駁「太陽能板塗料有毒」 業界:沒有塗料、什麼有毒講清楚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駁「太陽能板塗料有毒」 業界:沒有塗料、什麼有毒講清楚

2018年11月05日
環境資訊中心記者 陳文姿報導

針對昨(4)日公投電視辯論,「以核養綠」正方代表廖彥朋以水庫光電的照片指「太陽能板上的塗料是有毒性的」,恐污染水質、環境。今(5)日能源局、太陽光電發電系統商業同業公會、太陽光電產業協會共同召開記者加以反駁。

「太陽能沒有塗料。」業者指出,不知道廖彥朋所指的「塗料」是什麼?因此業者在今日記者會上把所有可能的狀況,如安裝光電的浮筒、模組漏電、毒物檢測、清洗、環境影響等一併澄清,並請公投正方講清楚「有毒」是什麼?此外,光電系統商與產業協會也表示,會請律師研究不實言論是否傷害產業,不排除追溯法律責任。

塗料有毒? 產業界:沒有「塗料」,什麼有毒講清楚

公投第16案電視辯論昨天上場。主張廢除電業法第95條第1項、即廢除『核能發電設備應於中華民國一百十四年以前,全部停止運轉』之條文、俗稱「以核養綠」的正方代表廖彥朋以水庫種電的圖片說明,政府為發展太陽光電,在內埔仔等水庫上鋪設光電,「太陽能板上的塗料是有毒性的,這可是水庫啊!」表達對飲用水品質的憂心。


俗稱「以核養綠」的正方代表廖彥朋以水庫種電的圖片說明,「太陽能板上的塗料是有毒性的,這可是水庫啊!」表達對飲用水品質的憂心。圖片來源:中選會影片截圖。

「太陽能沒有塗料」,太陽光電產業協會公共事務委員會主委、天泰能源總經理陳坤宏反駁,太陽能的玻璃是押花玻璃。有些業者在開發押花玻璃時噴一層抗反射膜,以便讓光線完整進入,但這成本很高,他們公司正開發的光電連一片也沒用過塗料,實在聽不懂所謂「塗料」是指什麼?

陳坤宏問,「可不可以具體的講那『塗料』是什麼材料?什麼時候在製程上使用?我們很願意進一步探討。」

能源局副局長李君禮表示,尊重大眾對太陽光電的討論,但對於「有毒」是什麼不講清楚,只是戴一頂帽子,會傷害國內太陽光電推動,對產業出口也不利。

謠言恐傷產業   業界不排除法律途徑

太陽光電發電系統商業同業公會理事長郭軒甫表示,對於這些持續散播的不實、誤導、欺騙民眾的謠言,公會已經請律師研究是否影響到業者生存,不排除追溯法律責任。

太陽光電產業協會秘書長姜暤先表示,太陽能製造業從業人員達數萬人,他代表協會跟公投正方反應,這些言論已經到達造謠程度,甚至欺騙民眾,協會會慎重研究法律責任。

右起:能源局副局長李君禮、太陽光電產業協會公共事務委員會主委陳坤宏、太陽光電發電系統商業同業公會理事長郭軒甫、太陽光電產業協會秘書長姜暤先,共同澄清太陽光電有毒傳言。攝影:陳文姿

右起:能源局副局長李君禮、太陽光電發電系統商業同業公會理事長郭軒甫、太陽光電產業協會公共事務委員會主委陳坤宏、太陽光電產業協會秘書長姜暤先,共同澄清太陽光電有毒傳言。攝影:陳文姿

製程漏毒?清洗劑有毒?浮板有毒?業界一一駁斥

由於不清楚正方所指「有毒」是什麼,產業界對各種可能情況都加以說明。

陳坤宏解釋,模組出場前都要經過漏電測試,將模組泡入水中,通入1000V電壓,不允許有任何物質洩露。產業將製程物質封裝在模組技術的研發已有30年,卻被說模組裡的物質會因下雨而洩露。

他也表示,國內廠商為應付各種謠言而自主進行了太陽能模組毒物檢測,模組板泡水七天且水質不得含25項主要重金屬與揮發性有機化合物,安全無毒也符合飲用水規定,才能符合SVHC、REACH標準。

在太陽能板清洗的部分,他以雞舍、豬舍太陽能為例,由於飼主會擔心化學藥劑對雞豬的危害,所以過去六年來,都使用清水清理,成效良好,卻一直有不實指控傳說太陽能板用化學清洗。

太陽光電產業協會指出,太陽能都是用清水清洗,不會用化學藥劑。圖片來源:太陽光電產業協會

太陽光電產業協會指出,太陽能都是用清水清洗,不會用化學藥劑。圖片來源:太陽光電產業協會

在水庫種電部分,太陽光電板結合浮筒鋪設在水面上,僅浮筒接觸到水,而浮筒均採高密度聚乙烯(HDPE)材質。郭軒甫不平的說,加州甚至將聚乙烯所製的「遮光球」放在水面,以防止水庫的水蒸發,難道這也是在毒殺民眾?

郭軒甫也表示,從阿公店的例子來看,鷺鷥跟水鳥會太陽能模組上休息及覓食,陳坤宏也以屏東林邊光采濕地的光電為例,指出鳥類在太陽能板下築巢,開發過程中難免有環境干擾,但太陽能干擾期間最短,可以盡快恢復生態平衡。

李君禮說,能源局已做過多次說明,太陽光電沒有毒,對於昨天公投辯論上的論述表示遺憾。郭軒甫表示,全球所安裝的太陽光電模組超過160億片,遍及200多國,未曾聽過太陽能模組引發中毒事件。

全台第一座浮動型太陽光電在屏東滯洪池誕生。攝影:李育琴

全台第一座浮動型太陽光電在屏東滯洪池誕生。攝影:李育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