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最大謎團——沒人看過鯨鯊生小孩 科學家取得腹部超音波仍無果 | 環境資訊中心

海洋最大謎團——沒人看過鯨鯊生小孩 科學家取得腹部超音波仍無果

2020年07月14日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姜唯 編譯;林大利 審校

鯨鯊是海洋中最大的魚類,體長可如一台雙層巴士,但學界對牠們的繁殖行為所知甚少。

衛報報導,非營利組織加拉巴哥鯨鯊計畫(Galapagos Whale Shark Project)的研究團隊將重達17公斤的防水超音波機器,帶到全世界最偏遠的潛點之一——加拉巴哥群島,取得了全球第一個野生鯨鯊的腹部超音波。

這支研究團隊於2018年起在加拉巴哥群島外海對三隻雌鯨鯊進行超音波研究,目的是揭開海洋最大謎團之一——鯨鯊到底是如何交配、在哪裡繁殖和生產。

whale shark
鯨鯊是海洋中最大的魚類。 照片來源:加拉巴哥鯨鯊計畫臉書

科學家發現加拉巴哥群島鯨鯊多為雌性 以超音波進行研究調查

鯨鯊和牠們的祖先在海洋中漫遊超過7000萬年,時間與霸王龍有所重疊。身為溫和的濾食動物,鯨鯊的形象和鯊魚尖牙嗜血的刻板印象大相逕庭。牠們有300排細小的牙齒,游速不快,以供其他小魚搭便車而聞名。

計畫負責人格林(Jonathan R Green)和他的研究團隊注意到,加拉巴哥群島周圍的鯨鯊幾乎都是後腹微凸的雌性,與世界各地沿海地區大多聚集少年或成年的雄性恰好相反,遂決定幫牠們進行超音波檢查。

雖然超音波並未確認鯨鯊是否懷孕,但能看出卵巢和看似未受精的卵,這表示需要進行更多研究探討該地區對鯨鯊繁殖的重要性。

格林的團隊幫其中幾隻鯨鯊裝上追蹤器,結果只發現牠們經常潛到追蹤器2000公尺的追蹤深度之下。研究人員一直在努力解釋這種神秘的行為,因為深潛似乎對於躲避掠食者、分娩和覓食並沒有什麼用。

shark fin
對鯨鯊魚翅的需求居高不下,鯨鯊的生存受到威脅。照片來源:Jason Robertshaw(CC BY 2.0)

近年來,這些研究問題變得更加急迫。格林說:「鯨鯊每天都在減少。我們正在以史無前例的速度失去牠們,很可能是白堊紀恐龍大規模滅絕以來最嚴重的滅絕了。」

鯨鯊在2016年被列為瀕危物種,牠們的生存受到漁業的威脅,常常被混獲,亞洲對鯨鯊魚翅的需求也居高不下,一個胸鰭的獲利可高達2萬美元(約新台幣59萬元)。

研究鯨鯊的難點在於:牠們是海洋中活動範圍數一數二寬的動物

但是研究鯨鯊技術上相當困難,因為牠們是海洋中活動範圍數一數二寬的動物,會在公海、沿海地區和深海之間移動。2018年科學家追蹤一隻名叫安妮的鯨鯊,結果發現她在兩年又三個月的時間內跨太平洋旅行了1萬2500英里,有一次還游到地球最深處——馬里亞納海溝。

格林說,鯨鯊是地球上最大的魚類,我們卻對牠所知甚少,「我們對探索外太空的興趣超過海洋。」

現在,科學家們必須與時間賽跑。「如果不知道動物的繁殖方式、時間或地點,如何正確制定動物保育計畫?」美國亞特蘭大喬治亞水族館研究與保育副總裁多夫(Alistair Dove)說。目前該水族館裡有四隻尚未性成熟的鯨鯊。

鯨鯊可由數十公分長到十數公尺。照片來源:維基百科/Steveoc 86 (CC BY-SA 4.0)

多夫說,我們對野外鯨鯊生命的最初幾年一無所知。「從出生時身長約45至60公分到長到3至4公尺這一段時間,我們完全不曉得牠們在哪裡。」

全球各地的鯨鯊線索仍不足 學者決心解開鯨鯊的生存祕密

世界各地都曾出現許多線索。1995年,一隻懷孕的鯨鯊被台灣一艘商業漁船捕獲,腹中有300多隻處於不同發育階段的胎兒。幾年後研究人員確定,其中29隻倖存的鯨鯊胎兒來自同一個雄性鯨鯊,表示鯨鯊會交配一次,能保存精子,並視需求讓自己的卵受精,鯊魚研究所(Shark Research Institute)科學與研究主管施密特(Jennifer Schmidt)說。

2019年一名飛行員飛越西澳寧格羅(Ningaloo)礁石時拍下成年雄性鯨鯊在海中Z字型游泳的畫面,似乎在吸引附近雌鯨鯊的注意力。接著牠腹部朝上,在雌鯨鯊的下方,揮舞牠的兩個陰莖狀性器官。施密特說,有些人覺得這是第一次拍到鯨鯊的交配行為,但其實這隻雌鯨鯊還太年輕了,無法繁殖。

在沒有確切證據的情況下,多夫和其他科學家正努力往前推進,決心解開鯨鯊數百萬年來的祕密,「身為一名海洋生物學家,最感到沮喪的是,我們擁有這麼巨大的動物,卻如此不了解牠。鯨鯊現在瀕臨滅絕,再不研究牠們的生活史,就無法期望能拯救牠們。」

作者

姜唯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如果能為孩子實現一個願望,那就是人類與大自然和諧共存。

林大利

於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服務,小鳥和棲地是主要的研究對象。是龜毛的讀者,認為龜毛是探索世界的美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