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人用自來水無上限 窮人坐等水車喊價 印度德里的兩個世界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富人用自來水無上限 窮人坐等水車喊價 印度德里的兩個世界

2019年07月09日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姜唯 編譯;林大利 審校

在德里這個擁有超過2000萬人口的大都市中,日益惡化的乾旱正在加劇印度富人與窮人之間的巨大不平等。

居住在德里市中心豪宅和公寓的政治人物、公務員和企業說客可享受近乎無限量的自來水供應,無論是浴室、廚房,洗車、洗狗或噴灑修剪整齊的草皮,每個月只要付10至15美元水費。


轉載自印度非營利組織Circle of Blue,J. Carl Ganter拍攝。

但是在市中心貧民區,或者郊區大片混亂的集合住宅區,人們每天都為了取得非常有限的水資源而奮戰。這裡的用水是透過水車而非管線輸送。隨著水資源迅速耗盡,價格也在飆升。

路透社報導,印度的水資源危機是場不公平的戰爭,德里和其他大部分地區的菁英尚未受缺水影響,但窮人每天為了水你爭我奪。總理莫迪及其內閣的官邸都在德里市中心,大多數國會議員亦然。

政策制定者和水資源業界專家表示,這或許可以解釋為什麼儘管多年來一直都有水庫枯竭和水量耗盡的警訊,莫迪卻直到本週才首次要求實施大規模的節水計畫。

電信業業務Amar Nath Shukla居住在德里南部Sangam Vihar區一個巨大的未授權集合住宅區中。他說他現在得付700盧比(10美元)購買一個小水車裝2000公升的水,才夠他、他妻子和三個學齡孩子一週使用。

一年前,Shukla每週購買兩車生鏽的橢圓形水車,每車500盧比,如今價格上漲40%,他只得少買一車。「為什麼一個人口密集的住宅區可用水這麼少,為什麼人口稀少的新德里中心區卻有這麼多水可用呢?」Shukla問道。

路透社在同一地區採訪了其他30多名居民,也聽到不少關於水質的抱怨。「去年我喝了幾家當地供應商出售的水,結果生病,醫生要我只買大公司製造的水。」46歲的Dilip Kumar Kamath揮舞著他腹痛和胃感染處方箋說道。

水幫派

德里主要政府機關所在地區和軍營每人每天可獲得約375公升的水,但Sangam Vihar區居民平均每人每天只能取得40公升的水。水來自德里水務局管轄的井和水車,由市政府管理。

但居民們表示,部分水井已經被與幫派和當地政客有關係的私營商佔據。這些幫派也透過非法的水車供水,迫使人們接受哄抬的水價。

氣溫、水需求和這些問題正在一齊飆升。今年六月德里發生26年來第二嚴重的乾旱,6月10日氣溫達到歷年當月新高48°C。4日德里開始季風降雨,比往常晚了一個多星期,只下了一點點小雨。

許多官方研究顯示,德里大多數私人水車經營者非法抽取正快速耗盡的地下水,或竊取自政府供水。部分研究指出,德里水利會近一半的供水因基層官員的縱容而失竊,或是從滲漏的管線流失。

德里水利會僅有1,033輛水車,遠遠不及德里市需求。今年夏天有數百輛私人水車正在作業,但沒有官方統計數字。

水戰爭

在距離Sangam Vihar超過30公里(20英里)、德里西北部的Bhalswa Dairy地區,缺水問題更為嚴重。幾個社區公用水龍頭和手動水泵的水有毒而無法使用,人們得排隊等待每天只運送一次的政府水車。結果人們(主要是帶著水罐的婦女和兒童)衝向抵達的水車時經常爆發衝突。去年至少有三人因這種衝突而喪生。

警方表示,部分水車業者也開始銷售瓶裝水,這顯示水車的水質令人擔憂,一般人用水的代價也越來越高。

衛生與教育非政府組織Kamakhya Lok Sewa Samiti主席Kamlesh Bharti表示,生活在Bhalswa地區的近20萬人口很容易罹患肝臟相關疾病,如黃疸和肝炎。Bhalswa地區旁一個大型垃圾掩埋場污染了當地地表水和地下水。

英國慈善機構WaterAid指出,印度約有1.63億人無法從自家附近取得乾淨的用水,約佔總人口12%,比例為全球最高。

德里市幾乎所有中產階級居民家中都有淨水器,或者向印度頂級瓶裝水品牌Bisleri、可口可樂或百事公司購買大罐飲用水。市場研究公司Euromonitor稱,瓶裝水供應商2012年至2017年在印度的銷售額增長了近三倍。

WaterAid執行長VK Madhavan表示,印度對地下水的依賴以及未能即時回補蓄水層加劇了水資源危機。Madhavan說,印度家庭和各種產業大多使用淡水,水的再利用和循環在當地是非常陌生的觀念。

儘管如此,德里當局表示,計畫在穿過該市的亞穆納河上游建造三座水壩,這將有助於德里克服缺水問題。中央水務委員會高級官員S. K. Haldar說,建造水壩需要3至4年時間。但Madhavan說,土地徵收、居民重新安置和環境許可等問題可能會讓這種過於樂觀的時間表更難以達成。

參考資料

作者

姜唯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如果能為孩子實現一個願望,那就是人類與大自然和諧共存。

林大利

於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服務,小鳥和棲地是主要的研究對象。是龜毛的讀者,認為龜毛是探索世界的美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