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男團訪福島核災區 上萬災民求償被拒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人氣男團訪福島核災區 上萬災民求償被拒

2019年02月22日
文:宋瑞文(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特約撰述)

在2018年最後一天的日本紅白歌合戰,傑尼斯偶像團體嵐在演唱時,背景呈現成員和福島飯館村的合影(下圖),再次吸引了全國觀眾對災區的關注。而這兩年對飯館村民而言並不好過,福島核電的經營者東京電力,接連拒絕他們求償,有如二度傷害。

在2018年最後一天的日本紅白歌合戰,傑尼斯偶像團體嵐在演唱時,背景呈現成員和福島飯館村的合影(下圖),再次吸引了全國觀眾對災區的關注。而這兩年對飯館村民而言並不好過,福島核電的經營者東京電力,接連拒絕他們求償,有如二度傷害。
在2018年最後一天的日本紅白歌合戰,傑尼斯偶像團體嵐在演唱時,背景呈現成員和福島飯館村的合影,再次吸引了全國觀眾對災區的關注。

傑尼斯偶像團體嵐(ARASHI)是日本無人不知的偶像團體。圖片出自專輯"Are You Happy"。
傑尼斯偶像團體嵐(ARASHI)是日本無人不知的偶像團體。圖片出自專輯"Are You Happy"。

福島核災後,為解決災民和東京電力之間的賠償問題,並避免曠日費時的訴訟過程,日本政府設立了核電專門的訴訟外紛解決手續中心(Alternative Dispute Resolution),簡稱為「核電ADR中心」。然而,包括飯館村在內,成千上萬的災民求償未果。

2014年,飯館村已有近半村民約3000人就不同類型的損失申請賠償,「核電ADR中心」也覺得合理,「建議」(沒有強制的權限)東京電力接受,但近年災民接連受挫。比方在初期輻射被曝的部份,絕大多數的申訴人僅求償15萬日圓,卻在去年7月遭到了拒絕。

上街抗議,要求道歉賠償的飯館村村民(來源:飯館村民救濟申訴團)。
上街抗議,要求道歉賠償的飯館村村民(來源:飯館村民救濟申訴團)。

災民律師團表示:「我們要求的金額不多,東京電力卻不接受,讓人怒上加怒。」其他村民求償的理由包括,失去故鄉、避難生活的損失、土地價值喪失等等。求償以來,除了被拒絕,還有案主疑似遭遇東京電力窗口勸退

據朝日新聞報導,遭到拒絕的案例,過去案主都是東京電力員工或其家屬。去年開始,狀況有了變化,被拒絕的多是100人以上的一般災民集體,去年有19件,今年才剛開始,又多一件。被拒絕的人數達1萬7000人之譜。部分災民只好透過勞民傷財的法律訴訟繼續爭取。

飯館村議員佐藤八郎,希望世人能夠知道村內被污染的真相:只有15%的土地有做除去污染的工作,又因此累積230萬袋的放射能污染土;儘管污染普遍,村內卻到處樹立鼓勵返鄉的標語,像是「一路順風,一定要回來哦。」「歡迎回家,伸長了脖子在等你唷(下圖)。」

飯館村內的標語「歡迎回家,伸長了脖子在等你唷。」與0.6微西弗/小時輻射劑量(空間劑量),大於國家標準0.23微西弗/小時。
飯館村內的標語「歡迎回家,伸長了脖子在等你唷。」與0.6微西弗/小時輻射劑量(空間劑量),大於國家標準0.23微西弗/小時。

佐藤八郎舉出村內輻射偵測器的數值證明,現在村內仍不符合一年1毫西弗以下的國家標準(上圖)。目前福島縣可居住的輻射容許標準,是全國標準的20倍(一年20毫西弗),在此之下的許多污染被放任不管。對於福島的特殊標準,國際放射線防護委員會副委員長表示,長期並不安全(下圖)。

為探究福島現行輻射標準(1年20毫西弗)的合理性,日本朝日電視臺訪問國際放射線防護委員會副委員長。
為探究福島現行輻射標準(1年20毫西弗)的合理性,日本朝日電視臺訪問國際放射線防護委員會副委員長。

據商業媒體報導,儘管東京電力的核災賠償費每年都在1兆日圓以上,截至2018年累計7兆日圓以上,該公司卻連年盈餘。這是因為災後日本政府買下50.1%股權,等於實質上的國營事業,賠償幾乎都由政府支出的緣故。

另一方面,有集體求償案例已經連續六次遭到拒絕;代表災民的律師平岡路子表示,災後至今已過八年,國民的關心減少,東京電力的輿論壓力也隨之減輕,無怪乎災民屢遭拒絕。

*本文相關編譯與轉寫,承蒙上前万由子女士審閱。

*本文轉載自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

作者

宋瑞文

專欄寫手/演講講師,範圍包括福島核災、同志、日本節能等題目。經營日本歌手中島美雪介紹會。男同性戀,小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