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路工程對生態環境的影響——直接影響 | 環境資訊中心

道路工程對生態環境的影響——直接影響

2006年09月04日
作者:曾榮英(桃園縣政府水務局技正)、蘇維翎(觀察家生態顧問公司)

交通工程將人類活動(文明)帶入自然環境,對某些人類的生活品質或許有幫助(也有許多交通工程完畢後,造成一些地區沒落,甚至成為死鎮的案例),但對自然環境而言,則如一把利刃,在大自然的內部切出一道傷口。

除了道路本身的傷害外,透過交通工程伴隨的各種開發接踵而至,就像是各種的細菌、病毒透過這個傷口滲入,導致傷口發炎、潰爛等併發症。沒有傷口,病菌難以侵入,沒有道路,人類干擾難以深入。

多數的工程對環境的影響是可收斂的,如工業區完成後,其周遭環境可能會有一段改變期,然後逐漸穩定。唯獨交通建設,其性質就是發散的,衍生開發難以控制與預料。道路就像一把鑰匙,打開大自然的門,讓人類可以進去豪取掠奪。交通工程與其他工程最大的差異在於,工程完成後,可能是個結束,唯獨交通工程,在工程完成後,才是個開始。交通為建設之母,扮演發動機的角色,也是環境破壞的源頭。

自有道路以來人類的道路系統對環境生態造成的破壞難以估計,Forman (2000)即指出美國境內生態環境直接受到道路系統影響的面積,已達國土的五分之一(台灣國土及環境受道路的影響有多少,因欠缺研究不得而知,但新的道路還是持續在建),道路對環境生態和棲息其中的動植物,會產生各種不同層面、不同結果的影響,此類影響幾乎全為負面。以下分別就直接傷害、間接影響及衍生開發進行說明。

道路施工時 生物棲地受干擾

道路工程施工階段對生態環境造成的影響是非常顯易見的,尤其對施工區域移動緩慢或固著的生物,衝擊最為顯著。施工中除不可避免的植物清除及動物之驅離外,施工期間的環境污染,如揚塵、污水排放、噪音振動等干擾,不僅對人類健康有害,也會對動植物造成傷害,並可能導致繁殖中的動物放棄哺育後代而棄巢的情形。

Reilnen, Veenbaas and Foppen, 1995

左圖顯示在噪音會影響鳥類棲息的密度:當噪音量大於40分貝,樹林中的鳥類密度開始下降;當若噪音量大於50分貝,草生地的鳥類密度開始下降。(Reilnen, Veenbaas and Foppen, 1995)

 

 

 

道路營運後 動物遭碾壓機會大

道路營運期間亦會導致許多物種移動之障礙,要穿越道路或鐵路的動物,常常因為交通造成個體死亡。以兩棲類動物為例,因其生活史往來於水域和陸域環境間,體型較小且移動力較低,常發生被車輛撞死的事件。根據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處的統計,9年來在轄區路邊發現的動物屍體已超過1,1000筆。除直接死亡外,有些動物,特別是鳥類會與道路或鐵路相關結構碰撞而受傷,例如撞上隔音牆。

東方環頸鴴          台灣獼猴穿越道路          台灣赤鍊蛇

造成道路動物事故的區域,主要還是與該區域物種豐富度有關,換言之,在自然或半自然地區的山區道路,或含鄉間道路,例如宜57線、台7丙線、巴拉卡公路等,周圍仍有許多優質動物棲地,經常是發生大量動物死傷的區域。

不同物種受道路死亡影響的程度不一,在台灣較常見的是最易穿越路面,且數量較多的兩棲類及爬蟲類。許多研究指出,道路造成的動物死亡,會造成某些物種野外族群的總體數量下降,尤其是稀有或珍貴的物種。碰撞死亡的風險也會跟道路性質有關,如車速、道路寬度、車流量等。一般而言,車流量越高,被車輛壓死的機會越高,但車流量過大時,動物則不願穿越道路,動物被壓死的狀況會趨於穩定,但取而代之的是道路形成的屏障效應。

uropean Communities, 2002 重繪自Müller and Berthoud,1997左圖顯示交通量越大的道路,物種能成功穿越道路的比例越低。其中藍線表示物種試圖穿越道路的比例,紅線表示物種穿過道路時受車輛輾斃的比例,綠線表示物種成功穿越道路的比例。(European Communities, 2002 重繪自Müller and Berthoud,1997)

 

 

某些道路結構形式與地形地貌的搭配,特別容易造成動物遭到撞死的機會。一般而言,隧道最不會發生動物死傷,其次為高架道路(某些高架道路會增加鳥類穿越時被車輛撞死的機會),最常發生動物死傷,仍以路堤及路塹構造最多,尤其是隧道接路塹段且有中央分隔綠帶的路段,由於隧道上方動物進入中央分隔綠帶後,形成口袋狀陷阱,動物離開中央分隔綠帶,若不是走原先的入口,就必須穿越道路至路塹旁的邊坡,因此非常容易發生動物被撞死的機會。此外,許多道路護欄採紐澤西護欄(為道路分隔牆及邊欄的構造物,當車輛擦撞時會讓車子彈回車道,防止翻出道路外。),動物下至路面後,受到紐澤西護欄阻隔,造成動物不易找到出口,停留在道路時間增長,因而提高動物被車輛壓輾的機會。

國內目前對道路造成動物傷亡之相關研究甚為欠缺,許多山區道路都有進行調查及研究的必要,尤其是穿越生態敏感區域或鄰近的道路,包括一些產業道路及林道,特別是發展為森林遊樂區型態的聯絡道路,該區域物種相對較豐富,平常日動物習於穿梭道路,假日交通流量暴增時,許多動物未及因應,而易受到傷害。

【參考資料】

  1. European Communities. 2002. COST 341 Habitat fragmentation due to transportation infrastructure, European Communities.
  2. Reilnen, R., Foppen, R., Braak, C. ter and Thissen, J. 1995. The effects of car traffic on the density of breeding bird populations in woodland III: The reduction of density in relation to the proximity of main roads. Journal of Applied Ecology, 32, 187-202.
  3. 亞新工程顧問股份有限公司. 2005. 生態工法應用在道路工程之研究第二期期末報告. 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