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熄菸桶不如改良菸盒 北一女學生淨街、專利設計亮相:台灣不是「菸沒綠洲」 | 環境資訊中心

設熄菸桶不如改良菸盒 北一女學生淨街、專利設計亮相:台灣不是「菸沒綠洲」

2020年11月20日
環境資訊中心記者 鄒敏惠、許祖菱報導

在台北熱鬧的西門町街頭,一群高中生戴著手套、拿著夾子,合力舉起沈重的水溝蓋,在深黑的溝壑,拾起污泥中依舊亮白的菸蒂。

城市浪人育成協會今年發起公益夢想家競賽,北一女四位高三學生組成「菸沒綠洲」團隊,因淨灘而發覺菸蒂對海洋污染的嚴重性,進而與環保團體荒野保護協會合作,本月發起高中生淨街行動。不只如此,他們還改良市售菸盒,集菸桶、菸盒功能於一身,未來希望菸商能點頭答應上市,要從源頭開始,替菸蒂的塑化海洋之旅畫下句點。

水溝中的菸蒂,極有可能帶著金屬毒素與塑膠纖維進入海洋,衝擊海洋生態。鄒敏惠攝。

淨街2小時 假日西門町水溝撿出1萬多根菸蒂

「Free the Cigarettes」高中生淨街活動,匯了北台灣200多位學子,建國中學、中山女高、成功高中、板橋高中、武陵高中等校學生,在假日這天穿著整齊制服,聆聽淨街安全注意事項。每人發下一個大杯容量的回收飲料杯、鐵夾與手套。大部分同學沒有料到的是,兩個小時後,幾乎人人都「滿載而歸」。

淨街當天,200多位高中生走完西門町5條街道,總長超過3公里,2個小時下來,一共撿拾超過1萬3000根菸蒂。

即使環保局前一週清潔過,菸蒂數量仍相當可觀,馬上就「集滿」一杯。鄒敏惠攝。
2小時的淨街成果,每一杯大約是160-200支菸蒂,總計1萬3000多支。鄒敏惠攝。

板橋高中羅允懃說:「沒想到街道上的菸蒂量竟然這麼多,在垃圾不落地的台灣,竟然對這樣亂丟菸蒂的動作,這樣的習以為常!」

國立台灣戲曲學院高三的錢佳榆也說:「水溝蓋周邊的菸蒂數量之多,很難想像如果這些菸蒂都流到海洋會對環境造成多大的危害。」

香菸濾嘴是用一種塑膠纖維(醋酸纖維素)製成,每根濾嘴大約含有1萬2000根塑膠纖維。而在自然環境中,醋酸纖維要花上12年以上才會完全分解。

醋酸纖維到了海裡會和其他塑膠一樣,變成其他金屬物質的載體,可能直接傷害海洋動物,甚至進入食物鏈。有研究指出,全球每年約有4.95兆根菸蒂被隨意丟棄。

菸蒂常被丟到水溝中,高中生在西門町認真清除水溝裡的菸蒂。鄒敏惠攝。

「我們自己在河濱公園撿,撿了11個月後統計下來,菸蒂還是第一名。」荒野保護協會理事長劉月梅表示:「在環境保護議題上,很高興能夠看到這群年輕人善用社群媒體,展現新世代的靈活思維與創意做法。」

北一女中校長陳智源也到場鼓勵:「很高興本校這四位高三學姊以解決問題為導向的組織運作,展現高中生公民意識的公益實踐。」

新菸盒亮相 專利設計加大容量 菸蒂收好沒煩惱

為了進一步解決問題,「菸沒綠洲」針對癮君子展開調查,找出亂丟菸蒂的最大原因。結果發現,最大因素以習慣居首,其次是手邊沒有丟棄的地方,只好丟在地上。

荒野保護協會親子團的林信弘,也有類似的發現。他注意到台大兒童醫院旁,短短20公尺的人行道上,連同行道樹的樹穴都滿是菸蒂,除了撿拾乾淨之外,也主動設置菸桶。然而,「(菸桶)效果沒有我們預期的那麼好,」林信弘表示,人的習慣還是沒辦法改過來,「設菸桶反而更髒。」

於是,這群高中生有了改良市售菸盒的想法。「我們發現,如果要讓吸菸者改變習慣,就應該要設計一個手邊就可以丟掉菸蒂的方法。」「菸沒綠洲」團隊成員之一的黃品恩說道。

黃品恩拿出團隊製作的菸盒,大小比市售菸盒稍大,打開發現內部有巧思。「它(菸盒)只要一拉,然後前後蓋起來,壓下去,可裝菸蒂的體積就變為兩倍大。」

「菸沒綠洲」團隊成員,北一女中高三學生陳尹萱、黃品恩、梁芝、羅雋甯秀出自己研發的新菸盒。鄒敏惠攝。

新的菸盒也經過50位以上的試用者體驗調查,黃品恩說明,抽菸者最重視的是味道,「也就是它(菸蒂)裝進去的時候,會不會污染到香菸。」調查發現,抽菸者大多認為還是有影響,但尚可接受。

其次是體積,「我們測試過,它(菸盒)可以裝在所有的襯衫口袋、褲子口袋,」調查發現,儘管新菸盒體積增大,抽菸者也大多可接受。至於癮君子願不願意買單新菸盒?黃品恩說,「目前有六成的(試用者)都願意使用。他們覺得是一個很好的發想。」

「菸沒綠洲」團隊表示,下一步將向菸酒公賣局、菸商洽談應用的可能性。

活動最後,高中生們合力將撿拾到的菸蒂拼成一個「被菸蒂淹沒的台灣」大型裝置藝術,傳達出未經重視的微小菸蒂,將嚴重威脅台灣環境。

 

作者

鄒敏惠

Another world is possible. 

許祖菱

文字/影像/翻譯工作者,窮遊過23個國家的背包客,如果不是在用腳旅行,就是在書和電影裡旅行。