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安堂文資爭議延燒 民眾向監察院陳情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普安堂文資爭議延燒 民眾向監察院陳情

2019年04月03日
整理:彭瑞祥(環境資訊中心記者)

位於新北市土城區媽祖田地區的普安堂,具有悠久的台灣齋教文化傳承意義,卻因產權爭議,遭宣稱擁有地權的新莊慈祐宮拆除;經營普安堂的文資工作者、環保團體、文資團體和學者,多年來奔走,尋求以文化資產指定做為救濟途徑卻不可得,2日上午一早他們到監察院陳情,訴求「普安堂全區保存」及「設立媽祖田自然森林公園」,呼籲監察院來調查全台文化資產,因威權式的行政裁量權而面臨不保的危機。


普安堂一部分建物已遭拆除,存餘的區域急需文資地位以利保存。資料照片,彭瑞祥攝。

監察院前,環境權保障基金會與多名文化、宗教學者前來聲援,他們指出,在田普安堂的文資審議程序中,新北市政府以文化資產指定登錄「必須經過土地所有人同意」當做必要條件;但所謂「所有人」即是當初強行拆除部門堂區的新莊慈祐宮,實質上民間團體和普安堂不可能取得慈祐宮同意;因此,新北市遲遲沒有公告普安堂的文化資產身分,他們呼籲導正文資審議程序。

文化大學建築系李乾朗教授表示,普安堂由外山門開始,由當時名匠師廖石成修建外山門,走向普安堂舊堂與新堂,其為新北市重要的前輩藝術家李應彬故居。普安堂在文資上有多重的意義,一是齋教史的意義,二是建築史的意義,三是藝術家故居的意義,卻遭到新北市政府的政治操作而被毀壞,這樣重要意義的文化資產,政府卻無法保護他,這是作為台灣國民的恥辱。


百年普安堂的外山。彭瑞祥攝。

他批評,新北市文資局可以對俞大維故居、台北機械廠指定古蹟,卻對普安堂袖手旁觀,可見文資局是看案子在辦事,並呼籲監察院對顢頇、無能的官員應予以懲戒。


發言者為文大建築系教授李乾朗。環境權保障基金會提供。

玄奘大學宗教所教授黃運喜指出,而普安堂先天派的齋堂與儀式,保存了有形和無形的文資。齋教屬台灣民間信仰的在家佛教,建物被拆了,則失去了齋教價值中的「固定性」元素;且齋教具「稀少性」又不受到重視,台灣的宗教若失去了齋教這一塊,則會失去多元的樣貌;此外,齋教文化消失後不可能再回來,若後人想了解齋教,只能從文獻上去尋找,而這也是今天站出來呼籲要保存普安堂的原因。

中華民俗藝術基金會董事長林明德說明,他在2011年正式投入搶救普安堂,2013年展開普安堂新事證挖掘,新北市文化局卻不採納,在新事證中有宗教、土地、藝術、生態、歷史等等的學者專家參與,恢復這片土地的記憶。2008年李乾朗教授接受專案調查,建議規劃為自然文化園區,其中外山門曾被列為10大秘境的景點;藝術家李應彬曾在龍山寺彩繪門神,且他的雕塑與宗教修為,這是在齋教中唯一且有系統可以看出來的。

林明德批評,普安堂除了是新北市僅存的先天派齋堂外,亦是藝術家故居;但在新北市政府對普安堂的行政上看到的是行政怠惰與漠視。希望這些新事證能呈現在監察院,讓監察院成為民間請命的依靠。

在地的祖田里里長呂惠美也前去聲援,他介紹說,普安堂過去是作為媽祖田村民的部落所,是民間信仰的所在,在被強拆後非常痛心。而媽祖田整片山林有許多生態的重要性,根據許多學者專家針對媽祖田的生態、文化與礦業調查,該處山林有20幾科的蕨類,180多種植物,在台灣淺山區是數一數二的稀有,再包含普安堂齋教文化和礦業遺址,可說是全台唯一的人文生態價值;但政府卻想將整片森林開發成殯葬園區,這片森林應該是人們共享的,呼籲政府應該將媽祖田保存起來,把普安堂保存起來,成為自然森林公園。


祖田里里長呂惠美。環境權保障基金會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