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曼麗:成立龍崎自然公園,促進地方永續經濟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陳曼麗:成立龍崎自然公園,促進地方永續經濟

2019年01月29日
文:陳曼麗(立法委員)

位於台南市龍崎區牛埔里的事業廢棄物掩埋場預定地,過去是國軍的龍崎炸藥工廠,專門從事生產工礦炸藥及軍方廢彈脫藥處理。1990年代之後由於環保意識抬頭,工礦炸藥獲利降低,也使龍崎兵工廠開始面臨轉型問題,在軍方解除龍崎兵工廠處理廢棄彈藥的任務後,數次展開對民營化的招標,但都以流標收場。雖然2003年,內政部曾經打算讓兵工廠轉型為爆竹生產專區,但卻因遭居民反對而作罷。而在2005年時,因歐多貝斯公司標下事業廢棄物區的民營化經營權,讓龍崎牛埔的開發爭議及未來發展逐漸浮上檯面。

牛埔泥岩水土保持教學園區。攝影:Pbdragonwang;圖片來源:維基百科CC BY-SA 3.0
牛埔泥岩水土保持教學園區。攝影:Pbdragonwang;圖片來源:維基百科(CC BY-SA 3.0)

龍崎牛埔的自然地景,為珍貴地景

走進龍崎牛埔,壯麗的月世界惡地景觀便映入眼中。綿延的石灰岩坵及裸露的峭壁,讓這地方看來毫無生機,但看似貧瘠的荒地,卻有著為數眾多的野生動植物,以牛埔夢幻湖為中心,孕育了這地方的人文風土。也因為這地方位在二仁溪上游的水源區,更顯得這一地區環境保育的需求。

自從知道龍崎這案子以來,我曾兩度到現場,一次是協同前環保署長李應元先生到當地舉辦公聽會,一次是協助民間組織針對兵工廠的文資身分進行現勘。我深深受到這地方的美景所吸引,之後也在立法院召開了協調會跟記者會,希望保留美好的環境。

斷層與水源地,興建掩埋場並非最佳選擇

龍崎兵工廠歇業後,因處理事業廢棄物的需要,加上龍崎又是人口最少的鄉鎮,退輔會便決議將兵工廠改建為掩埋場。但這地方作為掩埋場卻有兩大疑慮,首先是這地區本身有斷層帶通過,即便掩埋場本身設計有底層鋪墊等措施,在長期的地質營力下有造成底層鋪墊損壞之疑慮。底層鋪墊破碎的可能又影響到第二項疑慮,便是此處為水源區上游,掩埋場滲水有可能藉由底層破碎的裂縫污染地下水源,也有可能污染一旁的牛埔湖,更進一步加重二仁溪污染的狀況。

上週,黃偉哲市長從善如流,宣布將龍崎列為暫訂的自然地景,讓掩埋場的案子有時間進行更多社會對話,相當不簡單。龍崎兵工廠歷史與泥岩月世界的自然美景,都能作為觀光發展的基石!在深度旅遊興起的現在,又何嘗不是一個可能的選項?參考文資法第84條後我們可以確信,若將龍崎月世界劃設為自然地景紀念公園,並參考阿朗壹古道的經營模式,對在地文化保存及活化在地社群是否更有幫助。社會上都在談如何地方創生,我認為與其冒著地質鬆軟的風險,不如保存龍崎的自然人文,成立自然公園,更能為地方帶來永續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