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場合法化-現代人將無立場教育下一代 設立賭場非金馬唯一出路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賭場合法化-現代人將無立場教育下一代 設立賭場非金馬唯一出路

2001年02月05日
作者:周志強 (牛頓出版公司網路部主編)

永續經營的觀念乃世界時勢所趨。今日人類所有活動、決定,將對下一代子孫具有深遠影響。近年來全球環境惡化日益嚴重,人類過度消耗的生活方式已經反噬人類自己的生活空間。如果今天決定讓賭場合法化,我們將留給子孫怎樣的生存空間?

試想一但賭場成立,我輩有何立場希望以後的子孫不能自私自利、不能投機取巧,因為我們自己樹立了一個「典範」,我們告訴自己的後代「人應該賭運氣」。反之,我們是否有這個資格為下一代留下一個貪婪的世界,是誰賦予我們這個權力?我相信我們絕對沒這個資格說:「這麼做是為下一代好」。

再者,金馬的出路絕對不是只有「開設賭場」一途。以金馬現有的條件,無論是自然資源、文化資源,絕對有資格成為高水準的旅遊地方。金馬最優先需要思考是如何保有現有的資源,而不是「濫墾、濫伐」的無理破壞。過去金馬兩地在兩岸的角力中失去發展的機會,卻也留予這兩塊土地喘息休養的機會。反觀今日的台灣島嶼,過度開發的土地逢雨即見隨處的土石流,環境的惡化任誰都看得見,獨今日政府看不見嗎?過去的教訓竟不能有所省思,哀哉!痛哉!

筆者10年前高中畢業之後才離開金門負笈台灣,每逢佳節必返鄉,在開放之後年年看著金門巨變,有何感想?

痛哉!鄭成功伐木為轉戰台灣、金門人伐木為何?圖利自己禍延子孫,從返鄉的空中俯瞰最是明顯。綠蔭減小面積年年擴大、過冬鳥況日愈下。只是這些又為金門民眾換來些什麼「經濟」利益呢?哀哉!過去之錯卻未見悔改,轉而欲建賭場?當年匆匆開放,今日又要草草決定嗎?

筆者認為金門現階段所保有的資源至少還有岌岌可危的珍貴自然環境,也有漢民族滄海開拓遺留下來的寶貴遺產;閩南建築隨處可見、依環境自然聚眾而成的傳統聚落、鄉間田野到處飛翔的保育類珍禽,這些都是金門抬得上國際檯面的觀光資源。而真正需要解決的問題在於:金門地小、無天然資源。沒有足夠的資源供應大量流動人口來去,也沒有地方可以處理遊客所帶來的環境破壞。環境問題的解決之道在於如何規劃處理固、液態廢棄物,至少得讓生命可以在這塊土地上繼續生存,這是生命存活土地的最低限度。其次是資源與觀光市場,而此問題關鍵在兩岸互動關係。金馬的角色卻永遠只是政府的談判「籌碼」,沒有主動權只有被告知該如何而為。過去的金馬「被動」的成為前線、今日的金馬還「被動」的成為三通試金石、未來的金馬難道又得「被動」地成為觀光賭場。不僅是金馬民眾必須深思,現代決策者更需擔起為下一代教育負責的良知。

筆者只有一個自私的想法「希望金馬這塊因『人禍』而得福的土地永遠適合人類居住」。春節佳節返鄉之前得知此一消息有感而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