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假醜聞、禁令、民眾信心跌 德國柴油車榮景恐回不去了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造假醜聞、禁令、民眾信心跌 德國柴油車榮景恐回不去了

2018年09月20日
環境資訊中心記者 陳文姿報導

5月31日,德國北部漢堡成為德國第一個實施柴油車禁令的城市。Stresemann街與Max-Brauer-Allee部份路段禁止不符歐洲6期廢氣排放標準的柴油車進入。不少城市也在考慮或準備程序中,賓士與保時捷的大本營斯圖加特則確定2019年開始柴油禁令。

與台灣不同,德國近1/3的小客車都採柴油引擎。過去,柴油車打著省油與二氧化碳排放較少的名號成為「環保」的選項。2015 年因福斯集團柴油車廢氣排放造假醜聞大受打擊,之後又被列為城市空污的重要來源。一連串負面消息下,「乾淨的」柴油車能重返市場,找回一片天嗎?

福斯的柴油車廢氣造假醜聞牽連甚廣,賓士、奧迪等車廠後續也被發現造假。攝影:陳文姿

福斯的柴油車廢氣造假醜聞牽連甚廣,賓士、奧迪等車廠後續也被發現造假。攝影:陳文姿

銷售數字直直落  問題不在禁令在信心

早在漢堡的柴油車禁令上路前,這項禁令就被受質疑。柴油車與汽油車外觀難以分辨,車牌也毫無分別,加上只禁兩條街,這樣的禁令宣示意義似乎大過實質成效。

德國交通轉型智庫Agora Verkehrswende執行長霍厚德(Christian Hochfeld)明白指出,駕駛只要繞行其它道路即可,漢堡的柴油車禁令「無助」改善城市空氣品質,卻向有意購車的車主釋出一個訊息─未來可能有更全面性的柴油車管制。

一位政府官員講得更直接,問題不在禁令。過去柴油車「環保」的形象已經翻轉了。只要這些爭議持續占據新聞版面,人們就會失去對柴油車的信賴。這點從不斷下降的柴油車銷售數字就可以證實。

根據德國聯邦交通管理局(KBA)資料,2015年德國新購柴油車註冊的占比將近一半(48%),但2017年僅剩四成(38.8%),2018年上半年更持續降至32.1%。

漢堡Max-Brauer-Allee街上大量標示提醒柴油車禁令。攝影:陳文姿

漢堡Max-Brauer-Allee街上大量標示提醒柴油車禁令。攝影:陳文姿

diesel-share-new-registrations-germany-2015-2017

2015年-2017年柴油車占新車註冊車輛的占比。資料來源:Clean Energy Wire

禁令上路不易  柴油車仍奮力一搏  

不過,這不是谷底,BMW的銷售中心外面依舊貼著柴油車海報。綠色和平交通與氣候變遷倡議員史戴分(Benjamin Stephan)解釋,德國有一種保值回售的專案,車廠會買回二手車。看在柴油車還能開上幾年,而且柴油又比較便宜的份上,不少公司用車還是會買柴油車。

也有人相信柴油車禁不會蔓延。柴油禁令的起源是因為德國城市空氣汙染超過歐盟標準,民眾與環保團體告上法院,地方政府因此不得不禁。史戴分指出,禁令需一定的法令程序,它是改善空污的最後手段。現實上,沒有地方政府想得罪廣大的柴油車車主,所以他們將更積極地採取「其它手段」處理空污。

柴油價格比汽油便宜,這也是選擇柴油車的另一個理由。攝影:陳文姿

柴油價格比汽油便宜,這也是選擇柴油車的另一個理由。攝影:陳文姿

變「乾淨」就能繼續上路? 競爭力恐不敵電動車

另一個重點是柴油禁令不是禁「所有」柴油車,而是禁汙染多的舊車款。因此,只要柴油車變得「乾淨」就可以繼續在市場生存。

「問題在這麼做有經濟效益嗎?」霍厚德指出問題所在。他表示,「乾淨」的柴油車技術確實存在而且可行,但成本會變貴。在此同時,電動車價格正節節下降,預計2020-2025年間就會跟燃油車相當。屆時,柴油車只能吸引有長途開車需求的人,這是電動車比較難克服的一點。

霍厚德認為,柴油車已經在加護病房了,即便車廠全力搶救,也難回到過去的榮光。

德國19世紀末發明的柴油車與柴油引擎成為博物館的展示(賓士博物館)攝影:陳文姿

德國19世紀末發明的柴油車與柴油引擎展現德國人的領先技術。(賓士博物館)攝影:陳文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