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虹文/為什麼環保衛生紙不環保? 當「不違法」只是最低要求... | 環境資訊中心

曾虹文/為什麼環保衛生紙不環保? 當「不違法」只是最低要求...

2010-2019年 衛生紙廠裁罰完整紀錄

2020年03月17日
文:曾虹文(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副秘書長)
編按:新冠病毒發燒,正當台灣逐漸從衛生紙之亂平息下來,網路卻燒起另一場衛生紙之亂。
在環團工作的守思,為了讓長輩也能知道衛生紙與污染工廠的關聯,將兩年前一篇分析台灣紙廠污染情況的文章整理成圖。這張圖卻讓環保人士心碎滿地,因為標榜使用再生紙漿、號稱不砍樹的「蒲公英」衛生紙,其製造公司正隆,在2014-2017年間的違規裁處記錄竟高達167次、裁罰金額高達5356.4萬元。
圖說:2010-2019年衛生紙商汙染開罰紀錄。資料來源:綠色公民行動聯盟 圖片提供:季守思     註:更新金百利公司台灣史谷脫廠開罰紀錄。
2010-2019年衛生紙商污染開罰紀錄。資料來源:綠色公民行動聯盟 圖片提供:季守思  
註:更新金百利公司台灣史谷脫廠開罰紀錄。
「你買的環保衛生紙,不是你買的環保衛生紙」、「被騙了」是許多網友的第一反應。
排放污水跟砍樹的兩難,還要加上有沒有螢光劑、好不好擦、性價比要考量。網友感慨,人生好難、連選衛生紙都很難。要不,直接問原作者,「你用什麼衛生紙?」
受到廣大迴響,兩年前該篇文章的「始作俑者」曾虹文特地再次撰文,但不是要告訴大家他用哪一牌衛生紙,而是重新述說這張圖背後的故事。虹文也趁此機會更新各廠商的裁罰數據,原來這兩年間,正隆的違規紀錄就再添了40筆!

關於那個環保衛生紙啊...我們思考了這些

先擷取一下結論:要討論什麼才是好的商品,有很多面向可以談,但不管用什麼樣的製程,「不違法」都只是要求企業要達到的最低標準!

兩年前寫了一篇文章盤點衛生紙「製造商」的違規記錄被瘋轉,引起不少討論,真的蠻意外的,但也不是壞事。

挑選衛生紙本來就有很多面向可以納入考量,違反環保法規只是其中之一

其他還包括紙漿來源、是否含有螢光劑與漂白劑、能源使用來源及效率、溫室氣體排放,甚至還有勞動條件,合法工時、安全的作業環境,是否有長期累積的危害或系統性的風險等等。而我們這篇文章整理的就只是跟環境有關的「違法」紀錄。

無論工廠用什麼製程、製造什麼商品、規模大小,都應該遵守政府規範的所有法令,「不違法」只是工廠應該要做到的最低標準,不代表不違法就沒有問題。

我們也曾經在彰化紙廠外圍聞到濃濃的刺鼻味,檢舉結果卻沒有違法的經驗,到底要臭到什麼程度才算違法我們不知道,但整理這些(得來不易的?)違法紀錄,讓消費者在購買商品時,有多一項資訊做為要不要購買的參考,是我們寫那篇文章的初衷。

我們也很清楚不是沒有違規紀錄就沒有問題,因此強調需要從更廣的面向、集團整體的環境表現等等來看

特別把查不到違規紀錄(查不到也有很多可能的原因)的金盛世在國外破壞雨林,甚至導致旱災的情形寫出來,就是要避免過度簡化、解讀違法紀錄的問題。

至於大家關心正隆紙廠後續有沒有改善

據了解確實是有投入資源進行改善,但改善結果如何是可受公評之事,可以從詳細的裁處事由及陳情數量進行檢視,環保署的資料顯示后里紙廠周圍在2018年度有約80件的陳情案件,雖缺乏過往的陳情資料可對照,但可以看到近三年仍有因臭味及排放廢水被開罰的紀錄。

再生紙衛生紙除了正隆的蒲公英,還有正大製造的滿柔,以及永豐餘製造的主婦聯盟衛生紙,作為關心環境的消費者,不只是要購買友善環境的商品,更希望的是支持友善環境的企業,所以我們不可能只在意生產蒲公英的工廠有沒有污染,而是希望正隆能更符合我們對環保的期待,透過資訊的揭露,讓企業彼此有正向競爭,做出改善的動力,消費者也可透過透明足跡一起督促企業做改善。

我們要再次強調,要討論什麼才是好的商品,有很多面向可以談,但不管用什麼樣的製程,「不違法」都只是要求企業要達到的最低標準,讓企業的違法紀錄被看見,也只是消費者環境知情權益的一小步。

我們不是要打擊企業,而是期待透過資訊揭露,讓好的企業可以被看見,讓企業有動力做出改變擺脫舊的成本思維,願意給勞工更好的待遇、可以做更好的環境管理、可以更負責任的生產,逐步為構建美好的生活而努力。

*本文經同意轉載自作者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