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暐/從基隆雛鳥繁殖請命成功 談工程與生態、工程資料公開 | 環境資訊中心

鄭暐/從基隆雛鳥繁殖請命成功 談工程與生態、工程資料公開

2020年06月08日
文:鄭暐(基隆市野鳥學會理事長)

2020年5月21日,基隆市野鳥學會的會員朋友在會員討論區貼了一則「鷺鷥繁殖來砍樹,等等就覆巢了」,而我剛好看見夥伴為鳥求救的貼文,馬上請夥伴找尋工程牌,我想立刻協助聯繫主管機關,請求先停工,看能否討論工序優先迴避繁殖季或此工區等。

然而現場夥伴只在工程車上看見遮掩的工程牌,所以撥打1999並同時與現場工人、里長協商先停工,同時與當地熱心的民眾蒐集落難的雛鳥,送至基隆市動保所,再次感謝當日熱心的民眾和基隆市動保所的支援。

工人砍除有鷺鷥科鳥類正在繁殖的濱溪植被。基隆市野鳥學會提供。

至今樹被砍除八株,鳥兒家庭破碎,七隻雛鳥獲得安置,加上基隆市民轉傳臉書消息協助請命[1],不到24小時基隆市工務處就承諾先停工至鳥類育雛期結束,並協商溝通。然而這事件應該不是個案,只是往往發生在走過、路過才知道景色已非,沒有替生物請命的空間了,想以此事件進一步討論,工程是否可以納入生態和多元民意考量[2]

公共工程委員會在2019年5月10日[3]修正「公共工程生態檢核機制」,將名稱修正為「公共工程生態檢核注意事項」[4],其項次二:「除災後緊急處理、搶修、搶險、災後原地復建、原構造物範圍內之整建或改善、已開發場所、規劃取得綠建築標章之建築工程及維護管理相關工程外,中央政府各機關辦理新建公共工程或直轄市政府及縣(市)政府辦理受中央政府補助比率逾工程建造經費百分之五十之新建公共工程時,需辦理生態檢核作業。」

這些排除執行條件的舉例,在各機關中有著多樣的解讀,且也僅限至於中央補助金額超過50%的工程需要執行,因此還是有很多工程沒有執行生態檢核作業,如果我們所有的工程不需強制執行生態檢核作業,就有將生態系服務的概念與精神融入工程核心考量,當然就不需要被強制執行了,可是我們看到現今工程規劃案,往往不是沒有編列生態項目,或是草草辦理等,鮮少有一同考量生態的環節。

熱心民眾救起的雛鳥。基隆市野鳥學會提供。

全球極端氣候的影響,工程建設應納入生態保育並兼顧生態系服務功能的思維已是全球趨勢,使得生態檢核的執行勢在必行,目前也是各機關加強推動的重點,生態檢核機制可分為以治理為目的「工程生態檢核」,還有以維護生態系服務功能的「計畫型生態檢核」[5]

「工程生態檢核」是目前縣市政府、中央單位等皆依「公共工程生態檢核注意事項」辦理執行,雖執行成效仍有討論和進步的空間,但有逐步落實中;然「計畫型生態檢核」幾乎很難看見,就先以其規劃案是否有涵蓋生態系服務功能進行規畫執行,目前是少之又少的!

工程的資訊公開有助於民眾參與和了解,降低衝突和遺憾發生,如果工程都能在提報或規劃階段,進行多元利害關係人的溝通和多層面的考量,將能從點狀的公民參與,提升為面狀的全民共學,全民的環境素養和教育皆能有所提升。

公務人員依法行政,因此想提出公共工程生態檢核注意事項的排除條件是否可以明確指示?或是我們可以檢視目前被排除的工程案件哪些不合理?計畫型生態檢核是否應全面辦理?也就是說工程規劃治理相關案件是否皆能涵蓋生態層面,並落實資訊公開,(目前諸多的工程規劃報告是不公開的),工程個案的資訊公開應該可以有共通的平台或是規範,從公開資料進行跨部會的整合,因為我們同一條河川可以是多部會分區管理,從林務局、水保局、水利署、農田水利會、縣市政府等皆有。

註釋

[1]為雛鳥繁殖臉書請命臉書貼文

[2]多元民意包含直接與間接的利害關係人的看法。

[3]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

[4]公共工程生態檢核注意事項

[5]蘇維翎、林笈克、田志仁、黃于玻,2020。生態檢核機制發展與展望。水保技術 Vol.14 No.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