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濾嘴含萬根塑膠纖維 行動倡議「菸蒂北極熊」出沒街頭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一根濾嘴含萬根塑膠纖維 行動倡議「菸蒂北極熊」出沒街頭

2019年05月12日
文:孫瑋孜(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零廢棄專員)
編按: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響應國際減塑行動Break Free From Plastic(BFFP)發起的「塑膠怪獸」全球串聯行動,他們選擇城市中常見的菸蒂,一根一根黏在回收保麗龍上,做成「菸蒂北極熊」出現在台北街頭。提醒民眾香菸就是塑膠,作為石化產業鏈一環的塑膠產業,正加劇氣候變遷。

在1928年,匈牙利的Boris Aivaz發明了用紙捲成圓柱狀的濾嘴,希望能夠攔住焦油等成份;在這之前香菸是沒有濾嘴的。自此之後從1950年代不到1%的市售香菸有濾嘴,到現今超過98%的市售香菸都含有濾嘴。同時自石化產業興起後,現今的盒裝香菸之濾嘴幾乎全是一種叫作「醋酸纖維」的塑膠所組成,每根濾嘴大約含有一萬兩千根塑膠纖維。

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響應國際「Break Free From Plastic」行動,推出台灣版的塑膠怪獸 ─ 由街上撿拾的菸蒂與回收保麗龍製成
環團響應國際「Break Free From Plastic」行動,推出台灣版的塑膠怪獸,由街上撿拾的菸蒂與回收保麗龍製成。圖片來源: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臉書

最常見的街道垃圾  菸屁股12年才分解

2010年的一項報告指出,全球一年被亂丟的菸蒂大約有4.5兆根。去年8月,美國環保組織的民調指出,有八成左右民眾不認為菸屁股算「垃圾」,因為由醋酸纖維做成的濾嘴看來很像棉花,故吸菸者會以為它們在環境中很快分解,但事實是,醋酸纖維在自然環境要花上12年以上才會完全分解。

當許多人認為菸屁股會快速分解而隨意丟棄(甚至偏好丟進下水溝),這些含有多種有毒化學物質的菸屁股就像一顆顆毒膠囊一樣,在河流、海洋中慢慢釋出有毒物質。同時在這漫長12年中,醋酸纖維會慢慢裂解成「微塑膠纖維」,這些微塑膠纖維就像塑膠微粒一樣,容易吸收農藥、塑化劑、戴奧辛等有機污染物。又因為其尺寸極小,會在河海中進入食物鏈的最底層—浮游生物的體內,再經過食物鏈的生物累積效應,這些毒素最後還是回到我們的餐盤上。

帶著自製的台灣版塑膠怪獸上街進行街講。
環團帶著自製的台灣版塑膠怪獸上街進行街講。圖片來源:孫瑋孜

而同時亦有許多研究顯示,沒用過的濾嘴居然也有生物毒性,只是比用過的濾嘴低1

濾嘴、濫用塑膠與氣候變遷的關係

濾嘴與絕大部分的塑膠都是石化業的產物。石化業除了製造石油與柴油等立刻燃燒產生溫室氣體之燃料,造成全球暖化與氣候變遷之外,其實石化業的化學部門也逐年增加塑膠的生產。

無法回收的塑膠就直接送進焚化爐,一樣排碳而產生溫室氣體;而能回收的塑膠也是「降級回收」,除了回收過程產生的碳足跡之外,等回收到沒有市場價值後也是送進焚化爐,進而加速全球暖化。

知道濾嘴是塑膠後,首先就是停止隨處丟的行為——可以丟進「一般垃圾桶」,若在垃圾桶很少的地方,也可自備小鐵盒或菸蒂收集器,等找到垃圾桶時再丟。

減少海洋污染  菸商責無旁貸

但是要改變的不只是我們自身(丟進垃圾桶最後還是焚燒產生溫室氣體呀),各大菸商也必須負最大的責任。


研究員於4/29 – 5/3在萬華地區撿拾的2186根菸屁股做「品牌調查」,其中Japan Tobacco International 的產品最多(七星、Winston),而台灣菸酒股份有限公司的產品也佔接近一成。整理:孫瑋孜

我們下一步會要求台灣菸酒有限公司不要使用塑膠當濾嘴,同時也會與全球「擺脫塑縛(Break Free From Plastic)」運動的成員合作,要求跨國菸草企業不再使用塑膠濾嘴(這也是我們把這2186根撿來的菸蒂一一做品牌調查的目的),如此才能減少塑膠的濫用,而減輕全球暖化的威脅。

註1:最早一篇利用擬銀漢魚與斑馬魚的研究,發現以醋酸纖維所製成的濾嘴在全新、用到一半(還殘留部分菸草)以及菸草全燃燒光的不同情形下對受測魚類都有毒性。Elli Slaughter等(2011).Toxicity of cigarette butts, and their chemical components, to marine and freshwater fish. Tobacco Control 20(Suppl 1):i25ei29

*本文原刊登於蠻野心足生態協會〈菸屁股、過度濫用塑膠與氣候變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