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知目標】朝向全球老虎數量翻倍目標 尼泊爾與印度跨區域保育老虎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愛知目標】朝向全球老虎數量翻倍目標 尼泊爾與印度跨區域保育老虎

2018年09月11日
作者:黃鈺婷

威風凜凜地穿梭在森林當中,時而埋伏,時而勇猛撲向獵物,看起來自由無拘,不畏天地的老虎,是現存貓科動物中體型最大者,也因其位居食物鏈頂端,是地球上數一數二重要的關鍵物種,能夠維持生態系的平衡與穩定。然而,老虎卻面臨了滅絕危機。

An Indian tiger in the wild. Royal, Bengal tiger

在印度野地的一隻孟加拉虎。圖片來源:Derrick Brutel(CC BY-SA 2.0)

訂下遠大目標 盼2022前老虎數量翻倍

據推測,100年前,藍色星球上的老虎數量曾達10萬隻,但是到了2010年,卻因為猖獗的盜獵與棲地喪失,失去了將近95%的野生老虎族群,全世界只剩下約3200隻老虎。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2010年在聖彼得堡舉行的老虎高峰會上,13個分佈有野生老虎的國家,共同訂定了雄心壯志的物種保育目標:在2022年(即下一個虎年)來臨前,讓現有的野生老虎數量翻倍,簡稱「Tx2」目標(為Tiger乘二之意)。

Tx2可說是國際上為了單一物種保育而設定的最具野心的目標,與常見的保育思維也有所不同。過去大多是宣稱要「保護」某物種在某個國家的數量免於持續下降,Tx2卻是正面迎擊,不只數量不要掉,更要向上翻倍。究其原因,大約在1970年代,國際陸續開始保育行動,但是野生虎的族群量卻仍不停下降,因此13個政府便決定要走一條不一樣的路:不只限於國家層級,更是要以策略性的長期做法,橫跨地景區,鼓勵跨國合作,包括加強保護既有的老虎棲息地、維繫野生動物廊道及區域間的連結,並且為將來老虎數量上升預作準備。

Tx2也在近年達到良好的階段性目標。世界自然基金會(後簡稱WWF)在2016年發佈好消息,指出野生老虎的數量回升,從2010年的3200隻增加到約3900隻。這是保育歷史上近一世紀來,第一次終止了野生老虎數量下降的趨勢。

Tx2目前的成功,或與其跨國界、區域結合的做法有關。而當代的保育作為也已認知到「地景尺度方法」(landscape approach)的重要性,將保育措施提升到跨區域的尺度,並致力於尋找結合保護和永續管理生物多樣性的做法。畢竟國界與邊界,其實是人類世界的產物,生活在其中的動植物並不會區分是什麼界線貫穿了他們的棲地,也因此野生物的保育應被視為全球的責任。

尼泊爾與印度跨區域重要地景 老虎密度高

從尼泊爾南緣到北印度的小喜馬拉雅山區,有個獨特又重要的跨區域地景:「提萊弧狀地景」(Terai Arc Landscape,後簡稱TAL)。

TAL佔地達4萬9,500平方公里,涵蓋尼泊爾和印度約15個保護區,生物多樣性豐富,有著大約86種哺乳類、超過600種鳥類、47種兩棲爬蟲類、126種魚類,以及超過2,100種開花植物。TAL的沖積平原高草地和副熱帶落葉林,是全球老虎(Panthera tigris)密度最高的地區之一,也是印度犀牛(Rhinoceros unicornis)族群量第二多的地方。相當多科學家及NGO都將TAL視作全球重要保育地景區,並且已在此發展了許多保育瀕危野生物族群和生態系的計畫。

提萊弧狀地景。圖片來源:Tigers of the Transboundary Terai Arc Landscape (WWF)
提萊弧狀地景(TAL)示意圖,標示棕色處為印度和尼泊爾分佈於TAL之處、紫色為保護區、紅色為連接森林和保護區的廊道。圖片來源:Tigers of the Transboundary Terai Arc Landscape(WWF)

在這裡,印度和尼泊爾的人民和野生動物不受圍籬或圍牆阻絕,能夠自由通行其間,而這樣的「開放」國界管理方式,也為大型哺乳類及其他野生物的合作保育策略,帶來重要契機與挑戰。

契機在於兩國能夠合作復育重要廊道和進行社區保育工作,挑戰則如許多新的基礎建設開發計畫,都因為國家安全與發展的利益,而在兩國如火如荼進行與計劃中,這些開發計畫(例如在尼泊爾和印度國界上的高速公路與鐵路開發)可能對野生動物族群與棲地完整性帶來嚴重的負面影響。

WWF與印、尼兩國共同執行老虎監測計畫

從2012年11月到2013年6月間,為充分了解TAL老虎族群分佈及訂出保育方針,WWF與印度和尼泊爾政府、研究機構、非政府組織和在地居民等,共同在TAL執行老虎監測計畫,研究範圍達5,300平方公里左右,這是截至目前為止,在TAL所執行的類似研究中最大型者。

監測計畫的研究內容包含老虎棲地佔有調查、族群估算、獵物族群密度等。並透過自動相機的影像資料,記錄老虎在印度和尼泊爾之間的行動,以對如何在跨邊界TAL保育老虎及其獵物作出明確的建議。

研究小組在範圍內架設1,860台自動相機,總共進行36,266個捕捉夜(trap nights),將近9000平方公里的老虎棲地內都設有自動相機。結果發現分佈在TAL上的1,804個自動照相機設置位址中,有675處拍攝到老虎,捕捉率37%,有超過半數的相機沒有拍攝到老虎,顯示其強烈的棲地選擇性。研究人員也透過9,731張老虎照片,辨識出239隻個體。

廊道使用類型 透露棲地破碎化的問題

2012到2014年間,在TAL上也發現有10隻老虎個體會穿梭在印度和尼泊爾的森林之間。例如在尼泊爾的奇旺國家公園和印度的瓦米基老虎保留區。此外尼泊爾與印度之間共有九座廊道,自動相機在研究期間拍下了老虎在卡他廊道(Khata Corridor)和拉加巴加-塔它干廊道(Laggabagga-Tatarganj Corridor)間穿梭的證據,研究人員也在其他三座廊道上發現少量的老虎跡象,顯示老虎可能偶爾會使用這些廊道。

進一步分析老虎使用與未使用的廊道特性,發現老虎會利用森林未受破壞的廊道,並會避免使用那些已受頻繁的人類活動干擾,或是土地利用方式改變的廊道。過去TAL森林連綿成片,後經歷瘧疾肆虐,以及近50年來,農業與人類定居範圍大規模擴張,造成此地景區森林和草原退化與棲地破碎化。

現在TAL範圍內,大面積且完好無缺的棲地大多集中分佈在保護區內,而連接保護區的部分,已經因為森林退化、砍伐、人類大規模定居、都市化以及道路和高速公路等路線開發等,受到犧牲。因此在TAL,目前一個重要的挑戰就是要在小規模、破碎化的棲地上,維繫健康的老虎族群,並且要維持和回復重要棲地之間的連結,以維繫大型哺乳類和重要生態系功能及服務。

在TAL上,有些地區的老虎族群受到破碎化影響顯著,例如位於TAL西側的拉加吉國家公園(Rajaji National Park),其因為失去一個重要的森林廊道,而被切分成東西兩區。這兩區的有蹄類動物密度皆高,但老虎族群僅在東側分佈良好,因這裡和柯貝特老虎保留區(Corbett Tiger Reserve)之間的連結性佳,國家公園西側則幾乎沒有看到老虎。究其原因,正是連結這座公園東西側的廊道,因為哈里瓦城(Haridwar town)的成長以及高速公路的興建等而失去其廊道功能。

另一個正向的例子發生在尼泊爾的巴蒂雅國家公園。在2008年的調查中,該地老虎族群小,約18隻,但是近年的研究發現族群量成長至約有45到55隻個體。這裡族群量的復甦可能正是因為卡他廊道(Khata corridor)讓巴蒂雅能夠與卡特捏哈野生動物保留區之間形成連結。

社群保育管理 培力居民共同守護野生物棲地

此研究為跨區域TAL下個十年的保育行動提供數個方向建議,除了要復育和管理關鍵棲地、廊道與連結性外,社群保育管理亦是保育重點。

社群保育管理已經在跨區域TAL實施十多年。WWF特別培力女性、較弱勢、窮困者和原住民,學習識字、表達意見,培養草根力量。WWF也資助建造沼氣等低碳排量的烹飪爐灶、沼氣灶等,通過有機材料發酵產生煤氣,如此亦可遏制因燒柴需求而造成的森林砍伐。

一位參與WWF TAL計畫婦女組織的尼泊爾成員Krishna Dhakal表示,「過去村裡的婦女都會到巴蒂雅國家公園收集薪柴,並在園區放牧牲畜,現在大家不再這麼做了,因為我們感覺國家公園、犀牛還有其他一切都是我們的,我們應該要一同保育它。」

以WWF在印度和尼泊爾地區執行的保育經驗來看,要邁向Tx2或任何保育目標,持續且精確的物種監測數據、棲地利用型態掌握,以及對社群的培力,都是不可少的環節。台灣在物種保育上,較欠缺長期且持續性的物種監測資料,因此常難以做出與現實情況相應的政策決定。若要維繫台灣獨特卻也脆弱的生態系,相關單位應及時擬定調查計畫,詳實掌握台灣各物種的族群量、受脅程度,以及棲地利用方式等,以擬定並執行有效的保育策略。

作者

黃鈺婷

以島嶼的豐饒之土為養分,長出清澈的眼眸,探問共存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