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拆飛行場日遺宿舍群遭抗議 屏縣府暫緩執行 | 環境資訊中心

代拆飛行場日遺宿舍群遭抗議 屏縣府暫緩執行

2016年08月26日
本報2016年8月26日屏東訊,特約記者李育琴報導

屏東縣保留最多日式建築宿舍群和老樹的崇仁新村、得勝新村等舊眷舍,8月中縣府公開招標要協助國防部進行代拆工程,民眾發現後,強烈抗議縣府和國防部違反最新公告的《文化資產保存法》,超過50年的公有建築未經文資審議卻要進行拆除。

關心民眾和地方團體組成「屏東日遺飛行宿舍陣線」,25日上午在勝利新村舊眷舍整建活化後的「將軍之屋」前召開記者會,痛批政府有錢拆除、沒錢保存,要求縣府積極保留屏東飛行場和宿舍群的歷史記憶,不要讓屏東最好的文化資產就此消失。

崇仁新村空翔區有大量老樹、高階軍官日遺宿舍,國防部委託屏縣府代拆發包遭批。攝影:李育琴

崇仁新村空翔區有大量老樹、高階軍官日遺宿舍,國防部委託屏縣府代拆發包遭批。攝影:李育琴

國防部要拆日遺宿舍  縣府發包代拆挨批

今年4月立法院文化教育委員會才因縣府在眷村活化利用的成功案例,到屏東考察,並藉以修改《文資法》。當時,長期關注屏東日遺宿舍群的文資守護者葉慶元指出,其他尚未有文資身分或列冊追蹤的宿舍群還有上百棟,恐將遭國防部拆除,當場發出搶救呼籲。不料8月中,縣府即上網公告招標要協助國防部代拆,此舉近日引發大批關心文資保存人士上網譴責。

經民眾串聯抗議後,縣府文化處緊急暫緩執行工程發包,並發布新聞稿指出,將請國防部依照新的《文資法》規定,先進行文化資產價值評估後再行處理。

文化處副處長曾龍陽表示,國防部委託縣府代拆的61棟崇仁眷舍並沒有文資身分,當時新的《文資法》尚未公告,因此按照程序進行發包。現暫緩後,因眷舍產權屬國防部,未來如何規劃利用,縣府基於整體屏東的都市發展考量,會向國防部了解。

縣府:暫緩發包,是否全區保留要再審議

曾龍陽說縣府對於城市文化場域保存非常重視,目前正在進行勝利和崇仁新村已登錄71棟歷史建築群的保存活化,針對整體空間紋理和老屋故事進行調查後,加以整理和營造,包括拆除周邊違建,以及綠美化、公共藝術等,希望保留眷村文化的場域特色和精神。

目前文化處正在進行違建戶的拆除,針對已保存的71棟歷史建築進行整體城市紋理規劃。攝影:李育琴

目前文化處正在進行違建戶的拆除,針對已保存的71棟歷史建築進行整體城市紋理規劃。攝影:李育琴

但是他坦言,同樣方式若要套用在國防部待拆的崇仁新村空翔區、通海區這61棟老房子,恐怕更困難,因為這些建築狀況不佳,長期沒人居住、損傷嚴重,且過多後期建築仿作使得修復困難,未來如何保存利用,只能透過文資審議平台去做價值的取捨。

不過,屏東日遺飛行宿舍陣線強調宿舍群對屏東城市發展紋理的重要性。召集人葉慶元說,日治時期屏東飛行場是台灣最大的飛行場,負責全台所有飛機的修復作業,因為大量軍事人才聚集,才需要如此龐大的宿舍群。

「這些宿舍群和飛行場遺跡見證了日本時代台灣與世界歷史脈絡同步,」他說這是屏東文化和觀光可以好好發揮的特色,「如果把宿舍群拆掉,屏東只會更加貧瘠。」

學者:拆除歷史現場,縣府將留下污名!

關心屏東歷史眷舍保存的民眾和團體組成陣線,在將軍之屋前抗議縣府有錢拆屋,沒錢保存。攝影:李育琴

關心屏東歷史眷舍保存的民眾和團體組成陣線,在將軍之屋前抗議縣府有錢拆屋,沒錢保存。攝影:李育琴

多位文化資產學者站出來抗議縣府不顧屏東日式宿舍群的歷史價值。高雄大學創意設計與建築學系副教授陳啟仁發文批評,縣府忽略屏東市在日本陸軍飛行聯隊發展的重要歷史現場與史蹟。他指出,屏東縣有兩處日治飛行聯隊宿舍群,當初縣府選擇登錄屏東市,而放棄東港鎮的大鵬和共和新村,現在卻又回過頭來要拆屏東市日式房舍,非常不應該。「縣府若不能因勢利導保存獨一無二的歷史現場,只會留下歷史的污名!」

為聯盟撰寫共同聲明的大仁科技大學文創所副教授黃鼎倫說,20年前屏東糖廠宿舍群和煙囪等歷史建物遭拆除殆盡,讓屏東人後悔不已,希望縣府不要重蹈20年前的覆轍。

從小在屏東長大的高雄市議員吳益政也到場聲援,他指出高雄左營眷村保存也發生相同的問題,國防部為了眷改利益及財務缺口,只能想辦法拆掉這些老房子。吳益政說,縣府應先透過《文資法》保存下來,再與國防部溝通如何透過容積轉換,來減少眷改基金的損失。「這些資產是屬於全體人民的,第一步就是不能拆,拆掉就沒了。」

保留歷史記憶活化利用  民團訴求市民參與機制

屏東日遺飛行宿舍陣線訴求要全區保留。葉慶元說,崇仁新村空翔區是屏東市綠覆率最高的區塊,多棵老樹早可列入縣定老樹的資格,目前剩下的31棟舊宿舍,許多建築特色在台灣其他地方都看不到,庭院也完整保留日本時代的味道,且從不同官階住的房子,可看出不同的建築型態。全區保留的重要性,在於整體和個別建築特色,以及這裡當時作為全台陸軍維修重鎮的歷史意涵。

葉慶元說,崇仁空翔區為高階軍官官舍,每棟建築皆因官階不同各有特色,需整體保存才有意義。攝影:李育琴

葉慶元說,崇仁空翔區為高階軍官官舍,每棟建築皆因官階不同各有特色,需整體保存才有意義。攝影:李育琴

不過公部門總是傾向單點保存幾棟建物即可。在左營眷村保存時,地方政府就認為只要留下幾棟作紀念,吳益政認為,文資保存的概念是要保留聚落完整性,若非完整保留,就缺少了歷史的味道和價值,「屏東眷村不亞於左營,這不是屏東人的資產,這是全台灣人的歷史記憶。」

對於民眾和地方團體的連署訴求,文化處到場表達縣府對城市文化保存的立場,不過保存陣線仍強調,除了要求停止拆除並進行文資審議,縣府更應建立市民參與機制,讓公私協力共同推動日遺宿舍群的全面保留和活化策略。

對於這些宿舍群,民間有很好的構想和作法,縣府不應只是仰賴專家進行審議,而忽略民間的聲音。曾龍陽回應說,文化處的溝通機制一直是開放的,未來不會拒絕與民眾溝通,公民參與的精神一定會做。

作者

李育琴

站在南方的土地,用平躺的島嶼歷史視角,說環境與人的故事。炙風拂面,腳踏黏土之時,試著讓心保持冷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