輻射王子-呂建蒼 | 環境資訊中心

輻射王子-呂建蒼

2000年06月08日
作者:許心欣

首先介紹的第一位綠色人物是有「輻射王子」之稱的呂建蒼,建蒼曾任環保聯盟台北分會總幹事,後轉而擔任台北縣議會民進黨黨團秘書,是反核運動裡年輕一輩的執著者。本篇報導係改寫自環保聯盟台北分會會訊-台北環境季刊中羅敏儀所寫的一篇專訪,希望大家能夠透過文字,稍微瞭解一下這位環境運動界裡的一個年輕人,是如何走上環保與反核這條路,又是如何執著於其所堅持的環保工作。

呂建蒼小檔案

  1971年10月14日 生於南投市。

  南投長愛幼稚園畢。南投國小畢。南崗國中畢。中興高中畢。

  中興大學中文系就讀一年,轉系至中興大學法商學院公共行政系畢。

  理想:生態城市 非核家園。

  http://coolsite.to/nonukes

  E-mail:nonukes@ms42.hinet.net 

建蒼的經歷

  現任 台北縣議會民進黨團秘書。

  現任 看守台灣協會 理事及網站維護。

  現任 輻射受害者協會 理事、綠色公民行動聯盟 執委。

  曾任 環保聯盟台北分會 總幹事、副總幹事、辦公室主任、反核小組成員、廢土工作隊成員。

  曾任 台灣環保聯盟學生會成員

大學活躍於社團

大一在台中的中興大學念中文系,參加山地服務社,擔任文宣組長。大二轉系到台北中興大學念公共行政系,參加登山社,爬遍台北大大小小郊山。當時教中國通史的是一位好老師—陳茂進教授,他說:「學生是人生最好的階段,不用負責、只管學習,應該多碰、多去嘗試錯誤,多關心時事、多參與社會,不要只窩在課本和學校裡,只會唸書。」聽了這番話後,看到台灣環境保護聯盟學生會的海報,就報名參加高雄營隊,開始參與北部反核運動,從此漸漸走上環保這條路。

「要有一定的觀察,才有深的體認」。建蒼參與環保運動就是從觀察開始的,看到環境被污染的狀況,感到環保是一生要從事的事情。

大三在學生會幫忙,同時關心輻射屋的問題。因為民生別墅就在學校旁,所以一直在做追蹤調查。

大四跟著老師做研究,讓建蒼對理論派教授心寒。公共行政系教的政策制訂、評估、政治學、行政倫理,和現狀完全不同,不只無法加以解釋,甚至規避問題、不敢揭露真實。教授也在粉飾太平,掩護既得利益者。所以建蒼不考高普考、不念研究所,決定進入民間團體工作,去實際參與、去影響整個過程。當時在環盟台北分會工作的第一炮,就是跟大家一起組廢土工作隊。

畢業就直接當兵。在左營海軍陸戰隊的時候,休假還跑出來,邊壓低帽子,邊幫核二廠的抗爭民眾開宣傳車。退伍後,又回到環盟工作。

家人從反對到支持

退伍時建蒼選擇進入環盟工作,其實也經過一番考量,和一段長期與父親抗爭的過程。

那時覺得,學生時代看到的問題,都還沒解決,不能騙自己說沒事;而且趁年輕,還可以揮霍、沒負擔,應該繼續參與,投入社會運動。所以決定回到環盟工作。

但是,哪個父親不希望自己的兒子念書賺錢?父親為了建蒼的決定,氣得兩人久久不說話。後來,建蒼一點一點把核四的照片帶回家給父親看,跟他說明反核的前因後果,父親終於瞭解建蒼的想法,也贊成他的工作,而且徹底成為反核的支持者。

對台灣環保運動發展的觀察、反省和期待

台灣現階段的環保問題,就是要去抗拒外國的侵略。

我們的政治現狀,導致許多環保問題是不得不的選擇。中國的威脅,使得我們不得不在政治上和經濟上依賴美國、依賴日本,這樣的依賴關係使得他們的夕陽工業在政治運作下跑到台灣。要跟美國買飛機、武器,就要買他的核能電廠、焚化爐。所以,儘管民間大力反對核四廠,政府仍執意要建,這就是背後的關係沒有打破,而一般人也不瞭解這個問題。

環保團體應該要去凸顯這個東西,去談清楚這個脈絡,去談現在的政治關係如何犧牲環境,引進污染工業,核電廠和焚化爐就是代表之作。外國人來賺錢,留下一屁股問題給台灣。這些問題要被點出來弄清楚,如果只注意它違不違法,根本沒辦法解決問題。

在這個大架構下來看,建蒼很清楚目的是什麼,覺得有很多方式可以去抵抗它。建蒼的作法是儘量去挖掘二者的弊病來教育大眾;指向問題的焦點—不只是環保而是背後強大的政治因素。落實到地方來看,每個地方都在興建焚化爐,其實問題是一樣的,都必須被點出來。

如果台灣沒有中國的威脅,不是處於今天這種政治關係下,我們的環保運動又是不一樣了,我們的選擇會更多元,能夠採取對台灣最好的方式來做,不用被趕鴨子上架。

從核電廠來看就更清楚。亞洲國家的反核團體,每年都開一次會,每年都看到同樣的問題:核電再怎麼發展都集中在亞洲地區,反而歐美早已停建停用。這是因為亞洲的政治和經濟被掌握的死死的,人家自然把要淘汰的污染工業丟過來。

其實要瞭解核能這個東西,應該讀一本書〈反核發〉。核能始於居里夫人的發現,核子試爆後就用作軍事用途;所以,它最初的用途是征伐用、以殺人為目的,直到發展到一個地步,軍事強人都擁有了核武後,核能工業還是要發展啊,所以就轉為和平用途—發電,以賺更多錢;掌握了國防,它接下來還想掌握能源,可惜出了問題,由於民眾的覺醒,核能發展在西方被箝制,它只好利用政治關係,跑來玩亞洲。要知道一座核電廠都是好幾億,亞洲國家不僅要被賺去血汗錢,核廢料還留置在自己的土地,核電廠的不安定性更要自己去處理,真是很不公平。所以,每次亞洲反核團體開會,都聲明「亞洲要團結在一起抵抗歐美。」

台灣比起別的亞洲國家更是悲慘,因為我們受美國的箝制更嚴重,根本不敢拒絕。菲律賓只有一座核電廠,我們不只是核四,一、二、三廠的機組仍不停要原地擴增,未來還會有更多的核廢料和不安定性,而台灣的政府一直不願去處理這個問題,覺得它是以後的事。

建蒼在擔任台北縣議會民進黨團秘書時趁職務之便,去問一些台北縣環保局的局長、科長,問他們為什麼這麼做、為什麼不改?他們回答,「就像核四有一個環境監督委員會在管,它隸屬於原委會,可是,環境監督的法源來自環評法,是環保署的法律,與原委會無關,原委會其實無權監督。」但是,即使再無理,官員也不敢吭聲!因為太囂張會被逼的走路。為了顧全飯碗和家庭,只能無奈的噤聲。誰叫它是上面的既定政策,連法律對它都沒有用!

所以,環保團體要挑戰到更深沈的東西,要跟人民說清楚他要挑戰的是什麼,後果是什麼。這樣,政治力量才會出來。走法律的老路子只會越來越無力,建蒼說三年來對核四提出了三、四個糾正案,行政機關就是有辦法不理你,讓核四繼續興建。

台灣跟中國的關係要趕快解決,才有真正反省的一天。被中共威脅是美日得利,一架F16要一億。台灣若能有自己的獨立性,中共也能接受的話,40﹪國防預算就能省下來,用到社會福利、用到環境改善。所以建蒼說,賺越多錢就越笨,辛苦交的納稅錢都跑到美國去了,悲哀啊!

總之,在台灣,僅從環保議題的角度去做一定不行,要從政治議題的方向去看才有出路。希望在死前,台灣能解決這個問題,用公投決定我們的未來。

信仰反核教

有人說建蒼信的是「反核教」!因為堅持反核,對土地有深厚的愛;瞭解輻射對人體的危害,它是一個把人類帶向滅絕的洪水猛獸,我們要反對它,為人類求一條生路。 

核能的原理,是去撞擊中子,使它釋放出能量。原本一個穩定的東西,偏偏要強加外力去改變它,去製造出輻射強、半衰期長的新元素,讓它回過頭來改變人的基因,甚至永遠遺傳在一代又一代人的身上。這是人類自討苦吃、自掘墳墓。反核教就是要扭轉這種趨勢。

建蒼覺得現在的信仰很無聊,很多宗教一直教人尋求未來,卻不想改變現世;或是只講人道關懷;但是生活環境不改善,致癌因素越來越多,人的病痛只會增加,光顧著蓋醫院有什麼用!

現在的建蒼

在縣議會工作的期間,除了看到政府內部的齷齰,對政治的運作更清楚之外;對建蒼來說累積一些經驗與資料,利用在這個職位的機會,可把關心的議題更加推展,有一點貢獻。

建蒼表示「環保是我一生的事。當然,在不同的團體就有不同的作法,我會選擇適合自己風格的,和我想投入的團體,繼續投入這個領域。」

後記

敏儀說對於建蒼這個人,很難不喜歡他的懇切,他言談眉宇間流露的真情真意。他持守著自己堅持的東西,堅持自由、公正、公平,挺身向社會的扭曲。當我這樣告訴他的時候,他笑了笑說,我只是擁有一種價值觀罷了。

近日新出刊的「反核發小報」是由輻射王子發行,立志建立「生態城市、非核家園」的電子報!反核救台灣! 我反核,故我在! 有志於反核發的朋友,請起義來歸吧!

資料提供:反核發小報 網址:http://coolsite.to/nonu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