鄰近飲料大廠為例,大廠鑿井取水以後,影響鄰近地下水位下降,使得居民取水井必須加深才有水可用。今日龍泉貿然開放農地設置工業區,工廠設置後將採鑿井方式取水,未來恐將恐將危及日後地下水源平衡。

龍泉女婿也是屏東海生館研究員邱郁文則分享他長年研究湧泉與地下水質的問題,他發現只要水源變化長年導致許多生物的病變畸形,特別是地下水路四通八達,往往一些上游開發區有工業區場址,容易透過地下水層影響整個區域,而水質的變化並非短時間可發現,需要長時間才能看出變化。他提醒龍泉居民必須妥善保護地下水源。

前來聲援的美濃愛鄉協進會理事李永龍以自身求學經驗為例,美濃到屏東就讀高中再到彰化讀大學,看到農村環境生態的變化甚鉅,美濃保住好山好水,所以至今仍是一個物產豐饒的富麗農村、觀光產業仍可以吸引外地旅遊人潮,但是在彰化就讀期間看到工廠就蓋在稻田中,電鍍水污染整個農村稻作,至今彰化農民辛苦種植的稻米仍有重金屬污染的陰影,作為一個農家子弟實在無法承受任何一種污染對於農村的傷害,他不希望屏東龍泉的農村就這樣因為開發案而名聲受累,也以六堆的一份子來共同聲援。

屏東環盟洪輝祥則建議龍泉居民必須審慎注意環評,他以參與環評的慘敗經驗為例,因為過去開發案送環評會議上幾乎都是通過,雖然環評會內只有三分之一由縣府擔任,但是縣政府絕對有能力影響其聘任的環評委員。

東港溪保育協會理事周克任認為龍泉開發案就位於東港溪上游隘寮溪源頭,整條流域的民眾都有責任自發保護乾淨的水源。他並直接建議在環評前就要將本案終結,否則環評程序中民眾將處於被動不利的處境。

屏東東港溪保育協會的聲援代表周克任理事提出:東港溪上下游因為河流水源而有著共同命運連帶,也期盼自救會團結地方眾志成城,才有展現與開發勢力一搏的決心。攝影:林吉洋。

屏東東港溪保育協會的聲援代表周克任理事提出:東港溪上下游因為河流水源而有著共同命運連帶,也期盼自救會團結地方眾志成城,才有展現與開發勢力一搏的決心。攝影:林吉洋。

龍泉本名「龍吐泉」,地理稱「浮水蓮花穴」

出身自龍泉的屏東大學中文系教授黃文車說,龍泉其實有個地理風水的傳說,傳說中過去地方發生瘟疫,村民拜請觀音佛祖聞聲救難,此後便要感恩報答觀音佛祖。地理仙來此看了又看,發現龍泉有地理背有大武山、面向東港溪南海,竟是地理上的「浮水蓮花穴」因此便建議村民在蓮花中心興建龍泉寺,而蓮花的蓮子所在位置,就是今天龍泉寺供奉觀音菩薩所安座的位置。

黃文車講述龍泉的地名由來與風水傳說,他也認為,這麼好的風水寶地,水源頭拿來興建工業區蓋塑膠廠,如果由觀音佛祖的本意來揣測,恐怕也不樂意。村民在雨中專注聆聽各路專家學者的意見,如果敗壞地方的運勢,更是大大對不起觀音佛祖的保佑。

農業地變工業區爭議點仍待關注

有旅外游子在網路上留言說,這是龍泉除了過年以外人最多的一天。也有人說看到龍泉寺前擠滿人潮讓他對龍泉人充滿驕傲與希望。然而除了一時的激情之後,究竟後續開發案爭議點能否一一理性溝通釐清。

誠如一位賴姓網友留言道,希望屏東縣政府能夠在本次事件看到屏東的未來願景,龍泉甚至屏東縣優勢的自然資源是在農業與在地多元的族群人文特色,屏東應當有智慧與承擔去選擇拒絕難以與當地自然與人文特色的產業開發行為。他也誠心建議企業主,為了避免開發爭議耗費的社會成本,工業區的開發並非不可,而是應該回到原本政策既定的工業區當中:

從台灣發生的公害事件分析,企業看遠點,從土地成本及設廠成本進行考量,若要減少外部成本對企業設廠的衝擊,工業區其實是企業最佳的考量,政府更需積極使用政策力量導引企業往工業區發展,農地得以保持農用,三者共榮之最佳化,殊不知政府及企業可認真考量否?

自救會更希望能夠串聯屏東縣內、縣外,所有關注農村永續發展與國土保育、水資源議題的團體共同發聲,它們認為今日屏東龍泉遭遇的開發厄運有可能會發生在台灣任何一個農村。而要根本解決問題之道,還是需要政府徹體落實國土計畫精神。在今日全台灣工業區浮濫開發的情形下,如果動輒為特定業者開闢後門,無異於暗示財團可以透過政商管道取得變更農地權利,則台灣農村將永無寧日,農地農用將形同具文,國家的糧食安全與食安政策也將徒存形式。

作者

林吉洋

原籍滬尾現移居打狗,台灣NGO工作者,關注風土人文與城鄉環境變遷,以寫作紀錄人群的抵抗。曾任職於社區大學,2012-13年獲浩然基金會國際志願者計畫支持,於北京一所中國本土環保組織服務,現在仍是一位關注中國公益/環保發展的觀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