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災大片評價兩極 「福島50英雄」不告訴你的事 | 環境資訊中心

核災大片評價兩極 「福島50英雄」不告訴你的事

2020年07月22日
文:宋瑞文(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特約撰述)

作為21世紀震驚世界的災難之一,福島核災在2011年發生後,衍生不少相關創作至今。而今(2020)年一部製作預算雄厚、大牌雲集的電影「Fukushima 50」(福島50英雄),在日本政府復興廳與文化廳的協助與贊助下,成為媒體的焦點。而在影評家與觀眾之間,評價則有兩極化的傾向。

Fukushima 50。照片來源:官方推特

「Fukushima 50」的故事概要為:2011年3月11日,日本發生最大震度7的大地震,引發巨大海嘯侵襲福島核電廠一樓。由於廠區淹水,電力中止,陷入無法冷卻原子爐的狀況。據政府評估,最壞狀況可能得讓半徑250公里的人們撤離。而廠長與員工們則團結一致,勇敢地面對這空前的危機。

本片網羅佐藤浩市、渡邊謙、吉岡秀隆、萩原聖人、斎藤工等著名演員出演。劇本由寫過日劇「不沉的太陽」、「軍師官兵衛」的前川洋一擔任。導演若松節朗,曾獲日本電影學院獎最佳導演獎。幕前幕後陣容堅強。

如同演編導的重量級人選一般,製作上也是超高規格。除了有優異的電腦動畫重現海嘯場景,還逼真地還原了福島核電廠的中央控制室與緊急對策室。除了獲得日本自衛隊協助,更有據說是日本電影史上第一次的美軍的協助拍攝,得以重現當時許多歷史性的場面。製作精良的程度,自是不在話下。

「Fukushima 50」在日本各地上映後,從官網可以看到,有樋口真嗣(「哥吉拉」等電影的導演)等,來自電影圈、藝人、記者等各界名人寫下的心得。

「透過這部電影,我們目擊了無法挽回的過錯。無能為力的人類的判斷,行動始終伴隨著怒罵與痛哭,對那存在於殉難之中的事實,只能戰慄別無其他。然後現在,沒有記取教訓,是否還會重演那樣的過錯呢。」樋口真嗣如此寫道。

而影評則出現兩極化的傾向。在著名影評媒體「電影旬報Review裡」,川口敦子等三位知名影評一致給予最低分一顆星,「毫不猶豫地美化真相,讓人愕然。」「缺乏查證與哀悼,讓人火大。」「導演是想隱瞞什麼嗎?這就是你的專業嗎?」另一方面,由眾多網友評論的KINENOTE影評平均分數是76.6分,Yahoo!電影Review平均得點為4.26分(滿分五分),Filmarks則給了4.0分(滿分五分)。據說在社群網路也是如此,臧否二分。

本片片名「Fukushima 50」,出自災後的著名美談,意為「福島50英雄」。指的是最早不顧避難指示與高輻射劑量的危險,堅持投入現場搶救的50名緊急作業核電工,在當時被歐美媒體讚美為英雄。儘管後來還有成千上萬的核電工投入現場,仍舊沿用「Fukushima 50」做為整體的代名詞。

事後東京電力拒絕透露這些緊急作業核電工的姓名與所屬包商,其中實情多半只能透過媒體追蹤報導了解。在場的主管吉澤厚文曾接受英國媒體專訪,表示當時準備犧牲的決心。但也有核電工因為現場的放射線管理很差,個人輻射計量器發出警報聲,上級也忽略不理,向日本的勞動基準署告發。

NHK報導,核災當時包商無視輻射計量器警報,勉強核電工繼續作業。照片來源:截圖自報導

2018年,NHK製作專題節目,追蹤緊急作業核電工的後續狀況,發現總數2萬人裡有六成拒絕官方做的健康追蹤調查,理由主要是不信任政府。「我們就像過河卒子一樣,說我們賭命救災什麼的,真的很讓人難為情。」還有人擔憂數據會被操弄,用來淡化輻射危害。然而像這樣的面向,並不會呈現在電影裡。

此外,影片最後透過主角說出的反省:「人類輕視大自然的力量,以前都以為海嘯不會超過10公尺。」看似記取教訓,實則極度簡化了日本各電力公司的海嘯對策。

曾任福島核災官方正式調查《日本國會事故調報告書》協力委員的添田孝史曾撰文指出,日本核能安全主管機關在2006年就指名東京電力跟日本原子力發電兩家電力公司,對海嘯跟核災風險提出對策,結果日本原子力發電及東北電力做了,東京電力卻一直拖延不做。

日本媒體報導,政府公開核災調查報告,電力公司曾封殺海嘯對策的認真檢討。照片來源:擷取自朝日新聞報導畫面

同機關的小林室長在2010年時,基於福島縣在西元869年發生過芮氏地震規模8.3以上的貞觀大地震,提出新的海嘯防範對策,但在內部反應未果。2011年3月初,又跟東京電力反應,東京電力回應,希望等新的專家意見再說。四天後,即發生福島核災。

※ 本文相關編譯與轉寫,承蒙上前万由子女士審閱。

※ 轉載自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

作者

宋瑞文

媽媽監督核電聯盟特約撰述、加州能源特約撰述、台達電低碳生活部落格專欄寫手、QueerWatch 酷新聞駐站作家。演講講師,範圍包括福島核災、同志、日本節能等題目。台灣中島美雪介紹會住持,相關作品散見於上報關鍵評論網KKBOX等。教育廣播電台節目音樂二三事不定期來賓。男同性戀,小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