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能電廠是台灣國防的正數或負數? | 環境資訊中心

核能電廠是台灣國防的正數或負數?

2000年07月26日
作者:鍾孝瑩

台電在核能優點的說帖中,宣稱台灣如果發生國際戰爭,遭受封鎖,核能電廠則有因用核燃料發電,以致可維持一至二年不用向國外採購發電能源的情形,是其它電力能源所比不上的。

這樣的假設和結論,對天不怕、地不怕,啥米攏不驚,只怕中國找喳威脅的台灣人,實在太重要了,若果如此,國人不誠心擁核那也實在是非常不識抬舉,擁核人之憂國憂民、殫精竭智、盡忠保國,雖尚未列位忠烈祠,但已可獲授景勳勳章之類的最高榮譽,或者讓其位列五星上將,或比其支支吾吾說:如果台獨則不必然保家衛國的國防部強太多了,台電這麼毫不猶豫的以國家興亡安為己任,實在驚天地泣鬼神,若核能電廠對國家安全有絕對保障,尤其對我台灣國防若有必要存在之理由,則核電廠只許多蓋,可千萬別少蓋了,國防部也該改歸台電管轄,有了核電廠台灣三軍才有支撐的來源,如果沒有核電廠台灣就撐不下去了,只是真的是這樣嗎?

想請教所謂的國防或軍事專家,戰爭時,我們台灣是進出口如常,大小企業和工廠仍會如平日需要趕工出貨,或缺外勞缺得很嚴重的繁榮景像嗎?

現世界上有些有戰事的區域或國家,除了民生凋敝,軍火販售興盛外,還有那個行業可以不受影響,需要正常供電?如果正常用電,燈火通明,人們攜來攘往,正常上下班,在砲火隆隆中會不會引起更大的災難?

歐陽敏盛副主委說:台灣核一、二、三和正在興建中的核四電廠,建造技術是更新且非常的進步,要發生像車諾比或三哩島是非常不可能,除非有原子彈轟炸。

若此說成立,則更教人惴惴不安,目前台灣人都深信:

台灣和中國是國際上更甚於兩韓等其它地區,是極高度有引爆戰爭的敏感區,故而陳水扁總統對中國的身段柔軟,國人稱許載道。本文的疑問是:在一個飽受戰爭威脅的地方,高密度的建造核電廠在高密度人口區,是國防的死角,或國防的優勢呢?

上屆總統大選,中國試射的是空砲彈,而且中國已經瞄向高雄和基隆外海除了是大台北和大高雄的人口和經濟重心地外,也是台灣核電廠的分佈區,設若是實彈,我們又能如何呢?核電廠一個跳機就危險萬狀,現在居然固若金湯到只有原子彈才會如三哩島或車諾比,其他黃色炸藥者流,皆不在眼內,豈不怪哉? 最近美國森林大火,惶惶惑惑只怕延燒到核廢廠,只是火災就這麼恐怖了,可不被台灣核電廠放在眼裡豈不怪哉? 

大型電廠的輸配電纜線或電塔,只要一個傾斜就可能斷電,而且電廠愈大影響愈大,如九二一時的全台大停電,大規模讓台灣工商企業倚靠少數大電廠偶發事故的跳機,難道還不夠教訓。

更進一步看,三哩島或車諾比是只有一座核電廠,大台北即將有三座核電廠,全台即將有四座,其慘烈會是如何呢?有沒有所謂的專家學者來估計呢?

膽小的台灣人是幸好有料羅灣、台灣海峽和太平洋保護著台澎金馬,地理成就國防上易守難攻的優點,陸軍無法直接過來,以飛機、船艦、潛艇等發動昂貴且難以有把握的戰爭,是非常不智之舉,這稍有常識就可判斷的事情,但是隨著科技的進步,各式飛彈不論準或不準,稍有不慎,大禍就會鑄成。

建了核電廠是為了萬一台海發生戰爭,可堅持不投降到一兩年之久。這樣的說法真教人感動,原來主張建核電廠的人士,是如此氣魄,志節情操純度是最抵死不從的死硬台獨派,也超越獨台的李登輝,建國黨員們應該把他們列入大老級。

但是如果核電廠是致使台灣人抵死不屈的決定因素,試問發動對台戰爭者會不視核電廠為眼中釘、肉中刺,欲去之而後快嗎?有人發動戰爭後,會希望對方的抵抗可以持續一兩年以上嗎?如果一開始就炸了核電廠,豈不更快讓台灣人屈服,一個漂亮且快速的戰事豈不快哉或快意哉!

或以為讓核電廠爆炸,會違反國際正義,會有國際制裁,二次大戰後至今中國怕過這些嗎?子彈不長眼睛,殺紅了眼的人,會有我們以為的理智嗎?如果惹毛了,賞台灣一個廢墟未來,也不是不可能,更何況我們早已坐擁在三座來電廠裡了,我們都不在乎萬一台灣成為廢墟,還要中國在乎我們嗎?

是耶?非耶?真要如此,台灣萬一發生國際戰爭,國軍是否更要分神保衛四座核電廠,而保衛核電廠容易嗎?一個小小的國防淺見,就教專家學者,也同國人討論。

作者:鍾孝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