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綠色金融先鋒 玉山銀行如何跨出燃煤撤資第一步?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專訪綠色金融先鋒 玉山銀行如何跨出燃煤撤資第一步?

2019年08月19日
環境資訊中心記者 陳文姿報導

透過一紙低調的新聞稿,今年7月玉山銀行宣布不再新承作燃煤火力電廠專案融資,且既有案件屆期後也不再續約。這消息讓長期在台倡議化石燃料撤資的「350台灣」興奮不已,終於在台灣看見首例,此舉也讓台灣在全球的化石燃料撤資行動中不缺席。

氣候變遷的議題引發全球關注,但很多人並沒有意識到,身邊的學校、教會、退休基金、甚至存款都可能直接或間接的投資了化石燃料產業。環保團體350.org發起撤資倡議,就是希望喚起大眾注意,從資金面減少化石產業的擴展。不過,從統計數字來看,支持撤資的主要是宗教、慈善團體,銀行界佔不到6%,足見化石產業與銀行連結之深,做出這項決定並不容易。

為何玉山願意放棄這塊金融大餅,這是一場複雜計算加上各部門協商妥協的結果嗎?帶著好奇與揣測來到玉山銀行,玉山金控品牌長蔡政達卻說,這是企業經營一貫的理念,在時機來到時,水到渠成的結果。

玉山銀行跨出燃煤電廠撤資的第一步,且海內外據點均適用。攝影:陳文姿

玉山銀行跨出燃煤電廠撤資的第一步,且海內外據點均適用。攝影:陳文姿

環境守護不分國界 減煤不只為台灣

台灣正在逐漸減少燃煤發電的佔比,因此,在燃煤電廠撤資聲明中,影響最大的是海外市場,在開發中國家,燃煤仍然是國家重要基礎建設。玉山近年擴展亞洲市場有成,至今海外已有九個國家地區、28個據點。放棄燃煤電廠專案會犧牲很多獲利跟關係,但玉山銀行表示,「既然要做,就要一起做,不能切割國內國外」。

「但燃煤電廠不能做,還是可以導向其他專案。」法人金融事業處襄理蔡曜宇解釋,跟政府、顧客的關係不一定會受到很大影響。

一般來說,金融政策大多由金控部門主導,但在這次燃煤電廠撤資上,提出構想的反而是第一線、最直接受到影響的法人金融部門。法人金融事業處經理吳鴻彬解釋,玉山銀行2015年簽署赤道原則[]後,在專案融資的社會面及環境面風險評估上融入了更多國際經驗,參與的過程中看到燃煤電廠的排碳,才會提出這個想法。

吳鴻彬補充,在實施赤道原則的過程中,玉山銀行對燃煤電廠相關的貸款逐步減少,同仁也認知公司一貫的主張,才會順利走出這一步,「這是長期下來的結果,只是剛好在這個時間點」。

第一步之後:尋找國際經驗與公民對話往前行

為什麼這家1992年創立的年輕銀行能成在化石燃料撤資上成為台灣第一?這與玉山銀行特殊的背景有關,玉山銀行由專業經理人領航,沒有財團、官股色彩。2007年公布環保節能白皮書,2014年起連續五年入選「道瓊永續指數」,並三度入選「道瓊永續世界指數」成分股,是台灣金融業的第一。

國外的化石燃料撤資運動。圖片來源:depthandtime(CC BY-NC 2.0)
國外的化石燃料撤資運動。圖片來源:depthandtime(CC BY-NC 2.0)

綠色債券是玉山銀行另一個金融界的第一且「水到渠成」的案例。四、五年前玉山銀行財務金融處就已經有相關計畫,但當時的市場還無法配合。近幾年再生能源大步前進,綠色債券順勢而起。2017年玉山銀行成為金融界首批發行綠色債券的金融機構、至今仍維持發行量最大,「這是大環境的趨勢」,蔡政達說明。

國外談化石燃料撤資有不同的層次與做法,有的撤資只針對兩百大化石產業、有的限定國家區域、撤資的金融產品類別也不一。作為國內首例,玉山贏得掌聲的同時,期許與質疑也伴隨而來,「下一步如何擴大?」、「如何確定有落實?」

蔡政達說明,燃煤電廠撤資情況可從每年發布的企業社會責任(CSR)報告書上可以看得出來,內容都經過第三方驗證機構查證,可供外界檢視。在未來的規畫或是需要更進一步報告的話,由於國內並無前例可循,玉山銀行願意與國內外專家、關心的公民團體一起尋找答案。

[赤道原則為一套非強制參加的自願性準則,開始於2003年,為金融機構評估大型專案融資計畫的流程與制度,用以管理社會面及環境面風險,推動至今超過10年,已發展為一套全球通用專案融資之社會與環境評估架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