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最後一隻台灣招潮蟹在澎湖消失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當最後一隻台灣招潮蟹在澎湖消失

2006年08月21日
作者:施習德 (國立中興大學生命科學系)

特有種台灣招潮蟹,又名鉸刀剪(攝影:施習德)台灣招潮蟹,是台灣罕見的特有種海洋蟹類,分布於台灣西海岸的泥質灘地上;台灣本島以外的唯一族群,棲息於澎湖的青螺地區,這是早在1946年就已經存在的記錄。50年後,筆者於1995-1996年前往澎湖調查,族群依舊存在;然而,當澎湖林務單位於1993年開始在青螺栽植外來的紅樹林、改變了當地的基質與水流,並在多年的奠基拓荒之後,紅樹林逐漸盛大,澎湖台灣招潮的滅絕之日也開始倒數。

今年6月在澎湖青螺的調查,證實了這個不幸的消息:當地的台灣招潮已經消失了!對照10年前所拍攝的照片與錄影帶,只見面積不大的潮間帶,擠滿了台灣移植過來的4種紅樹林!密密麻麻的氣根到處都是,整片溼地已呈現陸化的趨勢;或許再過不久,此處就會變成陸地,這是海岸生態災難的開始!雖然可以見到鮮豔美麗的粗腿招潮,但這卻是東南亞十分普遍的物種,澎湖不應該是這樣的,我們獨特的招潮蟹相消失了,特有卻脆弱的台灣招潮毫無喘息的空間,青螺已成為牠們最後的故鄉。

原本風勢強勁的澎湖並不適合紅樹林的生長,然而台灣濫植紅樹林的熱潮,竟然也出現在生態更加脆弱的澎湖離島。當紅樹林成長不佳之際,人們仍不死心的改良栽植技術,強迫其能在此茁壯;弱勢的本土物種,只能眼巴巴的看著這塊原本屬於牠們的家園,逐漸的被外來物種霸占,猶如乞丐趕廟公般的不合理。在人們的助長之下,紅樹林終究在澎湖建立起灘頭堡,短短不到10年的時間,紅樹林成功的消滅了台灣招潮在離島的唯一族群!不斷陸化的結果,原本密度甚高的其他灘地蟹類,也變得寥寥無幾!

我們想問的是,到處栽植紅樹林的理由何在?由植樹節的種樹苗活動,竟衍生為栽植紅樹林的風潮。台灣與澎湖的海岸生態真的需要那麼多的紅樹林嗎?難道海岸充斥著濃密的紅樹林,就代表生態保育十分成功嗎?紅樹林在生態與保護海岸上,有其特殊的價值;但原本並不適合紅樹林的棲地,逕自以愚公移山的精神加以改造,這就違背了大自然的定律。海岸潮間帶會因為外來入侵的紅樹林,改變其基質與物種的組成,同時陰暗的密林底下,也沒有多少物種得以存活。事實上,茂盛的紅樹林已造成多處海岸多樣性的嚴重降低。一片灘地,有其自然的生態消長速率,不應該人為加以干涉;也許獲得些許人定勝天的成就感,卻失去了更珍貴的寶藏。

澎湖台灣招潮的消失,或許可以解讀為地區性的生態浩劫;但更令人擔憂的是,這個現象也許只是冰山一角,反映出的恐怕是整個台灣海岸棲地已經變得十分不健康了。台灣並不是地大物博,本土物種不可以如此揮霍糟蹋;相較於大陸有緩衝的廣大腹地,台灣的島嶼生態是極度脆弱的,小小的島嶼環境改變了,許多特有的物種,就這樣默默的在台灣母親的懷裡逝去。

不再盲目大量的栽植紅樹林是最基本的態度,因為我們無權任意改變任何一片天然的海岸棲息地。紅樹林強韌的生命力,造成海岸泥灘地逐步被蠶食;許多地區的紅樹林,甚至已經茂盛到嚴重影響當地的物種組成,更可能造成颱風季節排洪的阻礙。到海邊拔除紅樹林孳生的幼苗或許是個積極的做法,相關單位更應該考慮進行適當的砍除疏伐,不讓紅樹林無節制的擴張。由於海洋生物大多具有浮游性的幼體,只要潮流許可、棲地合適,我們樂觀的認為,幼體有可能沿著祖先的軌跡再次成功著苗,回復原本多樣的海岸物種組成。

台灣招潮還會再現身於澎湖嗎?或許會!但只要外來的紅樹林不斷的茁壯、原本的棲地無法恢復,台灣招潮的幼苗就算漂流到澎湖,遇見高聳的紅樹林,恐怕也只能望灘興嘆,難以登陸著苗。台灣招潮,關係著海岸的生態環境是否健康,更是台灣生物多樣性的指標。

日前彰化伸港的台灣招潮,因為規劃不當造成偌大的族群跡近滅絕,能否復原仍是未定數;幾乎同時,台中麗水的台灣招潮,也因為地處私人魚塭,整個族群被剷除殆盡。換句話說,台灣招潮在中部包括澎湖、台中、彰化的族群,可說是幾乎完全滅絕。在台灣招潮的生活史仍是謎團之際,殘餘南北族群的基因交流,可能會因中部棲地的消失,而嚴重影響種族的繁衍。我們呼籲相關單位能夠重視此一特有的海洋蟹類,採取必要的措施,除了積極保護其棲息地之外,也必須考慮納入台灣保育類的野生動物;否則,當台灣招潮在台灣徹底消失的那一天,只能感嘆我們的土地不但病了,台灣人也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